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挂网价格治理,多地联动加速!多款心血管、肿瘤大品种拟被暂停交易


医药经济报 

  在集中带量采购常态化、药品挂网价格治理等政策“组合拳”下,医药价格“全国一盘棋”,挂网价格全面治理正在提速。
 
  9月6日,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在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发布通知称,根据《关于全面实施药品挂网公开议价采购的通知》(沪药事〔2018〕51号)等文件相关规定,暂停吉林敖东洮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心脑舒通胶囊(规格:15mg)采购资格一年。该通知自2023年9月7日起正式执行。
 
  业内分析认为,按照《关于全面实施药品挂网公开议价采购的通知》,上海市自2021年以来已经暂停采购了多个厂家的药品。该通知《全面实施药品挂网公开议价采购操作办法》明确:“生产企业应如实向市药事所申报药品基础信息及十五省市采购价格信息。如采购价格信息存在错报、漏报的,经核实将暂停该药品采购资格一年;同企业一年内累计发生 3 次(含)以上的,将暂停该生产企业所有全面挂网公开议价范围内药品采购资格一年。”
 
  无独有偶,就在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挂出前述通知的前一天,陕西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在药械集中采购平台发布《关于拟取消部分药品挂网资格的公示》,其中有1234个拟取消挂网资格产品被“点名”,其中不乏贝伐珠单抗、非洛地平、丹参片等心血管、肿瘤领域大品种。
 
  近年来,在国家医保局的指导下,药品挂网价格治理已经与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并行,成为健全新时代医药价格形成机制的重要抓手。除了上海全面实施药品挂网公开议价采购、设置“红黄绿线”提醒机制以外,陕西、四川、新疆等地还通过省际招标价格联动、强制执行全国最低价等方式,加强对药品、医用耗材的价格治理,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的医药采购市场。
 
  1、近十款药物先后被暂停采购 关注“十五省市采购价”红线
 
  在实施挂网公开议价采购前,除带量采购、医保谈判等少量药品外,上海大部分药品都是通过招标产生中标价,医疗机构再通过“阳光平台”发生实际采购。这种做法存在着“只招不采”的固有弊端,无法反映真实的市场供求关系,不仅造成中标药品数量远大于医院实际采购需求,还使得药品进入医院仍需公关,价格虚高的部分药品还容易产生回扣等问题。
 
  为进一步探索以市场为导向的药品采购新机制,自2018年9月起,上海开始对药品全面实施挂网公开议价采购,不过不包括实行政府定价的麻 醉 药品、第一类精神药品,以及国家定点生产药品、国家谈判药品及其仿制药、带量采购中标药品、纳入医保支付并实行个人定额自负的药品。范围内的药品按照“品种分类挂网,价格议定成交”方法,由定点医疗机构与药品生产企业直接议价成交。
 
  在医疗机构与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议价过程中,上海市医药采购服务与监管信息系统将以“推送信息,绿线参考,黄线提醒,红线拦截”方式实施询价议价。“十五省市采购价”正是上海设置绿线和红线的重要依据,指同企业同品种在北京、天津、江苏、浙江、广东、重庆、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河北、辽宁、湖北、湖南省级药品采购平台上正在执行的采购价。
 
  根据《关于全面实施药品挂网公开议价采购的通知》附件中的“全面实施药品挂网公开议价采购操作办法”,上海要求生产企业应如实向市药事所申报药品基础信息及十五省市采购价格信息。
 
  “十五省市采购价”是该“阳光平台”向医疗机构推送的议价参考信息之一,也是上海医保部门推动完善药品价格发现机制的主要依据。正因如此,对于此次心脑舒通胶囊被暂停采购资格,也被市场解读为可能与企业错报、漏报这一品种在十五省市采购价格信息所致。
 
  心脑舒通胶囊是吉林敖东药业集团(下称“吉林敖东”)全资子公司吉林敖东洮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独家品种,具有活血化瘀,舒利血脉的功效,可用于胸痹心痛,中风恢复期的半身不遂、语言障碍和动脉硬化等心脑血管缺血性疾患,以及各种血液高粘症。
 
  凭借着安神补脑液、小儿柴桂退热口服液、血府逐瘀口服液等核心大品种的出色市场表现,吉林敖东奠定了自身在中药板块的发展优势。2022年,吉林敖东的中药板块实现营业收入16.92亿元,占收入比重为59.01%。今年上半年,吉林敖东中药营业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20.47%,达到9.48亿元。心脑血管疾病用药常年稳居院内中成药治疗大类首位,这也是吉林敖东深耕的治疗领域之一。
 
  
 
  根据中泰证券研报,在心脑血管领域,吉林敖东除了打造以血府逐瘀口服液为核心的大品种群外,脑心舒口服液、心脑舒通胶囊、利脑心胶囊等均为销售过千万的品种。值得注意的是,吉林敖东今年上半年部分品种销量实现新突破,尤其是脑心舒口服液,上半年同比增速达到367.88%。尽管财报未提及心脑舒通胶囊的具体销售数据,但在吉林敖东资源共享、协同增效策略下,包括该品种在内的重点培育品种市场增长劲头正足,此次被上海暂定采购资格势必将产生一定影响。
 
  除了这次吉林敖东的心脑舒通胶囊外,河南辅仁怀庆堂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注射用阿奇霉素、台湾泛生制药厂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注射用头孢曲松钠、遂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盐酸雷尼替丁注射液、济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生产的小儿豉翘清热颗粒、广东新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硫酸罗通定注射液、新乡华青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诺氟沙星滴眼液、广东世信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气滞胃痛胶囊、西藏诺迪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诺迪康胶囊等近十款药物先后被上海暂停采购资格1年。
 
  
 
  市场观点分析指出,上海这一创新做法在遏制药品盲目挂网的问题上取得了良好的政策成效,不但挂网药品数量明显下降,而且药品价格稳中有降。自2020年7月起,针对挂网公开议价采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上海医保部门还从实际出发,采取将议价超黄线的药品纳入重点监管范围、每月公布议价超黄线品种最多的医疗机构排名以及议价涨幅最高品种排名、约谈医疗机构等措施,进一步加强对药品挂网公开议价采购的监管。
 
  2挂网价格迎来专项治理 “多地价格联动”加速落地
 
  事实上,药品挂网价格治理正在成为药品集中带量采购的有力补充。
 
  在国家医保局于今年2月发布的《关于做好2023年医药集中采购和价格管理工作的通知》中,加强挂网药品价格管理是其中的重要方面。国家医保局要求,各省要对价格异常上涨、价格总体偏高或明显高于全国低价的情形,及时开展函询约谈提醒,纠治不当价格行为。
 
  在国家医保局的指挥棒下,各省今年以来都在加强对挂网药品的价格管理。就在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挂出前述通知的前一天,陕西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在药械集中采购平台发布《关于拟取消部分药品挂网资格的公示》,其中有1234个拟取消挂网资格产品被“点名”。
 
  据悉,陕西近期组织开展了全国省级平台药品挂网价格的比对工作,经与河北、四川、福建三省平台进行价格比对,拟对未按要求联动外省最低挂网价的产品,取消挂网资格,一年内不再受理该产品的挂网申请。
 
  
 
  经过梳理,陕西这次拟取消挂网资格产品多达1234个,除了临床常见的化学药和中成药外,其中还不乏多款重磅生物药。例如,分别由百济神州/百奥泰、复宏汉霖、博安生物开发的贝伐珠单抗在陕西的挂网价都高于各自在四川、福建以及河北的最低挂网价;而嘉和生物的注射用英夫利西单抗在陕西的挂网价同样高于在福建的最低挂网价。
 
  不过,这些产品仍有机会留在陕西的药品挂网目录中。陕西方面明确表示,这次公示期为9月6日至9月12日,期间接受企业现场实名书面申诉,逾期不再受理。
 
  此次数量庞大的多款重磅产品被山西“点名”,实际上是陕西在今年7月发布的《关于药品和医用耗材挂网价格专项治理的通知》中提出加强对阳光挂网产品动态调整的管理的结果。按照部署,在每月第一个工作日,陕西会开展挂网价格全国最低价比对工作,对未按要求在1个月内联动全国最低价的产品,一经核实取消挂网资格,一年内不得在该省申请挂网。
 
  除了上海、陕西以外,今年以来,河北、江苏、湖南、河南、海南、内蒙古等省份(区)均加强对药品挂网价格的日常监测和动态管理。
 
  今年9月,江苏省医疗保障局药品医用耗材阳光采购服务网发布《2023年7月药品预警情况》,被标记为“红三星”预警等级的药品为30个,涉及14家药企。其中,武汉久安药业的产品多达15个,包括利福平片、注射用氨苄西林钠、呋喃唑酮片等。根据江苏省医保局在2021年印发的《关于深入推进药品阳光采购的实施意见》,江苏对新增挂网药品,实行价格预警管理。“红三星”预警等级意味着该产品价格高于阳光采购制度实施时已挂网同品种最高价10倍(含)及以上的,要求暂停该产品交易资格,医疗机构原则上不得采购。
 
  今年7月,湖南省医疗保障局发布《关于开展2023年省际药品价格联动挂网工作的通知》,进一步推进该省医药价格精细化管理。湖南提出,在本次联动挂网后,将对挂网药品价格进行全面梳理,对同通用名同剂型同质量层次下挂网价格差异较大药品(化学药品、生物制剂单位可比价超1.8倍,中成药日均费用超3倍)将进行价格纠偏,具体价格纠偏方案另行制定。
 
  今年3月,河北省医用药品器械集中采购中心公布《关于已挂网过评药品撤网的通知》,22个药品因不符合差比价规则或超同组1.8倍拟撤网,包括注射用阿昔洛韦、盐酸倍他司汀片、利巴韦林片、来那度胺胶囊等在内的13个品种,涉及一品红、扬子江、正大天晴、大冢制药等16家制药企业。河北也提出,如企业药品计算后符合差比价规则或降价至同组最低价的,企业可在公示期间申请重新挂网。
 
  
 
  从各省快速推进政策落地可以看出,全国药品挂网价格治理工作正在由点及面、串点成线地开展当中。国家医保局在今年年初部署的工作中就提出,要推进全国挂网价格信息共享,推动挂网药品价格省间查询,这在全国统一医保信息平台全面建成后更具可行性。
 
  专家表示,随着药品价格“全国一盘棋”,全国各地加速推进全国统一招采子系统的落地使用,药品采购价格通过大数据梳理将会全面暴露在阳光之下,药企过往在各省之间寻求药品价格空间的做法必将难以为继。
 
  值得注意的是,有消息称,国家医保局组织的第一阶段挂网药品价格数据的全国专项治理行动已经启动,其也将在今年年底公布同通用名同厂牌挂网药品的全国中位价、1/4分位价或相近分位价等统计信息。
 
  在此基础上,国家医保局将分步实施跨地区价格治理,促进地区间药品价格差异回归公允水平。实际上,国家医保局在去年8月公开答复人大代表的建议中就提出,其正在研究完善医药集中采购平台挂网机制,推动建立全国统一的挂网和交易规则。如今来看,国家医保局的这只“靴子”正在加快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