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一年花掉3200亿元,医药企业的这些钱去了哪?


“去年年报显示公司销售模式以学术推广为主,销售费用高达2.67亿。请问其中学术推广会用多少亿?”“如此高的销售费用占比会不会成为反 腐重点对象?”

中国新闻网 
  “去年年报显示公司销售模式以学术推广为主,销售费用高达2.67亿。请问其中学术推广会用多少亿?”“如此高的销售费用占比会不会成为反 腐重点对象?”
 
  随着医药反 腐持续推进,医药企业的高额销售费用受到广泛关注,也成为了高悬在企业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那么,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中究竟有什么“猫腻”?最终去了哪?
 
  一年花掉3200亿元
 
  近40家上市医药企业销售费用占总营收比超50%
 
  中新财经根据公开数据梳理,A股市场中医疗保健类企业共有502家,剔除今年上市的5家,其余497家医疗企业2022年花掉的销售费用为3248.91亿元,平均每家公司花费约6.54亿元,远高于整A股的平均销售费用率。
 
  在这些A股上市医药企业中,近40家2022年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重的50%以上。其中亚虹医药、迈威生物、盟科药业销售费用率超过100%。
 
  而在40家待审核的IPO企业中,津同仁、百神药业、科瑞德、赛克赛斯、锦江电子、卓谊生物、欣捷高新7家公司2022年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在40%以上。
 
上海医药2022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其销售费用为142.79亿元。
 
  从销售费用总金额来看,超过30亿的公司达到26家。其中,上海医药、复星医药、步长制药、恒瑞医药、华东医药的销售费用位居前列,分别为142.79亿元、91.71亿元、74.84亿元、73.48亿元、63.35亿元。
 
  多家医药企业财报显示,在这些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销售费用中,占比最高的是“市场推广费及维护费”、“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等类似项目。
 
  2022年11月,市场监管总局曾指出,随着对商业贿赂案件查处力度不断加大,一些医药企业采取更为隐蔽、复杂的手段,为其贿赂行为披上“合法外衣”。而赞助科研经费、学术会议费,就是不法利益输送的手段之一。
 
  一年1300余场会议
 
  多家医药企业因销售费用遭问询
 
  在医药反 腐风暴下,广誉远、沃森生物、ST天圣、一品红等多家医药企业近日被投资者询问高额销售费用事宜。
 
  实际上,此前就有多家企业因高额销售费用收到监管函。
 
  2022年,老牌中药企业广誉远收到上交所年报监管函,要求其说明在销售人员人数未有较大变化的情况下,销售费用与营业收入变动方向不一致的原因及合理性等。
 
  广誉远2021年年报显示,其销售费用达7.82亿元,创历史新高。相较2021年半年报时新增5.46亿元,且在全年营业收入同比下滑23%的情况下同比增加35.29%。全年销售费用率为91.57%,同比增加38.92个百分点,远高于中药行业平均水平,而公司销售人员人数同比未有较大变化。销售费用的主要构成为市场推广费、广告费和职工薪酬。
 
  2023年5月,四环生物收到深交所年报问询函,因其报告期内广告宣传推广费金额为1.16亿元,在销售费用中占比达到92.54%,被要求说明广告宣传推广费的明细情况,以及公司是否存在为他方垫付资金、承担费用等变相利益输送情况。
 
  2023年6月,益佰制药收到上交所年报监管函,被要求补充披露销售费用前五大支付对象;学术推广、营销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主要核算内容明细情况;销售费用支付对象中是否涉及公司经销商、关联方或其他利益相关方等相关信息。
 
  益佰制药年报显示,公司2022年销售费用 11.96 亿元,销售费用率为43.72%,处于中药行业较高水平。销售费用的主要构成为学术推广、营销平台建设等市场费用,发生金额8.33亿元,占比为69.65%。
 
  益佰制药在回复中披露,公司2022年通过线上、线下、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方式,共开展学术会、科室会、内训会等推广会议1300余场、线下累计参会人数12万余人。其中,学术会(专家、医生等参与的学术交流会议)700 余场,科室会(医药代表与医生交流、介绍公司产品相关信息)600余场;内训会(销售人员内部培训)80场。
 
  值得一提的是,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此前公布的判决书显示,原益佰制药实控人窦啟玲曾向原贵州省食药监局医疗器械处副处长、药品注册处处长罗某行贿100多万元。
 
  争议漩涡中的学术会议
 
  学术回归本质 也不应过度妖魔化
 
  部分医疗学术会议成为企业不法利益输送的外衣,也让学术会议本身陷入争议。近期,部分学术会议宣布暂停或延期举办,也引发了社会关注。
 
  此前,有专家向媒体表示,学术会议是除医疗机构和医药企业之外的另一大调查重点,且由于“红线”和“越界”的行为判定标准还不明确,相关学术会议的组织者和拟参与者都不能保证没有任何风险,自然就想着不要在这段时间“抛头露面”了。赞助会议的企业或基金会也会开始退缩,所以就出现了延期现象。
 
  1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全国医药领域腐 败问题集中整治工作有关问答。其中提及,注意到了媒体反映一些学术会议在医药领域反 腐的形势下宣布暂停、延期,同时也了解到一些学术会议正常进行、未受影响。
 
  答问指出,医药行业的学术会议是学术交流、经验分享、促进医药技术进步和创新发展的重要平台,按照国家有关规定,规范开展的学术会议和正常医学活动是要大力支持、积极鼓励的。需要整治的是那些无中生有、编造虚假学术会议的名头,进行违法违规利益输送,或者违规将学术会议赞助费私分的不法行为。
 
  在力度空前的医药反 腐背景下,外界期盼医疗学术会议正本清源,回归学术的本质与初心;医药企业摆脱销售费用的沉重负担,回归创新能力和产品力的良性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