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价格将在未来重磅级药物的发展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浏览量
【摘要】:
一个药品不管它多有效,如果需要的人买不起,那么它就是毫无价值的。这句话获得了参与美国国会药品价格听证会的患者和政策专家盛赞。

随着公众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审视越来越多,在今年《2020年Cortellis值得关注的药物名单》中的11种药物,其中一些市场表现可能会受到定价影响,尤其是那些进入拥挤治疗领域的品种,他们不仅将面临来自其他品牌药物的竞争,还将面临来自这些品牌药物的仿制药或生物类似物的竞争。

 

一个药品不管它多有效,如果需要的人买不起,那么它就是毫无价值的。这句话获得了参与美国国会药品价格听证会的患者和政策专家盛赞。

随着公众对这一问题的关注和审视越来越多,在今年《2020年Cortellis值得关注的药物名单》中的11种药物,其中一些市场表现可能会受到定价影响,尤其是那些进入拥挤治疗领域的品种,他们不仅将面临来自其他品牌药物的竞争,还将面临来自这些品牌药物的仿制药或生物类似物的竞争。

过去,市场竞争并不一定引发降价,至少在美国是这样,“许多经济学家可能认为,在日益拥挤的治疗领域中,药物将变得更便宜、更能负担得起,”临床和经济评论研究所(ICER)首席科学官Pamela Bradt指出。

 

相反,她说由于制药公司向药品福利管理机构(PBMs)支付处方规定的回扣,即使在类风湿性关节炎(RA)这样的治疗领域,“传统市场变化也已无法压低价格”。

在这样的回扣体系下,市场竞争影响了回扣支付方被迫与PBMs协商优先选择处方,而不是标价。在欧洲和其他市场上,竞争会影响与一些机构的谈判,如英国国家卫生和临床技术优化研究所(NICE),这些机构确定与现有药品相比,新药的价格是否能有效利用有限的医疗资源。

但目前美国的形势正在发生变化,因此,制药公司在上市新产品时,需要考虑那些新兴变化趋势。定价(或更确切地说是患者必须支付的费用)可以决定医生开出的是有效的老药还是更有效、更安全或者更方便的新药。随着许多美国议员敦促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就医疗支出最大的药品进行价格谈判,制药公司可能也想看看他们的定价将如何影响医药支出。

 

糖尿病等大的治疗领域,这是一个重要因素,由于患者购买胰岛素的费用不断上涨,而且只有三家公司控制着这一巨大的市场,人们已经对此感到不满。诺和诺德就是其中之一,该公司凭借Rybelsus(口服索马鲁肽)入选了《2020年Cortellis值得关注的药物名单》。

根据ICER测算,Rybelsus每年在美国的实际价格预计为6103美元,作为2型糖尿病的辅助治疗是划算的。尽管如此,独立的非营利研究机构还是发布了一份关于该药可及性和可负担性的警告,理由是口服索马鲁肽的需求很高。过去,许多本来可以从GLP-1治疗中受益的患者因为需要注射而不想使用它,现在有了口服制剂,他们更有可能使用口服制剂。

因此,大量的需求可能会导致费用增加,“而卫生系统在不取代其他必要服务或不促进医疗保险费用快速增长的情况下,短期内难以吸收这些需求,这将威胁所有患者获得高价值医疗服务的可持续性。”ICER警告称。

 

 

激烈的竞争

 

在竞争激烈的类风湿性关节炎治疗领域,定价可能是吉利德filgotinib取得成功的关键,filgotinib是JAK1选择性抑制剂,正在等待获批。该治疗领域已由艾伯维的重磅炸弹修美乐(阿达木单抗)把持多年,修美乐现正与欧盟的几个生物类似物竞争市场,未来到2023年美国还有5个生物类似物上市。除了修美乐, 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还可以选择其他治疗药物,包括另外三种JAK抑制剂。

在评估已获批的JAK抑制剂的成本效益时,ICER使用修美乐的价格与艾伯维的Rinvoq(upadacitinib),辉瑞的Xeljanz(tofacitinib)以及礼来的Olumiant(baricitinib)作比较。根据比较结果,ICER以价值为基准,判断Rinvoq的价格基准范围在44,000到 45,000美元之间。ICER表示,这比Rinvoq每年59,860美元的定价低25%, “我们认为这个折扣(25%)与制造商目前提供的回扣是一致的。”

 

上述对比可以为诸如filgotinib之类的新药提供定价指导,但他们并没有首先解决人们对新药价值的担忧,随着新药上市价格的持续攀升,这种担忧肯定会在患者和政策制定者中不断加剧。

Bradt表示“尽管与修美乐相比,upadacitinib似乎达到了成本效益的正常门槛,但对于17年前推出的修美乐一开始的定价是否合理,仍存在疑问”。在过去的17年中,修美乐曾多次提价,所有这些都使它的重磅炸弹地位得到提高和巩固。

例如2017年至2018年间,修美乐的批发采购价增加了约19%,而其净价增加了近16%。ICER表示这一净价的变化导致药品支出增加了18.6亿美元。

 

偏头痛治疗是另一个出现在今年重磅炸弹名单上的治疗领域,它见证了竞争的加剧。Biohaven 制药的rimegepant、礼来的Reyvow(lasmiditan)和艾尔建的Ubrelvy(ubrogepant),似乎“总体上不如曲坦类药物有效,而且预计价格要贵得多,” ICER 首席医学官David Rind说。但他又补充道,对于那些不能服用曲坦类药物或不能从曲坦类药物中获益的患者,rimegepant和其他两种药物对偏头痛症状的改善患者比安慰剂组多10%至20%。

根据ICER的一份证据报告,尽管曲坦类药物有望继续作为偏头痛的一线治疗药物,但考虑到曲坦类药物的常见副作用及禁忌症使得患者需要像rimegepant这样的替代药物。ICER还表示,要想提高成本效益,rimegepant的价格需要控制在每年2,200至3,200美元之间,远低于GSK的舒马曲坦。

但若要在未来几年达到重磅炸弹级别,rimegepant的定价可能需要更高。舒马曲坦在2007年顶峰时期的销售额也没能突破10亿美元大关。根据Cortellis分析,随着仿制药竞争全面展开,舒马曲坦 2019年的销售额预计将仅为1.76亿美元。

 

 

昂贵的价格

 

在《2020年Cortellis值得关注的药物清单》上的所有产品中,Biomarin 制药的甲型血友病基因疗法valrox (valoctocogene roxaparvovec)如果获批,预计价格会最高,可能在200万至300万美元之间。由于valrox是一次性治疗药物,因此Biomarin制药与支付方达成的销售可能不如那些寻求针对慢性病高价药的公司多。

如果证明valrox是长期有效的,美国患者可以在五年内获得300万美元的一次性费用补偿,因为目前甲型血友病的其他治疗每年也要花费60万到80万美元。

 

然而,由于保险市场的不稳定性,支付方可能会对这种高价疗法望而却步。没有人能保证支付治疗费用的保险公司能意识到这是一种节约。因此,根据患者的年龄和其他因素,支付方可以在基因治疗的覆盖范围上附加很多条件。为了克服支付方的犹豫,Biomarin制药可能需在谈判中发挥创意,比如提供分期付款或者基于治疗结果收费等。

不论支付障碍多大,valrox每年即使只有不到500名患者也能取得巨大的销量。但接下来的问题是患者的共付费用。尽管制药公司指出,从“健康储蓄”的角度来看,一种治愈疗法能给患者带来价值证明了七位数的价格是合理的,但患者还是受到他们支付能力的限制。

药品价格的国会听证会上到处是患者的故事,讲述他们必须如何在支付房租或购买食品杂货上做出选择,以及如何为像胰岛素这样的挽救生命的药品支付自己那部分的费用。为昂贵的基因治疗买单会给患者带来更大的挑战。300万美元的治疗费用中,10%的患者共付费用将比美国房屋的中位数价格高出10万美元,几乎是2018年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63,179美元)的五倍。

 

 

来源 | 科睿唯安

文 | Mari Serebro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