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2020 ESMO | 阿斯利康、默沙东、罗氏等最新肿瘤研究动态公布

浏览量
【摘要】:
日前,欧洲医学肿瘤学学会(ESMO)2020年网络会议正在进行中,各大药企都在分享其最新的癌症疗法进展。新浪医药根据外媒报道,摘选了一下重要研发动态,详细如下: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编译/newborn

日前,欧洲医学肿瘤学学会(ESMO)2020年网络会议正在进行中,各大药企都在分享其最新的癌症疗法进展。新浪医药根据外媒报道,摘选了一下重要研发动态,与大家分享:

NO.1

阿斯利康Imfinzi治疗肺癌

 

 

 

 

阿斯利康公布了抗PD-L1疗法Imfinzi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和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的2项III期研究的最新数据。

——PACIFIC研究:接受同步放化疗(CRT)后病情没有进展的不可切除性III期NSCLC患者,分配至Imfinzi或安慰剂治疗,最长疗程为1年。最新事后分析显示,Imfinzi显示出持续的总生存期(OS)和无进展生存期(PFS)益处。特别是,Imfinzi在这类患者中显示出前所未有的生存率,有近50%的患者存活4年。具体数据为:Imfinzi组4年总生存率估计值为49.6%、安慰剂组为36.3%。Imfinzi组的中位OS为47.5个月、安慰剂组为29.1个月。Imfinzi组4年无进展生存率估计值为35.3%、安慰剂组为19.5%。

——CASPIAN研究:在ES-SCLC患者中开展。新的探索性亚组分析数据显示,Imfinzi+化疗组存活且疾病无进展时间≥1年(PFS≥12个月)的患者比例是化疗组的3倍多(17% vs 4.5%)。所有治疗组,在第1年年无疾病进展的亚组患者,有75%的机会在第2年仍然存活。相比之下,在第1年疾病进展的亚组患者,仅有10%的机会在第2年仍然存活。该试验在2019年达到了OS主要终点。与化疗相比,Imfinzi+化疗将死亡风险显著降低27%。

NO.2

默沙东3款肿瘤新药

 

 

——Vibostolimab是一款抗TIGIT疗法。TIGIT是一个免疫检查点,与PD-L1一样,起到“刹车”作用,阻止T细胞攻击肿瘤。将2者联合用药可能具有协同效应。来自Ib期试验的数据显示,vibostolimab+Keytruda联合疗法在没有接受过PD-(L)1疗法、肿瘤表达PD-L1且肿瘤比例评分[TPS]≥1%)的NSCLC患者中疗效显著。

在所有入组患者中,联合治疗的总缓解率(ORR)为29%、PFS为5.4个月,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尚未达到。在肿瘤表达PD-L1且TPS≥1%的患者中,ORR为46%、中位PFS为8.4个月。在肿瘤表达PD-L1且TPS<1%的患者中,ORR为25%、中位PFS为4.1个月。

在接受过一种PD-(L)1检查点抑制剂的患者中,疗效大幅下降,但仍显示出一定的联合用药益处。vibostolimab单药治疗的ORR为7%、中位DOR为9个月,vibostolimab+Keytruda联合用药的ORR为5%、中位DOR为13个月。

——MK-4830是一款抗ILT-4疗法。研究人员正在各类实体瘤中评估MK-4830单药疗法以及与Keytruda联合用药。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MK-4830具有可管理的安全性,并且在先前接受过多种疗法的患者中观察到持久缓解的迹象。在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后病情进展的患者中观察到最好缓解。

初步疗效数据显示:接受MK-4830与Keytruda联合治疗的患者中,ORR为24%。所有缓解均发生在先前接受过多种疗法的患者中,包括5例先前接受抗PD-(L)1疗法病情进展的患者(n=5/11)。部分患者接受了一年以上的治疗,有些患者仍在接受治疗。

——MK-6482是一种HIF-2α抑制剂。会上公布的是一项II期研究,评估了治疗VHL相关肾细胞癌(RCC)和非RCC肿瘤的疗效和安全性。结果显示,在非RCC肿瘤中观察到最好的缓解率。

非RCC肿瘤数据:(1)在有胰腺肿瘤的患者中(n=61),确认的ORR为63.9%,包括4例完全缓解的35例部分缓解。(2)在有中枢神经系统血管母细胞瘤的患者中(n=43),确认的ORR为30.2%,包括5例完全缓解,8例部分缓解,65.1%的患者病情稳定。(3)在视网膜肿瘤的患者中(n=16),93.8%的患者有改善或稳定的反应。

VHL相关RCC数据:61例患者中,确认的ORR为36.1%,均为部分缓解,38%的患者病情稳定。治疗至产生反应的中位时间为31.1周,中位DOR尚未达到。91.8%(n=56)的患者靶病变体积减小。中位PFS尚未达到,1年无进展生存率为98.3%。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68.7周,最小随访60周,有91.8%的患者仍在接受治疗。

NO.3

罗氏ipatasertib治疗前列腺癌

 

 

罗氏公布了ipatasertib一线治疗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III期临床研究的早期顶线结果,数据显示,在肿瘤中抑癌蛋白PTEN功能缺失的mCRPC患者中,达到了放射学无进展生存期(rPFS)共同主要终点。具体数据为:(1)在免疫组化分析确认为PTEN缺失的患者中,ipatasertib+Zytiga治疗的中位rPFS为18.5个月、Zytiga为16.5个月(HR=0.77;p=0.0335)。(2)在下一代测序确认为PTEN缺失的患者中,rPFS具有更大的差异,ipatasertib+Zytiga治疗的中位rPFS为19.1个月、Zytiga为14.2个月,这些患者在整个研究1101例患者中占比不足五分之一。

在更广泛的意向性治疗(ITT)患者群体中,ipatasertib+Zytiga组合的中位rPFS为19.2个月,在数值上高于PETN缺失患者的结果,但Zytiga组的中位rPFS达到了16.6个月,因此在统计学上表现更差(HR=0.84,p=0.0431)。

次要终点方面,ipatasertib+Zytiga在PTEN缺失患者和ITT患者中表现相当,PSA进展的中位时间分别为12.6个月和12.9个月,Zytiga在2类患者中均在8个月左右。此外,ipatasertib+Zytiga在2类患者中的ORR均为61%。

这些结果证实了ipatasertib在PETN缺失mCRPC患者中的治疗潜力。值得注意的是,在ESMO会议上,罗氏还公布了基因亚型乳腺癌患者的数据,显示将ipatasertib添加至紫杉醇没有明显疗效:ipatasertib+紫杉醇组、紫杉醇组的中位PFS、ORR、DOR均相同。该结果对“PIK3CA/AKT1/PTEN改变的肿瘤患者是ipatasertib的最佳目标人群”提出了质疑。

NO.4

辉瑞Lorbrena治疗肺癌

 

 

ALK阳性NSCLC是一个利基市场,有多种靶向药物可供选择。此次会议上,辉瑞公布了下一代ALK抑制剂Lorbrena一线治疗CROWN研究的阳性结果,数据令人印象深刻,且缓解率非常有竞争力,特别是颅内肿瘤方面:颅内ORR为82%、颅内疾病进展时间的HR达到了惊人的0.07(相当于颅内疾病进展风险降低93%)。目前,中位PFS尚未达到。在横向比较中,Lorbrena仍然是佼佼者。

 

 

 

 

不过,与其他ALK抑制剂相比,Lorbrena显示出神经认知障碍的毒性特征,该药的高度脑渗透性可能解释这种影响,包括情绪变化和注意力受损。这可能会使Lorbrena在一线治疗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在找到更多生物标记物来预测治疗反应之前,将这些药物排序似乎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或是需要进一步的头对头临床试验。

NO.5

礼来/辉瑞 CDK4/6抑制剂治疗乳腺癌

 

 

靶向药物选择合适人群非常重要。会上展示了2款CDK4/6抑制剂(礼来Verzenio和辉瑞Ibrance)辅助治疗乳腺癌3期临床数据。结果截然不同,前者在monarchE研究中获得成功,显示将复发风险降低25%;后者在PALLAS研究中失败,显示完全无效。

2项研究都评估了最常见的HR+/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目的是在辅助内分泌治疗中添加CDK4/6抑制剂来预防或延缓复发。手术、化疗、放疗、激素辅助治疗,这些方法可应用长达10年,并治愈多数患者,但仍有30%复发。monarchE研究使用临床和病理学风险因素(如淋巴结受累、肿瘤大小)进行指导,确保入组的是复发风险非常高的患者;PALLAS研究入组仅要求II期或III期HR+/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2项研究均在标准辅助内分泌治疗的基础上,测试Verzenio或Ibrance治疗2年,均使用无侵袭性疾病生存期(iDFS)作为主要终点。

 

 

结果显示,monarchE研究的生存曲线显示出早期、清晰分离:中位随访15个月,Verzenio组和对照组2年iDFS率估计值分别为92.2%和88.7%,在统计学上存在差异,相当于2年内癌症复发风险降低25.3%,主要是防止了向骨骼和肝脏转移。总体而言,癌症远处复发的风险降低了28.3%(p=0.0085)。而PALLAS研究的生存曲线几乎看不到任何区别:中位随访23.7个月,Ibrance组和对照组iDFS率分别为88.2%和88.5%,次要终点没有差异。值得注意的是,Ibrance组有高达42%的患者因副作用退出治疗,而monarchE研究中Verzenio仅为16.6%,其中仅5%因腹泻停止治疗,而这被认为是Verzenio最令人不安的副作用。

 

 

2款药物在治疗转移性疾病中被认为疗效相同。但由于Ibrance在辅助治疗中错失目标,根据EvaluatePharma一致预测,卖方分析师已将2026年销售额由80亿美元下调了20亿美元,今年销售额预计突破50美元。Verzenio在Ibrance之后4年进入转移性市场,辅助治疗的成功将带来一个庞大的新患者群体,且尚未出现同类竞争对手,该药预计2026年销售额将达到37亿美元。

参考来源:

1、Imfinzi demonstrated unprecedented survival in unresectable, Stage III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with an estimated 50% of patients surviving four years

2、#ESMO20: It’s not just Keytruda anymore — Merck spotlights 3 top early-stage cancer drugs

3、ESMO: Roche’s Akt inhibitor scores slight win over J&J’s Zytiga

4、Esmo 2020 – Pfizer's next-gen lung cancer drug impresses

5、Esmo 2020 – Lilly’s latecomer scores in early breast c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