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从2010到2020:药品招标这十年

浏览量
【摘要】:
从2010至2020,争议十年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一直在转型:向“明确采购数量”转型,向“量价挂钩”转型,向“带量采购”,向“招采合一”转型,从以往“审批确定药品进入公立医疗机构的价格”向“审批药品进入价格市场竞争的资质”转型,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没有石头可摸但河不得不过”的无奈转型。

 

十年饮冰,难凉热血。

 

不经意间打开沉睡的移动硬盘,无意看到了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规范(卫规财发〔2010〕64号)(业内统称64号文)。

规范提到,2001年11月,国务院6部门印发了《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工作规范(试行)》(卫规财发〔2001〕308号)(以下简称《工作规范》)。

 

10年来,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取得了明显进展。按照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要求,为进一步规范药品集中采购工作,我们对《工作规范》进行了修订,形成了《医疗机构药品集中采购工作规范》。现印发你们,请遵照执行。

时间落款:2010年7月7日

 

 

七月七日晴,忽然下起了大雪。不敢睁开眼,希望是我的幻觉!

 

可能像一曲小桥流水,可能像一段城南旧事,可能像张曼玉《花样年华》的24套旗袍,或者,就是卡朋特乐队的昨日重现:When I was young,I'd listen to the radio。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When they played I'd sing along!

 

 

 

十年前,药品网上竞价、议价、直接挂网结合的招标模式趋于稳定。直接挂网的品种将不限于低价和临床紧缺药品,更多价格趋近合理的药品将直接挂网或限价挂网。

 

十年前,“单独定价”政策很快面临调整,很多企业呼吁提前布局产品线。

 

十年前,国内制药企业普遍缺乏实质性创新能力,而新医改方案对扶持药企自主创新能力大力扶持。

 

同样,十年前,有条件的企业,如果高调推进研发实力提升,进入政府扶持名单,即便短期难以得出实质性研发成果,也能得到资金、政策扶持,以及政府关系的提升。

 

 

“过去的一切都是被未来注定的”,这是古巴比伦王国碎石碑上的又一则谒语,这有点哲学意味。

 

 

十年后,56后文、64号文连同2015年的7号文与70号文已经恍然如梦,恍如隔世。过去要求的“明确采购数量”变成了现在的“带量、带预算采购”,将过去强调的“药占比”变换为现在的的“药品采购预算支出占比”,过去的“禁止二次议价”变成了“医院不得自行组织议价”。笔者想说,药品集中招标在那一天被变成带量采购的时刻,就如同是一个天意。

 

过去近十年的药品集中采购十分奇怪,它看似得不到足够的重视,但又同时是亿万民众关注的社会焦点,每一个动作都会成为目光聚焦所在。

 

它一只脚已跳到市场的大海里,另一只脚还在行政的岸上。它是医药行业的一个缩影,是“市场+行政”双重管制下的尴尬。

 

从2010至2020,争议十年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一直在转型:向“明确采购数量”转型,向“量价挂钩”转型,向“带量采购”,向“招采合一”转型,从以往“审批确定药品进入公立医疗机构的价格”向“审批药品进入价格市场竞争的资质”转型,从“摸着石头过河”到“没有石头可摸但河不得不过”的无奈转型。

 

但现实是,药价虚高与虚低,并不是一个招标采购就能决定,但没有这个招标采购又万万不行。

揣测,这才有了后面的以药品集中采购为突破口的一系列配套文件。

 

十年前,安徽双信封招标采购流行于坊间;十年后,三批两轮国家带量采购已经将药价摁在地上摩擦。

 

十年前,单独定价身居高位,曲高和寡,十年后,原研纡尊降贵,和过评产品互拼撕杀。

 

曲终人散,药品带量采购,已然昨是今非。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文丨曼联前锋

 

来源 | 新浪医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