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从中美贸易摩擦和中兴芯片挫折思考制药企业的战略选择和行动力

浏览量
【摘要】:
中国医药企业必须从本次中美贸易摩擦和中兴芯片挫折这两件事中汲取教训和营养,做好自己的事。

最近一个月来,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中国通信龙头企业中兴通讯核心外购部件芯片供应商被禁止向中兴通讯供应,这两件事在国内引起不小的波澜,舆论也给予集中关注。这不仅仅是因为会影响中国利益,几十年后回首今天,这两件事可能具有里程碑性质,会加速中国经济转型和升级。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对医药产业的影响,笔者在另一篇文章《医药外贸需要明画深图、标本兼治》中已有阐述,就当下和可以预见的一段时间,影响不大。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中国出口美国药品总额仅仅12亿美金,仅占中国全年医药外贸1166.76亿美元的1%略多一点,而且半数以上是原料药,进一步说是环保成本较高而产品附加值不高美国本土转移出来的产业。即使在美国刚刚启动的对我国的301调查,在征税清单中,也仅涵盖了数十类药品和医疗器械类产品,包括胰岛素、肾上腺素、青霉素或链霉素药物、醌类药物、诊断试剂盒、核磁共振设备等。至于中兴通讯的芯片挫折,对医药产业的发展就更是间接一些。但是如果仅仅从表层去认识和判断对医药产业的影响是不够的。

 

中国医药产业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是一副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从封闭到开放,从仿制到创新,从缺医少药到供过于求,医药人有理由对这段历史的进步感到骄傲。但是,中国制药企业这四十年最为缺少的是大风大浪的锻炼和考验。这四十年虽然有苏联垮台和东欧剧变,有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有中东乱局特别是伊拉克战争,但没有对中国医药企业产生实质性、长期性、根本性影响,相反,中国药企有足够大的国内市场和近14亿人口,有和平的国际和国内环境,创新能力在不断增强。

 

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制药企业有理由从中美本次贸易摩擦和中兴芯片挫折中引起警觉并完善发展战略和行动力。

 

第一,中国制药企业国际化之路怎么走?国际化是中国药企的必由之路,虽然国内市场很大。只有利用全球市场才可以支撑庞大的研发费用和分摊前期投入的成本,这是几乎所有药品“重磅炸弹”都在走的道路。

 

但是必须考虑到未来国际化过程中的经济因素、政治因素和技术因素甚至社会因素并有充分的准备和对策。包括不同信仰和社会制度产生的不确定性;多边贸易体制和区域贸易体制两个机会;国家之间竞争带来政策上的不确定性;尽可能多边多元化以减少个别国家和区域政策带来的风险。在中国整体崛起和曾经的发达国家相对落伍的进程中向类似中美贸易摩擦和中兴芯片挫折的事情有可能发生在医药产业,有可能频繁发生,必须有足够的准备。

 

从医的角度看,要重点发展患者需要而内资药企还没有能力开发的新药,普通医保、大病医保甚至商业保险都要允许创新药尽快进入,这既是中国药企发展的需要,也事关中国健康战略的成败。既要参与全球产业分工,做自己擅长的产业,也要考虑到百姓医药可获得性,实现国际化和自主创新之间的再平衡。不能出现一旦有国家之间政治、经济和军事纷争影响关键药品获得的情况。

 

第二,学与创是什么样的关系?向发达国家药企学习、向世界学习是中国制药企业能够在不到四十年时间就走完发达国家上百年道路的法宝,今后还会学。但是自主创新是中国医药产业在未来竞争和全球化布局中占有一席之地的利剑,积极创造条件推动医药新产品、新技术、新科学创新,不仅在应用技术方面而且要在原创技术和科学层面进行,尽管成本会增加也要进行,从一个战略时期角度看,自主创新与改进学习的结合才是价值最大化,成本最小化的道路。同时要注意知识产权,不能再走过去“小聪明”的老路,不能在什么方面都降低成本。

 

第三,重新审视合规。在中国医药企业中,央企和上市公司都在执行统一由财政部颁发的《企业内部控制规范》,而非上市药企和非中央管理药企在内部规范性建设方面则参差不齐。

 

这里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执行统一《企业内部控制规范》的央企和上市公司缺乏细化和根据具体药企情况量身定做既能确保经营规范又有效率的规范体系;二是非央企和上市公司将内部控制规范当作可有可无的摆设,某家企业出事了,自己就抓一下,过一段时间又松懈了,等到自己出事了,就没有改正机会或即使有改正机会也是付出惨痛代价。三是将合规当作术的层面去执行,实际上合规应该成为药企发展特别是国际化的核心价值之一,企业越国际化合规就越是重要,企业发展得越大越快合规就越重要。

 

在合规方面,细节非常重要,内部一致性非常重要。一些药企合规文件不少,也曾落实下去,责任状也签署了,但是个别业务单元,个别部门,个别员工还是存在侥幸心理,但是一旦出问题影响的是整个企业。

 

第四,重新审视战略。在更大的视野层面看中国药企过去的发展战略,实际上可以执行的不多,究其原因,“假”战略多,不是糊弄投资者就是糊弄自己,在国际国内市场如狼似虎的今天和未来,一定要把战略这个圈画圆,适时把握战略。

 

第五,弘扬契约精神,坚守诚信,不算小聪明。既使是在可能造成损失的情况下也坚守这个底线。这是中国药企被世界接受并融入全球医药产业的必由之路。诚信本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核心的内涵,但是在前四十年价值观激荡期间弱化了。而契约精神是在全球都通行的核心价值观之一,必须遵守。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中国医药企业必须从本次中美贸易摩擦和中兴芯片挫折这两件事中汲取教训和营养,做好自己的事。

 

作者简介

杜臣,北京时代方略首席咨询顾问,资深职业经理人,CEO教练,历任跨国药企董事、央企控股药企董事总经理、上市药企高管、民营药企总经理,具有三十六年医药工业企业工作经历,二十四年药企高管历练、十二年药企董事总经理经营和管理经验。在药企战略变革、转型、扭亏为盈、人才培养方面多有建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