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疫苗皇帝”的天价分手费 谁来买单?

浏览量
【摘要】:
5月29日晚,创业板上市公司康泰生物(300601)发布股权变动报告,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控股股东、实控人杜伟民拟将个人持有的康泰生物3.447亿股股份中,1.61亿股分割过户至前妻袁莉萍,占上市公司股份的23.99%,堪称A股史上最贵的“分手费”。

然而对于资本市场,这样的举动很难被投资者理解为真爱,反而会被视为红色警报,“股价虚高”、“变相减持”,不安的情绪开始浮出水面。

“离婚冷静期30天”的热度尚未过去,一桩A股天价离婚让投资者们不再“冷静”。

 

5月29日晚,创业板上市公司康泰生物(300601)发布股权变动报告,因解除婚姻关系并进行财产分割。控股股东、实控人杜伟民拟将个人持有的康泰生物3.447亿股股份中,1.61亿股分割过户至前妻袁莉萍,占上市公司股份的23.99%

 

5月29日收盘时,康泰生物的股价为146元每股,这意味着杜伟民要给前妻划走235.54亿元,堪称A股史上最贵的“分手费”。

从财产分割比例来看,杜伟民被分走了几乎一半股票。

 

 

然而对于资本市场,这样的举动很难被投资者理解为真爱,反而会被视为红色警报,“股价虚高”、“变相减持”,不安的情绪开始浮出水面。

 

 

撑起天价离婚的高股价

 

根据官网资料,康泰生物成立于1992年9月,总部位于深圳,2017年2月7日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康泰生物以疫苗起家,该公司主要产品包括重组乙型肝炎疫苗(酿酒酵母)、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麻疹风疹联合减毒活疫苗、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等

 

众多产品中,康泰生物又以乙肝疫苗最为知名,早在1995年就获得5μg/0.5ml/支规格乙肝疫苗的卫生部试生产批准文号,并研制出10μg/1.0ml/支规格乙肝疫苗、国内首家三年有效期乙肝疫苗、成人用20μg/1.0ml/支规格乙肝疫苗等,目前已累计生产、销售10亿多剂。

 

疫苗等生物制品为康泰生物贡献了99.95%的盈收,据2019年年报,康泰生物实现营收19.43亿元、净利润5.75亿元。

 

上市以来,康泰生物的股价就一直高歌猛进。

 

上市伊始,康泰生物上市发行价为3.29元/股,首日开盘价仅为4.35元,而2020年5月29日收盘时股价已经146元,以开盘价为计算参照,短短3年多,康泰生物股价涨幅高达57倍市值更是从17亿元飙升至如今的982亿元

 

在2020年初新冠疫情的时间点,生物疫苗板块获得了巨大的整体涨幅。虽然康泰生物的产品跟新冠疫苗没有任何联系,但它的表现尤其突出,从年初的86.88元/股涨到了146元/股,涨幅高达68%。

 

这笔A股史上最贵的“分手费”,就源于康泰生物高不可攀的股价。

 

而在此时,处于高位的康泰生物突然传来控股股东离婚的消息,让人不可避免地产生联想。这起离婚财产分割,像极了当事人早有预谋,意图高位减持、套现离场。

 

 

天价分手费引发的担忧

 

根据2017年康泰生物上市时股东的承诺,控股股东杜伟民手中的股份可上市交易的日期是2020年2月7日。

而根据《公司法》第142条规定,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任职期间,每年转让股份数额不得超过其持股数的25%。也就是说,2020年虽然解禁期已经过了,但杜伟民手中无限售条件的股份,只能占其持有总股份的25%。要想全部减持完,只能离职退休。

 

而《公司法》和证监会也对离职套现做出了约束,如规定离职后6个月内不得减持、减持前需预先披露等。

 

但有一种行为法律可管不着,那就是离婚。

 

杜伟民的前妻袁莉萍在康泰生物中不担任任何职务,她和杜伟民离婚后,分到的1.61亿股只需按一般大股东的减持规定即可,在满足一定条件情况下可以迈过25%这一道坎,全部抛售。

 

袁莉萍自己也在公告中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增加或减少其在上市公司中拥有权益的股份的可能。

巧合的是,康泰生物股权激励股份也到了解禁上市流通的日子。就在离婚消息传出当天,康泰生物公告,此前实施的股权激励股份共97.44万股将可以在6月2日上市流通。

 

高股价、解禁到期、离婚,天价分手费,种种事件交织在一起,很难让投资者理解为“因为爱情”。

 

资本市场的担忧在今天就表现了出来,6月1日,康泰生物低开低走,开盘价143.9元/股,收盘价140.78元/股。不少投资者在各类论坛议论纷纷,这是杜伟民开启“收割”的预兆。

 

 

“疫苗皇帝”是怎样练成的

 

说到收割,杜伟民的过往堪称戏剧般的精彩。

2018年,长生生物疫苗事件爆发后,杜伟民的过往逐渐被挖掘出。

杜伟民曾是长生生物的销售经理与股东,2003年前后开始入股江苏延申,2009年初延申被曝出“假劣狂犬疫苗”事件,在出事的前一年,杜伟民将延申股权转让给了先声药业,没有受到牵连。

 

随后杜伟民就参与了康泰生物的私有化改制,成功将国有的康泰生物纳入自己名下。2008年9月,还是国企的康泰生物宣布业务转型,接盘的正是杜伟民控制的深圳瑞源达公司。随后,上海医药、湘投高科等地方国资也陆续从康泰生物退出。康泰生物完成了私有化改造。

 

 

吃下的康泰生物,注入当时尚无任何产品上市的民海生物100%股权。

 

早年间,原国家食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处长和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就曾被判定在2010年至2014年间利用职务之便,接受过民海生物法定代表人杜某的请托。

从2009年8月至今,杜伟民一直担任着民海生物的法定代表人。所谓的“杜某”,不得不让人联系起杜伟民。

 

2017年,康泰生物登陆创业板。子公司民海生物已经羽翼丰满,拥有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麻疹风疹联合减毒活疫苗、麻疹风疹联合减毒活疫苗、无细胞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联合疫苗、23价肺炎球菌多糖疫苗等多个品种。

 

金蝉脱壳就此完成。

 

康泰生物的业绩也在持续增长,杜伟民的个人身价也水涨船高。2017年-2019年,其实现营业总收入从11.61亿元上涨至和19.43亿,归母净利润从2.15亿元上涨至5.75亿元,公司增幅连续6年保持在31%以上的高速增长。

 

2019年10月,胡润百富榜上杜伟民以245亿人民币财富获得130名,2020年2月,杜伟民又以330亿元人民币财富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第524位。

 

235亿的分手费,或许是夫妻俩是离婚财产分割,但对于投资者而言,敏感的时间点加上杜伟民的争议往事,这235亿或许由他们买单。

 

 

 

来源:新浪医药新闻

作者:刘思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