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AML新药开发加速!BMS阿扎胞苷获批打破僵局 免疫疗法密集入场

浏览量
【摘要】:
随着多个靶向药物的批准,多个AML人群治疗选择增加,使得AML药物治疗市场将会得到很快扩大,阿糖胞苷等低甲基化化疗市场占比将减少。同时监管机构对于高度未满足的AML治疗市场的态度也变得相对更开放,尽管总生存OS仍是初治AML的金标准,但是目前也有试验将无事件生存(EFS)、ORR率作为主要终点指标,且在更早期启动大样本量的随机对照试验,以获得更为充足的疗效和安全性数据,而获得加快新药的审评审批。届时,AML药物治疗市场会有免疫治疗的一席之地。

 

相对于其他肿瘤,AML是治疗药物研发进展最缓慢的血液肿瘤之一,今年终于迎来了新突破——Onureg于2020年9月1日获FDA批准,成为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用于缓解期AML患者的维持疗法,而其实AML新药开发正在加速。

 

AML主要基因突变类型和获批上市靶向药

AML是一种起源于克隆性造血干细胞的遗传异质性恶性肿瘤,相对罕见、但十分致命的肿瘤,美国每年有2万新增病人,约1万患者死亡,5年生存率低至28.7%。

尽管AML发病机制未明,但随着分子学分型的发展,目前认为分子的突变会通过两种机制来促成白血病的发生。一种是激活信号转导通路的分子改变,从而影响造血细胞的生存、增殖和分化,这就包括Ⅲ型受体酪氨酸激酶FLT3或RAS家族成员;另一种是影响转录因子或转录共激活复合物成分,表观遗传调控,导致造血细胞分化受损,这就包括CCAAT/增强子结合蛋白α基因(CEBPA),核磷蛋白基因(NPM1)和参与多种代谢和表观遗传细胞过程的异柠檬酸脱氢酶(IDH)。

 

AML主要分子突变类型和占比

 

AML患者通常首先进行“诱导化疗”,常用7+3标准化疗(阿糖胞苷7天加上3天的蒽环类抗生素),后续再强化巩固化疗或进行异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但AML患者中,只有少数能够成功进行骨髓移植,大多数不仅可能对化疗无反应而且会逐渐进展成复发或难治性AML,5年生存率极低。

目前已经批准上市的靶向药:

 

 

AML新药临床开发趋势

 

从近5年AML新药在美国获批的情况,也可以看出AML新药临床开发的趋势主要有三类。

一是与标准疗法联用,打入一线治疗。根据临床上将患者分类——适合强烈化疗和不适合强烈化疗组,对于适合强烈化疗的人群,7+3标准化疗方法作为诱导化疗一线治疗的选择难以撼动,midostaurin和gemtuzumab ozogamicin就采用了与“7+3”疗法联用的策略。类似的,针对不适合强化化疗的人群,glasdegib和venetoclax也采用了与低强度化疗,如阿糖胞苷,进行联用。

 

与标准化疗联用作为一线治疗的新药

 

二是挑战复发难治性人群,这一人群因传统治疗CR率不高,因此新疗法在单臂试验中CR率有所提高,便有机会获批,使得更多新靶点药物、免疫治疗进入AML药物治疗领域的开发。IDH1/2 、FLT3抑制剂靶向疗法虽然会在临床运用上受限于特殊基因突变人群,但是由于靶点疗效已经得到确证,目前不少公司在开发下一代的靶向药物,例如IDH1/2抑制剂vorasidenib,第三代FLT3抑制剂FF-10101等。

 

三是缓解后的维持治疗,这个治疗策略源自部分AML患者在接受强化诱导化疗后达到缓解,但反应时间不持续,导致复发后总生存期短,因而获得后的维持治疗可能会对患者生存带来改善。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一治疗策略未得到证实,直到BMS的Onureg(阿扎胞苷300mg片剂)因与安慰剂相比,能将总生存期(OS,主要终点)显著提高了近10个月(中位 OS:24.7个月 vs 14.8个月,p=0.0009)而成为第一个获批用于一线维持治疗的疗法。

 

免疫治疗能否打入市场

 

尽管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AML疗效不尽人意,但很多公司仍在积极探索免疫治疗在AML中的前景,包括Forty Seven公司的靶向CD47的单抗magrolimab,因在与azacitidine联合治疗用于初治AML患者的Ib期试验中ORR达到64%,尤其是在携带TP53突变的AML患者中,患者的ORR达到78%,已被获美国FDA快速通道资格。

 

因AML细胞高表达CD123与原发治疗失败和不良预后有关,ImmunoGen公司的CD123-ADC IMGN632,MacroGenics的CD123×CD3的双抗flotetuzumab和Mustang Bio的CD123 CAR T细胞疗法,都在进行针对复发难治AML人群的探索。TIM-3受体是一种表达在免疫细胞和髓系白血病细胞表面的抑制性受体。它的表达水平与急性髓系白血病(AML)和MDS的严重程度相关。诺华的TIM-3单抗MBG453也正在开展与azacitidine and venetoclax联用与不适合化疗的AML患者II期临床试验。

 

Nature预测的AML主要治疗药物市场

 

随着多个靶向药物的批准,多个AML人群治疗选择增加,使得AML药物治疗市场将会得到很快扩大,阿糖胞苷等低甲基化化疗市场占比将减少。同时监管机构对于高度未满足的AML治疗市场的态度也变得相对更开放,尽管总生存OS仍是初治AML的金标准,但是目前也有试验将无事件生存(EFS)、ORR率作为主要终点指标,且在更早期启动大样本量的随机对照试验,以获得更为充足的疗效和安全性数据,而获得加快新药的审评审批。届时,AML药物治疗市场会有免疫治疗的一席之地。

 

文 | April Chen

来源 | 新浪医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