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下半年医改重点任务下发,涉及基药、集采、两票制


 7月24日晚间,国家卫健委官网公布了由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社部、国家医保局、国家药监局六部委联合印发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3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以下简称《任务》),明确了2023年下半年深化医改的重点任务和工作安排。

医药云端工作室 
  7月24日晚间,国家卫健委官网公布了由国家卫健委、国家发改委、财政部、人社部、国家医保局、国家药监局六部委联合印发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3年下半年重点工作任务》(以下简称《任务》),明确了2023年下半年深化医改的重点任务和工作安排。
 
  2023年下半年医改工作主要包括六个方面20条具体任务。
 
  其中,在常态化开展集采部分,明确新批次国家集采,实现国家省级药品集采数量合计达到450个;强化医院集采报量和执行的刚性约束,完善医疗机构内部考核办法和薪酬机制,促进合理优先使用中选产品。
 
  这里既有明确的、可预见、可实现的目标:
 
  1)开展新批次集采,其实也就是国采药品第九批、医用耗材第四批集采。
 
  第九批国采大概率在9-10月份启动,生物药会纳入此批国家层面集采吗?第四批耗材涉及运动医学、人工晶体耗材,天津平台已经做好准备,企业已填报相关信息;
 
  2)国采+省采药品数量达450个,从各省目前推进、覆盖的情况看,此项任务的完成应该没有什么悬念。
 
  也有愿望+措施相结合的目标:
 
  1)对医院集采报量和执行的刚性约束。强化执行力度是集采一开始就强调的,但对报量的要求则是近两年从企业层面的呼吁上升到官方层面。报量的力度直接影响到集采整体的效果,希望在医改重点任务的推动下报量问题得到改善。
 
  2)实现目标,通过结余留用政策的落实、薪酬改革来实现,这是通过一个/组政策来推动另一个/组政策目标,要取得有效的成果,估计还得继续细化落实。
 
  在加强药品供应保障方面,也有几点值得大家关注。
 
  1)基药目录在2023年内是否还会调整?
 
  《任务》提到了基药要持续推进优先配备和使用,但问题是大家关心的新版基药目录调整只字不提,看来2023年内很难进行目录调整工作。
 
  如果把基药当做唯一救命稻草的企业,建议别等了!
 
  基药在行业历史上既没有产生足够的商业价值,在未来也不用考虑这一方面的功能。至于说基药对于市场准入及安全运营方面的作用,“打铁还靠本身硬”这句看起来的空话,可能才是这几年在翘首以待的空耗时期最应该琢磨的朴素话语。等来等去,除了小道消息满天飞之外,又获得了什么?
 
  早一点在产品本身做该做的研究,积累该积累的数据,建立该建立的证据体系,几年基药目录等待时间一晃而过,有的企业收获了成果,更多的则是继续等待。
 
  2)提出探索完善药品流通新业态新模式,加快药品流通行业创新发展。
 
  这一提法并不陌生,2022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22年重点工作任务》,就提出探索完善药品流通新业态新模式。
 
  看来,这一目标(愿望)在2022年内并未实现,医药流通领域的盆友要加油,行业自己没有新玩法,估计有关部门就会自己“撸起袖子加油干”,“统一全国大市场”、“统一信息监管平台”、“统一招采子系统”、“统一处方流转平台”、“医保直接与企业结算货款”......
 
  流通企业还能有什么创新?二次议价明令禁止,药房托管严厉禁止,“便民大药房”勒令停摆。
 
  第三方物流、SPD、批零一体化、DTP......其实都不是什么新鲜模式,未来,传统商业流通企业还有什么新东西?
 
  3)合理进口必要的药品和医疗器械
 
  进口药品和医疗器械是常态化的业务,也是满足临床需求的重要方式。但这里用了“合理”、“必要”两个词,有点耐人寻味,隐约感觉后续进口估计会收紧。我国刚刚在核磁共振的关键技术上取得了突破,国产化水平将随之大幅提升、价格下降。进口需要合理、必要,那么医疗机构下一步的在招采和使用环节是否也存在收紧的趋势?
 
  4)研究完善两票制有关政策措施
 
  药品两票制从2016年在11个医改试点省试点,2017年全面推行至今,已过去6-7年的时间,行业早已适应两票制下的各项业务调整和管理方式。
 
  湖南在执行国家集采时对于偏远地区明确可以暂不实施两票制,有些行业人士认为这是两票制解绑的信号。实际上,两票制政策本来就允许在偏远地区可以增加一票。
 
  药品两票制运行到今天,全国基本上全面执行,但某些地方其实长期以来实施三票制,估计随着医改重点任务的下达,这一漏洞会被补上。注意用词研究完善,估计2023年内不会有太大的改动。
 
  不过,医疗器械并未像药品那样广泛实施两票制(仅在陕西、三明联盟等有限范围内实施),这一领域年内是否会有相关国家政策出台,拭目以待。
 
  2023年下半年医改工作主要包括六个方面20条具体任务。
 
  一是促进优质医疗资源扩容和区域均衡布局。推进国家医学中心和国家区域医疗中心设置建设,持续提升地市和县级医疗水平,加强社区和农村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建设,完善促进分级诊疗的体制机制,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推动“大病重病在本省就能解决,一般的病在市县解决,头疼脑热在乡镇、村里解决”。
 
  二是深化以公益性为导向的公立医院改革。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和规范化管理,深化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加快推进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规范民营医院发展,全面加强医药领域综合监管,形成风清气正的行业环境。
 
  三是促进多层次医疗保障有序衔接。巩固健全全民基本医保,完善多层次医疗保障制度,深化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改革,最大化发挥各项制度效应,有效减轻群众看病就医负担。
 
  四是推进医药领域改革和创新发展。支持药品研发创新,常态化开展药品和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加强药品供应保障和质量监管,确保“供好药”“用好药”。
 
  五是健全公共卫生体系。促进医防协同、医防融合,推进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改革,提升公共卫生服务能力,从制度完善、人才队伍建设、评价考核等多方面共同努力推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和能力提升。深入开展健康中国行动和爱国卫生运动,持续提高群众健康素养。
 
  六是发展壮大医疗卫生队伍。加强紧缺专业和高层次人才培养,加强以全科医生为重点的基层队伍建设,实施大学生乡村医生专项计划,深化基层薪酬、岗位设置等方面的改革,提高基层医务人员积极性,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切实把工作重点放在社区和农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