北京时代方略

深度盘点:FDA今年批准53款创新药 它们代表了哪些趋势?


2020年即将结束,截至发稿时为止,美国FDA的药物评估与研究中心(CDER)已经批准了53款创新药。在新冠疫情成为全球焦点的2020年,FDA在批准新冠创新疗法、检测和疫苗方面的工作可能更为引人关注。

来源:药明康德 

 

2020年即将结束,截至发稿时为止,美国FDA的药物评估与研究中心(CDER)已经批准了53款创新药。在新冠疫情成为全球焦点的2020年,FDA在批准新冠创新疗法、检测和疫苗方面的工作可能更为引人关注。在这方面,截至12月22日,FDA已经为306种与COVID-19相关的取样和检测手段颁发了紧急使用授权(EUA),也批准了首个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的创新药瑞德西韦。本月,两款基于mRNA技术的新冠疫苗也获得了FDA颁发的EUA,为控制COVID-19的进展带来了希望。

在与新冠疫情相关的审评工作占据FDA大量时间和精力的情况下,对创新药的常规审评工作能否及时完成是业界关注的焦点之一。截至发稿时的数据表明,FDA在审评创新药上市方面,给出了满意的答卷。

目前为止,本年度CDER批准的创新药数目只落后于创纪录的2018年(59款),位列历史第二。

 

 

图片来源: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制图,截至2020年12月25日

孤儿药获批比例创10年来新高

近10年来,获得FDA批准的孤儿药在获批创新疗法中的比例逐步上升。迄今为止,今年获得孤儿药资格的创新疗法获得批准的数目为32个,占全年获批新药的60.4%。从比例上看,达到了10年来占比的新高,比2018年的峰值(57.6%)还要高出一些。

 

 

▲2010-2020年孤儿药获批数量和占比(截至2020年12月25日,数据来源:FDA官网,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制图)

针对罕见病的孤儿药开发不但得益于FDA颁发的多种监管措施的激励,也体现了医药行业对罕见病疗法开发的重视。今年获批的孤儿药中很多是针对患者数目稀少的罕见病。例如首款治疗1型神经纤维瘤病的药物疗法Koselugo(selumetinib),治疗杜氏肌营养不良(DMD)的寡核苷酸疗法Viltepso(viltolarsen),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首款口服创新药Evrysdi(risdiplam)等等。

另一方面,随着对癌症分子生物学特征的进一步了解,研发人员能够根据肿瘤携带的特定突变开发具有针对性的精准疗法。将癌症患者根据分子生物学特征进行细分,使治疗患者的数目也达到了获得孤儿药资格的标准,这也增加了孤儿药获批的数目。今年FDA批准了多款针对特定分子生物学特征的抗癌药物,其中包括Blueprint Medicines公司开发的Ayvakit(avapritinib)和RET抑制剂Gavreto(pralsetinib),诺华公司开发的MET抑制剂Tabrecta(capmatinib),礼来(Lilly)公司旗下Loxo Oncology开发的RET抑制剂Retevmo(selpercatinib)等。这类针对特定基因变异的精准疗法往往在获得更好疗效的同时,减少药物带来的不良反应。

创新治疗模式的兴起

除了传统的小分子药物和单克隆抗体疗法以外,今年FDA也批准了多款具有创新治疗模式的新疗法。Alnylam Pharmaceuticals开发的Oxlumo(lumasiran)成为FDA三年来批准的第三款RNAi疗法。吉利德科学公司旗下Kite Pharma开发的CAR-T疗法Tecartus(brexucabtagene autoleucel)也成为FDA批准的第三款CAR-T疗法。

 

 

图片来源:药明康德内容团队制图,截至2020年12月25日

回顾2020年,FDA总计批准了6款具有新治疗模式的药物(定义为抗体偶联药物+基因疗法+细胞疗法和寡核苷酸疗法),几乎与2019年(7款)的批准数目持平。考虑到新冠疫情可能影响了诺华的RNAi疗法inclisiran和百时美施贵宝的CAR-T疗法liso-cel在今年获得批准,FDA在批准创新模式药物方面仍然保持着良好的势头。

具有创新治疗模式的获批疗法数目的增加也反映了生物医药行业对这些治疗模式的重视。根据IQVIA公司发布的2019年研发成就(2019 R&D Achievements)报告,以细胞疗法、基因疗法和寡核苷酸为代表的新一代生物治疗手段(next generation Biotherapeutics, NGB)在近5年飞速发展。2019年,99项在研产品进入后期临床研发管线,将在开发中的产品数目提升到369个,与2014年相比,数目翻了3倍。

 

 

▲新一代生物治疗手段研发管线一览(图片来源:参考资料[2])

而且,这些NGB疗法与其它传统在研疗法相比,更可能无需进行3期临床试验就能够获得FDA的批准。因为FDA认为,这些在研疗法旨在治疗具有严重未满足医疗需求的疾病患者。这意味着,虽然NGB疗法进入3期临床试验的数目较少,但是它们与非NGB疗法相比,可能更接近获批上市,早日为患者造福。

在抗体偶联药物(ADC)方面,近年来ADC构建技术的改进有效地提高了药物的获益/风险比,在细胞毒性分子的设计和连接抗体和载荷的连接子稳定性方面都获得了长足的进步。这一领域近年来也成为创新疗法开发的热门领域。对ADC研发管线的统计显示,目前有上百种ADC疗法处于临床开发阶段,治疗400种左右的适应症。

与传统的小分子和抗体疗法相比,这些创新的治疗模式有的可以综合传统疗法的优势(例如ADC可以结合抗体疗法的特异性和化疗药物的杀伤效力),有的可以靶向传统疗法难于靶向的靶点,并且提供一次治疗,终生受益的治愈可能。在今年召开的BIO 2020大会上,罗氏(Roche)全球医药合作负责人James Sabry博士表示,30年后,细胞和基因疗法将成为未来疗法的主流!

我们期待在新的一年里,更多新药好药能够早日获批,改变广大患者的生活。

参考资料:

[1] Novel Drug Approvals for 2020. Retrieved December 25, 2020, from https://www.fda.gov/drugs/new-drugs-fda-cders-new-molecular-entities-and-new-therapeutic-biological-products/novel-drug-approvals-2020

[2] 2019 R&D Achievements. Retrieved June 9, 2020, from https://www.iqvia.com/insights/the-iqvia-institute/reports/2019-r-and-d-achiev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