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我国CRO行业崛起得益于创新药的发展?误解!

浏览量
【摘要】:
我国CRO行业发展迅速,2019年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68亿美元。与此同时我国创新药也在蓬勃发展,国家在政策层面也在鼓励企业进行创新药的研发。因此,很多人认为CRO行业的发展得益于我国创新药的需求加大,甚至将二者比喻成“卖水”和“挖金矿”的关系。然而,我国创新药的发展却并非CRO行业崛起的根本原因。

来源: 新康界 

 

我国CRO行业发展迅速,2019年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68亿美元。与此同时我国创新药也在蓬勃发展,国家在政策层面也在鼓励企业进行创新药的研发。因此,很多人认为CRO行业的发展得益于我国创新药的需求加大,甚至将二者比喻成“卖水”和“挖金矿”的关系。然而,我国创新药的发展却并非CRO行业崛起的根本原因。

01我国CRO发展早于创新药

首先,从发展时间来看,我国CRO行业的发展明显早于创新药。我国的CRO行业发展2000于年左右,1995年8月,昭衍新药研发中心首先在北京创立,随后在1998年,美国CHIRACHEM公司与天津开发区兆安工贸有限公司共同出资建立了凯莱英。在此之后,进入了我国CRO的高速发展期,一个个CRO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在2000年,药明康德与睿智医学分别在江苏和广东省成立,随后在2004年,康龙化成和泰格医药相继成立,在之后的两年中,博腾股份和药石科技纷纷加入了行业的竞争中,我国CRO行业的巨头至此已基本建立完成。在2007年,药明康德在美股率先上市,打响了CRO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第一枪,2012年,泰格医药在A股成功上市,成为了首支在A股上市的CRO企业。

图表1:我国CRO企业发展历程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在CRO行业蓬勃发展的年代,我国药品市场依旧以仿制药为主,创新药几乎处于荒漠状态——创新药的繁荣从2016年才开始起步。2016年国家发布了关于印发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试点方案的通知,并在其中明确指出,要鼓励具备创新研发能力的企业快速发展,同时尝试解绑药品研发与生产之间的绑定模式。这一政策拉开了我国鼓励创新药研发的序幕,从此之后的一系列政策,从研发、审核、生产等环节明显优化了创新药的发展环境。

图表2:国家政策鼓励创新药发展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02我国7大CRO龙头企业海外营收是国内营收近3倍

除了发展时间上存在差异外,CRO企业的财务数据也可以反应出国产创新药并非CRO发展的主因。通过7大CRO龙头公司的财报可以看出,2019年总体营收184.38亿元,是境内营收的近3倍。其中五家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中海外收入均占据了75%以上的比重,海外业务占比最多的凯莱英这一比重甚至达到了91.10%。

图表3:我国CRO龙头企业海外收入占比很高

 

 

数据来源:同花顺、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从增速上来看,2017年来,我国创新药的发展也没有给CRO企业境内收入上带来持续的高速增长。在2016-2019年中,7家CRO龙头企业的境内收入除2017年因一致性评价导致明显增快以外,后期并没有随着我国创新药的迅速发展而同步提高。

图表4:创新药的发展并未带动7大CRO龙头企业国内应收同步增长

 

 

数据来源:同花顺、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CRO企业境内收入少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方面,CRO企业发展的时间较早,发展初期国内药企的创新药业务并没有大规模发展,因此这些CRO企业早期积累的客户都以海外客户为主;另一方面,国内相当多的龙头药企并没有很强的和CRO企业合作的意愿。大企业如恒瑞医药、科伦药业、复星医药等公司本身拥有较强的临床能力, 2019年研发人员分别达3442人、3165人、2147人,因此并没有外包的需求。而大部分小型创新企业还没有进入临床阶段的药物,与CRO公司的合作也无从谈起。

总结一下,我国国内CRO企业发展时间在于创新药发展、CRO公司营收以海外客户为主、药企与CRO企业合作意愿并不强烈,所以创新药的发展并非我国CRO行业发展的直接原因。

那么,我国CRO企业的发展原因到底是什么?

03高学历人才与日俱增,工程师红利才是我国CRO发展主因

归根到底,当初我国CRO之所以能够蓬勃发展,与我国的成本优势密不可分。我国CRO起步于世纪之交,这是由于欧美国家的CRO行业此时已经发展得较为成熟,与此同时外资药企发现了亚太地区低廉的人工成本,将研发重心转移。药明康德、康龙化成和泰格医药纷纷在这段时间成立,借助着全球药品研发重心的转移,迅速拓展业务模式,从单一业务扩张到了全产业链业务,因此我国CRO行业进入了第一轮高速发展期。

成本优势最核心的体现在了工程师红利上。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大规模高学历优质人才。数据显示,我国本科毕业生人数较多,且保持持续增长,2019年已经达到了834万人,高学历人才的数量是发达国家无法比拟的。

图表5:我国高学历人才持续增长,2019年290万人申请研究生

 

 

数据来源:公开资料整理、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除此之外,中国高学历的人才薪资偏低——中国研发人员的薪资不足美国人的1/8。这种低价、高量的优质人才为中国在研发成本上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优势,使得国内的CRO企业人均成本较低。

数据显示,跨国的大型CRO企业InVentiv Health、ICON以及PRA三家企业2018年平均人工成本分别为97万元、55万元和55万元,而我国CRO企业泰格医药的平均人工成本仅有16万元;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泰格医药的子公司方达医药,由于有超过半数的员工位于美国,平均人工成本比中国区高出一倍,达到了30万元。

图表6:国内CRO企业平均人工成本优势巨大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海通证券研究所、中康产业资本研究中心

04结语

总而言之,我国CRO与创新药并非“卖水”和“挖金矿”的关系, CRO发展的真正原因是我国低廉的人工成本和工程师红利。然而,创新药的作用也不可忽视,随着未来我国国家集采的大力推行,仿制药的盈利空间将会被进一步压缩,可以预见各大药企的研发需求将会持续提升,与CRO的合作也很可能会得以加强。另一方面,由于我国大学扩招政策的减慢,未来我国工程师红利的影响将会减弱,因此海外企业的外包业务有向外转移的可能。因此,我国CRO企业的主构成可能会有改变,也许更多的企业会将营业重心调整到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