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近期22起药企并购 不少也“踩雷”

浏览量
【摘要】:
药企并购年年有,今年也许特别多。近日,陆续有知名药企完成收购的消息传出,并购目的也各不相同,但最终都是为了稳固自己的江湖地位。据不完全统计,近期有22起药企企并购案。

来源: 蒲公英 作者: E药君 

 

药企并购年年有,今年也许特别多。近日,陆续有知名药企完成收购的消息传出,并购目的也各不相同,但最终都是为了稳固自己的江湖地位。

据蒲公英不完全统计,近期有22起药企企并购案。

也不是所有的药企并购都一帆风顺,有些药企并购中“踩雷”的也不少,比如投资GNC 哈药股份上半年亏损超3亿、天目药业七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誉衡药业数十起并购后亏损26亿多。

康惠制药3264万元收购山东友帮生化科技

9月23日晚,康惠制药公告,拟3264万元购买来新胜持有的山东友帮生化科技有限公司51%股权。交易完成后,来新胜持有山东友邦剩余49%的股权,山东友邦将成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陕西友帮将成为公司的控股孙公司,纳入公司合并财务报表范围。

山东友帮致力于高端医药中间体产品研发,目前共获得发明专利授权11项,有19项发明专利进入实质审查阶段,主要产品包括抗血癌药物中间体、抗丙肝类药物中间体、心脑血管药物中间体等。主要运营模式为自主知识产权的医药中间体生产、CRO(委托合同研发)及CMO(委托合同生产)。

哈药20亿收购GNC

9月22日,哈药股份披露,当地法院已批准、授权相关方按照相关交易文件,推进GNC出售计划。

2018年2月,哈药股份公告称,公司拟投资约3亿美元(约20亿人民币)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299950股,该股票可随时转换为普通股。转股完成后,哈药股份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

不到3年时间,GNC因经营不善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2020年6月,世界保健品龙头企业GNC(健安喜)宣布,因受新冠疫情影响,公司上半年资金入不敷出,正式向法院提出破产保护。此时距离哈药股份以3亿美元现金投资健安喜不到3年时间。哈药股份的投资面临全部损失的风险。

哈药集团在3亿美元投资基本“颗粒无收”的情况下,又准备拿出7.6亿美元用于收购GNC资产。

罗氏获得多种抗炎症产品的全部权利

9月21日,有外媒报道称,罗氏与Inflazome达成收购协议。目前,Inflazome已经收到罗氏3.8亿欧元(约4.48亿美元)的预付款,并且还将有资格获得额外的里程碑款项。

据悉,Inflazome是一家致力于抗炎症小体新药开发的领先生物技术公司,创立不到5年就已经在业内取得了不菲的成绩。此前,Inflazome已从Forbion、Longitude Capital、Fountain Healthcare Partners和Novartis Venture Fund等投资者中获得了5500万欧元的融资。

此次收购完成,罗氏将拥有Inflazome开发的整个产品组合的全部权利。其产品组合由临床和临床前口服的小分子NLRP3抑制剂组成。而激活的NLRP3炎症小体作为体内的“危险传感器”,与多种慢性炎症疾病有关,包括帕金森氏症、阿尔茨海默氏症、哮喘、炎性肠病、慢性肾脏病、心血管疾病、关节炎和NASH。

目前,该公司的先导化合物已经成功完成Ⅰ期临床试验以及一些高潜力的早期计划。

九州通收购步长控股子公司

同一日,山东步长制药发布了一则拟转让子公司股权的公告。

公告内容中指出:山东步长制药同意将控股子公司湖北步长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51%股权以2175.2万元转让给九州通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湖北步长九州通已经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并取得了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

本次工商变更完成后,湖北步长九州通将不再纳入步长合并报表范围,这意味着九州通正式取得了湖北步长九州通该公司的控制权,此项转让工作基本完成。

早在几年前,步长制药和九州通就合作创立了“九步”大药房品牌,合资公司主要定位医疗机构药房托管的业务,随着湖北步长完成工商变更,步长制药彻底剥离了药房业务。

吉利德210亿美元收购抗癌药企

9月13日,美国吉利德公司表示将以210亿美元的高价收购生物技术企业美国免疫医学公司及其珍贵的乳腺癌药物。

吉利德同意以每股88美元现金收购免疫医学公司,而免疫医学公司的股价在11日报收42.25美元,溢价率相当于108%。如果完成收购,吉利德也会获得该公司产品的所有权。

吉利德近年频收购:2017年,吉利德以119亿美元收购CAR-T公司Kite Pharma;2020年3月初花了49亿美元收购肿瘤免疫公司Forty Seven;今年6月,该公司斥资2.75亿美元收购了癌症药物开发商Pionyr 公司 49.9%的股份。

其它药企并购案(17起)

9月10日,康跃科技公告,公司拟以14.14亿元现金收购长江连锁、财通资本、王冬香持有的长江星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江星”)52.75%的股权。康跃科技通过此次收购进入中药饮片、医用空心胶囊及医药批发等医药产业。

9月1日,海正药业公布拟用44亿元购买HPPC持有的瀚晖制药49%股权。收购前,瀚晖制药5%股权由海正药业持有,46%股权由海正药业(杭州)有限公司(下称“海正杭州”)持有,剩下的49%归属于HPPC。收购完成的话海正将拥有翰晖制药100%股权。

8月19日,美国医药企业强生公司19日宣布,以65亿美元现金收购美国生物技术公司Momenta,并获得该公司开发的实验性疗法Nipocalimab。

据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报道,Momenta是一家针对自身免疫性疾病开发新疗法和药物的企业。根据收购条款,交易预计在今年下半年完成。交易完成后,强生公司下属的杨森制药(Janssen)将能够使用Momenta公司开发的实验性疗法Nipocalimab。该疗法正在测试用于治疗重症肌无力、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贫血等自身免疫性疾病。

8月17日,赛诺菲宣布和Principia Biopharma(一家专注于开发免疫介导疾病治疗方法的后期生物医药公司)达成最终收购协议,交易总额约36.8亿美元。

8月12日,运鸿集团62亿收购了4家药企,其中2家药厂、2家医药公司,分别为:武汉第六制药有限公司、上海安丁生物(汤阴)药业有限公司、安阳乾康医药有限公司、安阳乾康昇和医药连锁有限公司。

收购包括转让股份所包含的各种股东权益,包括目标公司所拥有的全部动产和不动产、有形和无形资产(包含各种专利技术、专有技术、商标权、商业秘密等)权益。

8月9日,维亚生物发布公告,2020年8月8日,2020年8月8日,公司间接全资附属公司维亚生物科技(上海)作为买方订立股份购买协议。维亚生物科技(上海)将以25.6亿人民币收购朗华制药80%的股权。

7月27日,东诚药业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安迪科将以现金9665万元收购米度生物48.3084%股权(对应注册资本949.37万元)。米度生物为国内头家分子影像医药研发外包(MI-CRO)企业,可为海内外客户提供药物筛选、生物分布、药代动力学研究、药效学评价等新药研发整体解决方案和外包技术服务。

7月21日,国药一致发布公告称,拟公开摘牌受让区域性大型医药流通企业成大方圆的100%股权,公开挂牌转让底价为18.6亿元人民币。

7月21日,海正药业披露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可转换公司债券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HPPC持有的瀚晖制药49%股权。

7月20日,贵州三力制药发布公告,拟通过现金方式向贵州汉方药业有限公司、贵阳德昌祥药业有限公司增资,取得汉方药业、德昌祥药业不超过 51% 的股权。三力制药拟向资产控制方支付定金人民币1亿元。

7月15日,金石亚药发布公告称,公司于7月15日与江西聚仁堂药业有限公司签署《股权收购意向协议》,拟以现金方式收购聚仁堂100%股权,其股权预估值暂定为9300万元。、

6月16日,Takeda宣布拟协定21.15亿美元将其7个精神科药物独家授权给了Neurocrine Biosciences,包括3个分别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难治性抑郁、性快感缺乏症的临床阶段项目。

6月15日,天士力发布公告称,拟不超过14.89亿元出售天士营销,剥离医药商业资产,重药控股子公司重药股份将以不高于每股9.41元,收购天士营销不低于1.58亿股的股份,股份价款合计不超过14.89亿元。

6月15日,贝达药业也发布公告称,为实现建设资金的快速回笼,加大支持创新药开发业务,拟向宁波凯铭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出售持有的浙江贝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全部股权,交易对价为2.51亿元。

6月15日,信邦制药发布最新公告,宣布以7.5亿的价格将全资子公司中肽生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肽生化”)100%股权、康永生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永生物”)100%股权转让给泰德医药(浙江)有限公司。

5月21日,上海医药发布公告,宣布出资1.44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15亿元)收购武田瑞士全资子公司TakedaChromoBeteiligungsAG100%股权,从而间接持有广东天普生化医药股份有限公司26.34%的股份。

5月21日,海南海药的重组方案正式出炉,公司拟作价逾21亿元购买奇力制药100%股份。

并购有风险多家药企并购“踩雷”

▍投资GNC 哈药股份上半年亏损超3亿

哈药股份投资GNC始于2018年。在业界看来,这项投资更多是陷入营收连年下降的哈药股份的自救措施。

8月26日,哈药股份发布公告,因GNC进入美国破产法第11章重整程序,公司作为优先股股东,偿还次序位列普通股债权人之后,无法得到优先偿还,对GNC可转换优先股的应收股利计提减值准备1.71亿元。GNC重整一事,无疑让哈药股份的业绩面临重创。今年上半年,哈药股份在营收同比下降12.81%的同时,亏损3.33亿元。这意味着,公司在今年上半年就几乎亏掉2018年一整年的净利润(3.46亿元)。

▍天目药业七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

作为全国第一家中药制剂上市企业,天目药业于1993年上市,在七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今年6月,天目药业股票简称变更为*ST目药,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频繁的股权转让被认为是天目药业经营业绩不佳和多次重组失败的重要原因。2011年,有“并购教父”之称的宋晓明通过并购基金长城国汇介入天目药业,于2012年4月成为天目药业董事、实际控制人。之后,长城国汇陷入内斗,经过多轮股权受让,湖南邵东金众矿业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宗昌取代宋晓明成为长城国汇实际控制人,并通过长城国汇旗下的4家基金实际控制天目药业。

此后,宋晓明与杨宗昌与天目药业的股权之争不断。

在这一系列动作背后,天目药业的业绩却不尽如人意。2009年,这家老牌中药制剂公司开始亏损,此后的8年中,公司仅在2014年和2016年,净利润实现正数,其余年份均为负值,在2017年盈利后,2018年再次亏损。由于接连亏损,天目药业在2011年至2013年遭到退市风险警示,直到2014年有了些许盈利才得以摘帽。在2019年实现超5000万的净利润后,公司今年上半年再次亏损超240万元。

▍誉衡药业数十起并购后亏损26亿多

另一家上市企业誉衡药业则被控股股东誉衡集团所“连累”。

誉衡药业在业界素有“并购机器”之称,自2010年6月上市以来,誉衡药业已经先后完成十多起并购,发起超20次并购,交易金额超百亿元,且形成巨额商誉值。

2013年-2015年,誉衡药业净利润分别为2.27亿元、4.44亿元、6.65亿元,同比分别实现37.6%、95.7%、49.8%的增幅。2017年开始,誉衡药业业绩开始回落,当年净利润为3.1亿元,同比下降56.8%。

2018年誉衡药业净利润同比下滑59%,只有1.26亿元,虽然公司此后开始“甩卖”子公司,但公司2019年以亏损26.62亿元收场。

重重隐患在2018年集中爆发,誉衡药业控股股东誉衡集团及一致行动人股权屡屡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债务危机不断等。

直到今年7月,誉衡集团的债权人以誉衡集团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对誉衡集团进行破产重整,法院受理了此案。

此事还牵涉到另一家上市公司信邦制药,公司原控股股东西藏誉曦为誉衡集团一致行动人,因后者申请破产重整,西藏誉曦持有的信邦制药全部股份亦被质押并被司法冻结。直到9月8日,金域实业通过认购信邦制药非公开发行股票3.6亿股,成为后者控股股东,信邦制药才暂时得以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