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跨国药企巨头再陷“回扣门”!支付7.29亿美金和解金后这样做

浏览量
【摘要】:
不过,尽管跨国药企以和解金与SEC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例屡见不鲜,但SEC控诉企业所依据的《反海外腐败法》(FCPA)也饱受争议。从数起“和解金”事件中可以看出SEC与企业达成和解的门槛并不“低廉”,常超过企业获得非法利润的数倍,因而不少人指责美国相关支付机构借机谋取巨额和解金。在此前的一项统计中显示,2009年到2011年间,美国财政部因FCPA“进账”超过30亿美元。

刚刚因违反《反海外贿赂法》向美当局支付超过3亿美元和解金仅一周时间,近日诺华又因在美国境内给医生和患者提供非法回扣向美国司法部支付7.29亿美元和解金。2000以来,因为各类“回扣门”事件而陷入漫长的诉讼以及巨额的和解金之中的跨国药企屡见不鲜。

 

美国司法部官网7月1日发布通告,诺华制药(Novartis)同意支付超过7.29亿美元,就联邦检察官对其的指控达成和解。该指控认为诺华制药涉嫌向医生和患者支付非法回扣以提高药品销售额,是涉嫌违反美国《虚假陈述法》的民事指控。

 

公开资料显示,联邦检察官对诺华制药的调查共涉及2项指控,而且这2项指控已持续长达7年。

 

图片来源:美国司法部官方网站

 

01 、一边“瞄准”医生,一边“瞄准”患者

 

在第一项指控中,诺华制药被认为涉嫌通过高额“演讲费”和餐饮费的方式诱使医生频繁开出Lotrel、Valturna、Starlix等诺华制药的心血管和糖尿病药物。

这源于诺华内部一项名为“Speaker Program”(讲者计划)的项目。根据此前美国司法部的解释,这一项目从2002年至2011年期间,10年左右的时间共覆盖了3.8万余位医生,总计花费6500万美元,其中一些宣讲会议甚至被举办在几乎不可能做宣导的场所。

 

对于该指控,诺华制药将向美国政府支付5.914亿美元达成和解,被没收3840万美元,以及额外支付4820万美元来解决州医疗补助的索赔。

 

而为医生提供高额回扣并不是诺华制药唯一的“销售手段”,诺华制药还将销售瞄准在患者一方。

 

联邦检察官对于诺华制药的第二项指控是,2010年至2014年之间,诺华制药涉嫌通过慈善机构的“隐匿渠道”为使用医疗保险的患者提供共同支付额,涉及药品包括多发性硬化症药物Gilenya和癌症药物Afinitor

对此,诺华制药将支付5125万美元的和解金。

 

 

02、 已因海外行贿支付和解金

 

这不是2020年以来诺华制药首次面临“行贿”医生的质控,就在不久前,美国司法部6月25日发布通告,诺华制药与美国司法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达成和解并支付和解金。其中,向美国司法部支付2.34亿美元,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支付1.13亿美元,和解后,这两个部门将结束对诺华在希腊、越南、韩国和中国的反海外腐败调查。

 

 

美国司法部对诺华制药在希腊与越南的调查与诺华制药前子公司爱尔康不无关系。根据美国司法部发布的消息,诺华制药及其子公司爱尔康在2012年至2015年期间向医生提供“不正当利益”,以促进其眼科药物Lucentis的销售,并伪造了账簿和记录来掩盖该行为,这样的行贿涉及多家希腊公立医院和诊所的雇员。

 

而在越南亦是如此,爱尔康被指控在2011年至2014年间,通过第三方分销商向越南公立医院及诊所的雇员“秘密汇款”,以使其在手术中使用诺华制药的白内障人工晶体。

 

不仅是对医生和患者提供非法回扣,诺华还曾被指控向希腊政客、政府官员提供将近5000万欧元的回扣用以换取药品定价权。2018年初,希腊政府成立特别委员会,调查诺华在希腊的行贿案,涉及10名政府高官,甚至包括希腊前总理马拉斯、前外交部长韦尼泽洛斯、前卫生部长洛韦尔多斯以及前财政部长斯图纳拉斯。

 

据希腊检方数据,诺华在希腊的“行贿案”给国家造成了总额约为230亿欧元的损失,同时,由于希腊是欧盟国家的药价参考国,该案件影响甚至波及了整个欧盟国家。

 

2020年以来诺华因违反《虚假陈述法》和《反海外腐败法》(FCPA)已经付出了超过10亿美元的代价,近年来,诸如诺华这种行为的案件不在少数,而且违反《反海外腐败法》(FCPA)的案件尤为突出。

 

 

03 、多家跨国药企倒在《反海外贿赂法》前

 

针对近日因违反《反海外贿赂法》和《虚假陈述法》的指控,诺华制药应美国司法部要求签订了为期5年的公司诚信协议,包括将削减未来的演讲费支出。诺华制药将这称之为“数字化形式转型”,该转型包括严格限制学术推广费用和医疗保健提供者的数量,并禁止将餐厅作为活动场地。

 

事实上,不仅仅是诺华,近年来仅仅因为违反《反海外贿赂法》而被判罚巨额和解金的跨国药企,就已经屡见不鲜。诺华违反FCPA支付了总计3.47亿美元的和解金,但这不是10年来最贵的一桩。

 

2016年12月,Teva曾与美国当局签署了一项和解金高达5.19亿美元的和解协议。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Teva向俄罗斯、乌克兰和墨西哥的政府官员行贿,以增加市场份额,获得监管和处方批准,从而获得超过2.14亿美元的非法利润。除了5.19亿美元的和解金外,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对Teva施行至少三年的重点监控。

 

无独有偶,诸如辉瑞、礼来、BMS、AZ以及GSK等大型跨国药企也曾因违反FCPA向美国当局支付和解金。

 

辉瑞曾在2012年8月被SEC指控在1997年到2006年间向保加利亚、克罗地亚、俄罗斯以及中国等国家政府官员和医生行贿超过200万美元,其中,辉瑞还在中国独创了“积分计划”,即医生根据开处方量得到积分,积分可以换取财物等。该指控后,辉瑞与SEC以6000万美元的和解金达成和解。

 

同样涉及在华行贿的还有礼来和BMS,这两家公司分别在2012年和2015年被SEC指控在华行贿,并分别以2940万美元和1400万美元的和解金与SEC达成和解协议。

 

不过,尽管跨国药企以和解金与SEC达成和解协议的案例屡见不鲜,但SEC控诉企业所依据的《反海外腐败法》(FCPA)也饱受争议。从数起“和解金”事件中可以看出SEC与企业达成和解的门槛并不“低廉”,常超过企业获得非法利润的数倍,因而不少人指责美国相关支付机构借机谋取巨额和解金。在此前的一项统计中显示,2009年到2011年间,美国财政部因FCPA“进账”超过30亿美元。

 

作者 | 任晓桐

来源 | E药经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