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18个药全国停供 涉及14家药企(附名单)

浏览量
【摘要】:
18个药品,全国停供,主要以基药和低价药为主。

来源: 赛柏蓝 作者: 遥望 

 

18个药品,全国停供,主要以基药和低价药为主。

1、18个药品,全国停供

近日,山西省药械集中竞价采购网连续发布两条《关于公示部分药品生产企业申请撤销直接挂网产品平台挂网资格的通知》。

 

 

据赛柏蓝梳理,两条通知共涉及14家药企的18个药品品规,包括血栓心脉宁胶囊、注射用西咪替丁、注射用氢化可的松琥珀酸钠、注射用头孢他啶(含碳酸钠)、注射用头孢西丁钠、熊去氧胆酸片、注射用尼麦角林、抗病毒胶囊、肾康宁片、枸橼酸阿尔维林、注射用阿魏酸钠、芎菊上清丸、肝素钠注射液、强肝胶囊、小儿肺热咳喘颗粒等。

就上述药品的撤网停供,赛柏蓝咨询了相应的药企,但是暂时未获得明确的说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企业申请撤网的18个品种中,有部分品种公布了中标价——价格最低的是注射用头孢他啶(含碳酸钠),0.5g*1规格的价格为1.27元,价格次低的是0.2g*1规格的注射用西咪替丁,价格最高的则是50mg*30规格的熊去氧胆酸片,中标价为54.8。

总的来看,这些申请撤网的品种以基本药物、低价药,以及历史采购量小的非基药为主。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始人史立臣对赛柏蓝表示,现在原料药垄断的现象比较普遍,各种成本上涨,原有的招标价格已经难以覆盖成本,对于企业来说,供货可能就意味着亏损,企业只能选择主动撤网。此外值得关注的是,和此有关的是针对低价药和基药目录,企业的参与热情在减退。

通知称,依据《山西省2015年公立医疗机构药品集中分类采购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正大青春宝药业有限公司等药企申请撤销相关直接挂网产品平台挂网资格,同时,企业还提供了全国统一不供货承诺。

也就是说,除了在山西省上述药品不再供应公立医院市场外,在全国范围内,上述药品也放弃了在各省招采平台挂网的资格,基本等同于放弃了全国的政策内市场。

就招采平台要求药企提交全国统一不供货承诺的问题,史立臣对赛柏蓝表示,随着各省推进阳光招标采购,药企在全国范围内的挂网价格逐渐趋同,差距不会很大,药企在这一省的价格覆盖不了成本,在其他省的差距也不会很大,所以对于企业没有实质性的影响。

就这些药品的后续销售,史立臣对赛柏蓝指出,还有零售药店、私人连锁、民营医院等政策外市场可以选择,而且在这些市场,企业受到的价格压力可能相对和缓。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公立医院市场,这些终端的份额占比就小的多了。而且拿此次申请撤网的这批药品来说,其中有9个都是注射剂型,作为公立医院使用的主要剂型,对于公立医院的终端依赖更大,一旦无法供应公立医院市场,受到影响可能是难以避免的。

2、多种因素导致企业撤网停供

值得注意的是,药企主动申请撤网的现象并不罕见。

据梳理,今年以来,仅山西省一地就发布过多次企业申请撤网的通知——根据5月份的通知,浙江永宁药业等15家药企的66个药品品规申请撤销直接挂网产品的挂网资格;此前的8月,重庆多普泰制药等16家药企的26个药品品规申请撤销直接挂网产品的挂网资格。

2020年1月8日,海南省医药集中采购中心发布《关于公示部分药品撤网的通知》,据梳理共有250个药申请撤销挂网——其中,有171个药品申请撤网的原因是,生产成本上涨、不能正常供货、生产线改造、生产线停止等原因导致停产;有28个药品是由于原料药涨价或短缺导致停产,有15个药品是由于中标价与成本倒挂导致停产。

2020年1月22日,宁夏药品集中采购网发布通知称,将取消厄多司坦胶囊等48个品规药品中标(挂网)的资格——其中,申请撤销挂网的有46个,申请废标的有2个。

除常见的成本上涨、原料药涨价、成产线改造等原因造成的药企撤网外,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山西申请撤网的品种中,有一个是此前山西省开展注射剂带量采购的21个品种之一,即注射用头孢西丁钠。

根据米内网的最新数据,注射用头孢西丁2019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的终端销售额达44.8亿元,位列全国药品销售榜TOP20。

由于临床使用成熟、采购金额较大、竞争相对充分、生产企业众多,注射用头孢西丁被选定为山西省地方集采的品种,并且在资质审核阶段,仅这一品种通过山西注射剂集采资质审核的企业数就有23家。

根据山西省集采文件的相关规定,以采购联盟内医疗机构2019年度内所选产品通用名药品山西省药械采购平台总采购量的70%作为约定采购量,也就是说,中选注射用头孢西丁的罗欣药业一举获得了70%的总采购量。

从这一重磅品种的情况可以看到,除国家组织药品集采的常态化推进外,在全国多省开展的省级集采以及省际联盟集采,也在针对临床常用的品种进行一轮市场洗牌,一旦中选药企获得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公立医院市场,其他未中选品种的市场份额将受到大幅压缩,这可能也会成为后续企业撤网的推动因素之一。

就低价药的撤网、停供问题,有业内人士对赛柏蓝表示,目前的政策比如带量采购等,更多的关注在有价格压缩空间的品种,而低价药某种程度上缺乏相应的关注。一段时间以来,这些低价药,由于省级中标价低,在临床推广环节没有市场空间,难以和市场空间较高的品种竞争,医生处方的意愿较低,又不像国家集采中选品种一样有保证使用的措施,在公立医院终端的销量不高,一旦成本再上涨,企业自然就难以负担了。

附:拟撤销挂网资格药品品规公示目录

 

原标题:18个药全国停供(附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