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2020西普会丨蔡江南:后疫情时代中国健康产业十大新形势

浏览量
【摘要】:
我们目前的卫生费用占GDP的比重接近于7%,但是这个比重会很快有提高,总的来看,后疫情时代我们总结,政府和老百姓对于健康行业的重视提高,我们行业得到了加速发展的机会,但是我们这个行业要更加重视创新,表现为一种去中心化的趋势,不是聚焦在三级医院当中,我们现在的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都会有利于推动颠覆式的创新和搅局式的创新,我们国家医改的方向和目标政策也是希望提高医疗健康的可及性、可负担性和性价比,所以我们的技术、我们的政策、我们的疫情的发展趋势都是吻合的,都是希望推动我们这个行业继续提高价值、性价比的创新。

8月12日-17日,2020西普会在博鳌盛大举行,大会主题:逐日者毅行——启幕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新时代。西普会立足中国,走向全球,以“合作、创新、科技、研发、资本”为核心标签,汇聚国内外包括制药、商业、资本、研发、科技、医疗、健康服务、金融保险等领域主流机构,打造全球性健康产业生态大会。作为大会战略合作媒体,新浪医药(微信号:sinayiyao)全程特别报道,为关注本次行业盛会的嘉宾带来亲临现场的视觉盛宴,第一时间打包整理的干货硬货传递给大家。

 

 

以下为上海创奇健康发展研究院的创始人兼执行理事长蔡江南的部分讲话:

 

我们很幸运,我们中国已经进入了后疫情时代,在世界上还有国家甚至发达国家目前处在前疫情时代,前疫情时代就是疫情爆发的时候,我们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所以称为后疫情,这个疫情有可能是常态化,所以我们还要有打持久战的准确。疫情我们的健康行业会带来哪些影响?我今天做一个总结,把它归纳为十个重要的影响,当然这十个重要的影响我觉得是一个客观规律,当然有一些可能会有不同的观点或者有一些趋势会出现的更快,有一些趋势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首先,今年二月中央深改组的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说这次新冠疫情是对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它实际上也是对一个国家的整个社会经济、民生的一次大考,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在疫情上都受到了冲击,当然大健康行业是比较幸运,我们在很多行业冲击很大的情况下,我们这个行业逆势而行,有一些企业在疫情当中的表现业绩甚至超过了去年同时期,所以在疫情当中我们需要在体制和机制上进行改革,提高我们应对重大公共卫生的能力。

我把它总结为十个趋势:

 

第一,公共卫生和疾病预防的重要性怎么和医疗的结合。这一点在新冠疫情当中也暴露出来了短板,我们在2003年的SARS之后,我们建立了国家的疾病预防机构CDC,但是我们把CDC在功能上做成了一个政府的事业单位,做成了一个科研机构,它并没有宣布公共卫生事件的权力,在这点上我相信在后疫情时代我们要反思和总结,加强CDC的决策功能,包括我们在经费、在权力上,包括在疾病的预防、慢病管理上怎么来加强我们的疾病预防和CDC的功能。

 

第二个我们看到的趋势就是分级诊疗,医疗资源的下沉,强化基层的医疗。这点也是在疫情当中存在着非常深刻的沉痛的经验教训。从2009年开始的新一轮医改我们政府一直在强调强基层,也投了很多钱在基层当中在基层医院买好的设备,但是我们从很多数据中发现,我们国家的倒金字塔的医疗服务体系没有有效的改进,我们的三级医疗吸收的病人体量越来越大,三级医疗仍然占据了医疗市场接近一半的市场份额,我们看到在武汉湖北早期的疫情爆发,在我们国家大量的病人没有经过基层医疗,直接涌向了三级医疗,造成了武汉三级医院的医疗资源的挤兑和病人的交叉感染,使轻的有症状或者是普通肺炎病人在大医院当中感染病毒,世界上目前接近两百个国家当中爆发了疫情之后甚至在美国都没有出现这种武汉的医疗资源的挤兑状况,这个就证明我们的基层医疗第一道防线是失控的。新加坡政府指定了八百个私人医生诊所作为检测病人的第一道防线,病人是不能自己直接去三级医院,这个教训在我们国家在疫情之后怎么来进一步推动医疗资源的下沉,强化基层医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验教训。三级医疗资源的倒金字塔在十年当中没有改进,2009年以来,三级医院门诊的增长,住院人数增长速度都超过了二级医院,超过了一级医院,也超过我们国家目前还有40%的没有定级的医院,这个医院服务体系的倒金字塔状况对于非疫情时代病人的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解决不利,疫情的防控也带来不利的影响。

 

第三点,线上和线下的结合。在疫情当中由于线下医院很多不收治病人以后,倒逼了病人寻找线上互联网医疗,线上的咨询,线上的问诊,同时也促进了线上售药的发展,当然我们国家目前线上处方药还没有完全的开放,所以我们希望在后疫情时代我们能够进一步加强互联网的医疗、互联网的开药包括互联网的医保打通三医在线下打通,当然我们说在疫情目前的状况下,很多地方在推动互联网医院的建设,线上的轻型医疗、咨询、会诊、慢病的管理和影像病咨询,这些在后疫情时代都会有持续的发展机会。

 

还有一个趋势就是院内和院外结合,把有一些治疗,有一些服务,有一些模式从院内向院外走,疫情当中很多院内开始了不接受病人,我们觉得这也会成为一个趋势,接下来我们国家医保局在推的住院按病种付费的话也会造成医院内部的服务包括有一些门诊、日间手术、会诊、康复、家庭病床,有一些服务是不需要在院内做的,可以通过院外的更加轻型的模式包括第三方的服务检验、影像、透析、病理包括一些药店、消毒,院外轻医疗模式会成为发展趋势。

 

第五点,诊断的重要性。诊断在新冠疫情当中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特别是和新冠病毒检测有关的企业在疫情当中发展的非常快,我们相信在后疫情时代这些试剂和检测设备包括快速的检测、家庭的检测会有一个非常好的发展机会,包括检测结果的咨询也是一个好的发展机会。我们的药品和医疗器械行业也都会有非常好的发展机会。

 

第六点,中医的发展机会。在疫情当中,我们除了ICU特别重症的病人之外,大多数的病人都接受了中医药的治疗,对于缓解病人的症状能够及时康复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觉得后疫情时代围绕传染病的中医中药的发展,包括对于中医人才培养和中医人才的市场准入的开放,对于中医诊所的市场准入的开放,甚至对于民间独门绝技的发展空间我们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发展机会。

 

第七点,软件和硬件的结合。软件更加体现为对于医疗人员、医护人员的重视。实际上在疫情之前我们的医疗人员,教育背景好的医疗人员数量短缺,在疫情当中,我们四万多的医护人员支援湖北支援武汉,但是如果中国有第二个地方出现武汉的情况,中国的医护人员就会非常的短缺,但是我们看到了我们对于医护人员在新冠疫情当中白衣天使,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我们看到了医患冲突、伤医的事件又开始出现,对于医疗人员的重视、他们的阳光收入的增加,在我们国家还是短板,还有一个软的地方就是信息系统建设,我们国家三万多个医生当中,本科以上教育背景的医生超过了一半,只有55%,我们还有上百万的医生具有大专、中专、高中甚至高中以下的教育背景,之前文革的时候称为赤脚医生,但是在改革开放四十年,在我们的经济、教育有了飞速发展的今天,我们在一个最需要高端人才的领域当中保留了上百万的赤脚医生的队伍,这是制约我们大健康领域发展的一个严重的短板,在座的我们是做药的、卖药的,我们投资这个药,最后我们大量的药品并不是消费品,我们离开了医生最后不能够有效的为病人为老百姓提供健康的服务,所以我们行业的发展接下来人才的短缺是严重的短板。

 

第八个趋势,民办医疗与医疗的结合。警惕我们对于疫情的反思,我们不要做逆向的反思,我们在疫情当中,医护人员冲向了疫情地区,逆向前行,但是对于疫情的总结反思我们要警惕逆向的反思,就是说有相当一些人,政府官员甚至学者、老百姓觉得疫情最后还是靠公立医疗,靠大型的三甲医院把疫情的火扑灭了,所以疫情之后就要大力的发展这些三级医院、公立医疗,有人觉得民办医疗没有起什么作用,但是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基层的医疗没有发挥作用就是因为我们的体制、我们的政策上目前还有很多的约束和限制,使得我们的民办医疗、基层医疗没有机会发挥他们更强的作用,但是我们不能反过来说民办医疗基层不重要,我们应该统筹的把民办医疗和公立医疗都纳入统筹考虑。

目前来看,三万多家医院当中民营医疗已经占了接近2/3,这是讲的医疗的数目,但是我们不要被医院的数目数据所迷惑,我们看医院的床位比重,我们的门诊比重,住院的比重,公立医疗仍然占据了接近于80%左右的市场份额,公立医疗牢牢地垄断了医疗服务行业,这个情况并没有随着民营医院的数量增长而发生明显的改变,所以这个我们是需要反思的。

 

第九点,消费医疗与严肃医疗的结合。所谓的消费医疗,老百姓的健康意识增加的话在疫情当中我们发现了,个人和家庭所用的大健康的用品包括清洁消毒的防护用品,包括营养和保健品,维生素在疫情当中有一段时间也是告急的,包括消费性的医疗、健康的管理、健康的咨询、心理的咨询,这些都在后疫情时代都会有一个非常大的需求和发展的机会。

 

最后一点,平战结合。战略物资储备在疫情当中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暴露出了一个严重的短板,就是我们没有储备简单的口罩、防护服包括一些检测用品、药品,在我们国家缺乏战略储备,我举一个例子,上海两千多万人口的超级城市,疫情刚爆发的时候,上海去检查有多少口罩的库存,只有三十万只,上海的医护人员接近于三十万个,也就是说当时的库存口罩只够上海的医护人员用一次,但是上海发现香港政府在上海的口罩的储备有五千万只储备在上海,你就可以看到一个政府对于平战结合的意识,我们相信在后疫情时代我们政府在每个省都会建立这种战略物资储备的仓库,所以对于药品器械政府都会纳入一定的储备,所以这点也是后疫情时代的一个发展机会。

 

我们目前的卫生费用占GDP的比重接近于7%,但是这个比重会很快有提高,总的来看,后疫情时代我们总结,政府和老百姓对于健康行业的重视提高,我们行业得到了加速发展的机会,但是我们这个行业要更加重视创新,表现为一种去中心化的趋势,不是聚焦在三级医院当中,我们现在的互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都会有利于推动颠覆式的创新和搅局式的创新,我们国家医改的方向和目标政策也是希望提高医疗健康的可及性、可负担性和性价比,所以我们的技术、我们的政策、我们的疫情的发展趋势都是吻合的,都是希望推动我们这个行业继续提高价值、性价比的创新。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