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杜臣讲药企战略重构之六:创新型药企的战略选择

浏览量
【摘要】:
中国医药产业正在发生规则重构和生态重构,为数不少的药企正在经历痛苦的蜕变过程,是化蛹为蝶还是蛹残蝶灭就要看药企自身的认知和选择。本系列文章将药企放到当前复杂、模糊、快速变化和不确定性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技术环境中,针对发展的泥潭、政策的陷阱提出处于不同境遇药企的整体解决思路,以期能够给处在无力和迷茫中的药企以帮助。

原文首载于:医药地理(pharmadl)

面对中国医药市场未来的市场格局和发展趋势,有志于做创新药的药企在快速变化、模糊、复杂、不确定性强的时代如何扬长避短?如何跨过或明或暗的陷阱?如何整合资源实现目标?

 全文4197字,用时8分钟

作者:杜臣

中国医药产业正在发生规则重构和生态重构,为数不少的药企正在经历痛苦的蜕变过程,是化蛹为蝶还是蛹残蝶灭就要看药企自身的认知和选择。本系列文章将药企放到当前复杂、模糊、快速变化和不确定性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技术环境中,针对发展的泥潭、政策的陷阱提出处于不同境遇药企的整体解决思路,以期能够给处在无力和迷茫中的药企以帮助。

本篇是第六篇《创新型药企的战略选择》

毋庸置疑,中国医药产业经过建国后七十年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年的快速发展和资源积累,已经快步走过仿制药短期阶段(1949-1989)、新药觉醒阶段(1989-1999)和创新药自发阶段(2000-2015),从2015年7月22日“临床数据自查”起进入创新药崛起阶段。虽然到现在为止,中国真正意义上的能够与全球顶级药企开发的创新药在疗效上媲美的创新药为数寥寥,但是从政策支持、到多数有远见药企的觉醒、投入研发资源之多、资本之青睐都预示着中国医药产业正在进入创新药崛起阶段,虽然还有漫长和艰辛的道路要走。

在我们投入大量资源进行创新药发展的时候,不会盲目进行投入和运作,一定会以终为始,预测一下未来的市场格局和需要。综合与大量药企掌门人和市场总监的访谈和沟通结果,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觉,那就是未来的中国医药市场格局创新药市场会越来越大,过专利期的所谓原研药市场量不会有大的萎缩但价格会大幅度下降,导致以销售额统计的市场份额会大大缩小,而以辅助用药为主的“神药”市场份额会大幅度下降,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品的数量会有较大提升但价格会下降导致以销售额计的市场份额会大幅度下降。会形成欧美日市场今天的局面,就是创新药在数量上可能在三分之一以下但销售额会在三分之二以上,相应的仿制药市场数量会在三分之二以上但销售额会在三分之一以下(如下图)。

下图是采用德菲尔法对未来医药市场格局所做的预测。

面对中国医药市场未来的市场格局和发展趋势,有志于做创新药的药企在快速变化、模糊、复杂、不确定性强的时代如何扬长避短?如何跨过或明或暗的陷阱?如何整合资源实现目标?这些都是创新药企掌门人必须回答的命题。

创新药市场面临什么样的历史机遇?

1.上表显示从2015年以来涉及医药产业的主要而且一揽子政策,正本清源,推动创新、规范、降价和国际化,从根本上拨正医药产业发展方向,医药产业创新环境大大优化。

2.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全球治疗信息更加对称,百姓对于创新药、疗效更好的药、罕见病药、高品质药有更高的期盼,期盼加上支付能力就会产生需求。

3.全球资本市场对中国创新药越来越多的投入和追捧,使许多过去想做但没有资源做的创新药现在成为可能。

4.与过去创新药迟迟不能进入医保目录不同的是,国家鼓励新药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大大增加了患者用药的可能。在发展中还可能有更多的商业保险进入大额药费领域。

5.大量在发达国家学有所成并有相当实际工作经验的高学历海归技术人才回到国内加盟创新药企或者自己创业从事新药研发,大大增加了新药上市的步伐。

创新药企业同时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1.随着国家进一步开放,已经能够接受药品境外临床数据,意味着境外新药有望在中国同步上市,加大了资源和技术水平不如跨国药企国内药企的挑战,使国内高质量药品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2.由于医疗保险额度的限制,医保控费、医院药占比限制和推动按病种付费等措施,新药进入医保需要进行药价谈判,从而降低新药价格,新药回报率将下降。

3.创新药研发成本、临床试验成本和合规成本上升。

4.由于目前商业保险不发达,新药价格偏高等因素作用,新药治疗的普惠性还不普遍,从而影响规模上升步伐。

5.中国临床资源本来不足,临床试验管理水平偏低,加上急剧上升的跨国药企在全球多中心临床,在提升中国临床试验基地水平的同时短期内必将加剧临床资源不足的矛盾。

6.长期以来,中国药品市场严重同质化,目前和可以预见的未来这种状况正在改变,但是最近五年出现了另一种同质化现象,就是在研产品同质化。

也就是说从产品同质化上升到研发同质化。中国创新药发展和投资机构对创新药的投资取向正在陷入同一个误区:找风口,跟热点,而忽略了医药产业本身的固有属性。前五年有肿瘤免疫药物(PD-1/PD-L1/CAR-T创新药)热,现在正在呈现“替尼”热。可以预见,研发在研产品的同质化必将造成未来创新药的同质化,使本来稀缺的研发资源出现浪费。

7.中国创新药企的全球化布局能力正在提升,但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还难以产生如“立普妥”等经典药品当年的盛况。而一个完全创新的药品如果没有全球市场的支撑,回报周期和回报率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从而打击投资方在中国创新药投资的积极性。

在上述五大机遇和七大挑战同时存在的情况下,中国创新型药企如何突破瓶颈成功进入全球创新药第一梯队?

1.把握产业发展脉搏。创新型药企和投资机构必须改变目前“找风口”、“追热点”这样的行为。回到根本和医药原点:在确保药品安全和高品质前提下持续改善疗效。如果目前处于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的创新型药企缺乏这个远见,肯定在创新的道路上难以走远。

从发达国家已经走过的道路和医药产业发展的历史趋势分析,已经高速成长四十年的中国医药市场,已经从当初的20%高速降低到10%左右的中速,在假以时间,随着市场的包含和成熟,增长速度还将降低,最后可能与目前美欧日市场一致,就是3%左右的增长或阶段性的停滞。

基于这样的产业规律,所有想在创新药领域有所作为的药企应该从现在开始就有所布局,在整个市场进入成熟期前全力冲刺未被满足的领域和市场,同时准备面对成熟期市场更新换代产品和技术。而不是依然在Me too。

2.逐渐切入创新药领域。基于中国目前和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创新药企的资源和经验与跨国医药巨头相比尚有较大差距,从简单到复杂,由仿制到仿创结合再到完全创新仍然是必须要走的道路。但是必须在局部领域实现突破,化整体弱势为局部优势,逐步实现更大范围的优势。

3.聚焦有限领域。资源的有限和经验的不足是中国目前创新型药企的现实,一定要将业务聚焦到有限的领域,不可遍地开花,更不能广泛多元化。第一层次,只做药不做其它产业,包括赚钱的房地产、微商等热点领域。第二层次,在药领域只做制药,不再做与要相关的包材、药机、医药商业等。第三个层面次,收缩治疗领域和剂型。摆正五个指头和一个拳头的关系。

4.差异化。笔者有一个感觉,本来业界在过去同质化竞争是有共识的,并且要主动规避。但是从最近五年的在研产品看,“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同质化的现象从仿制药领域正在移向创新药领域。与此同时,人类疾病谱在继续发生变化,未被满足的治疗需求远未满足,如果今天的创新药企业仍然热衷于在同质化竞争的红海中煎熬,一定没有未来。

5.合作与整合能力。下图为中国最近三年新药研发各个环节的成功率,新药研究不仅消耗资金巨大,成功率也不高。那无论是从规避风险的角度还是从整合资源的角度,创新药企必须改变长期以来“宁为鸡头不为牛后”的观念,愿意合作共事,愿意分享权力,愿意分享收益,愿意分享成果。以跨国医药巨头的实力,合作和整合资源都是这些企业常用的经营手段,而实力相差很远的药企想独自做创新药,即使不是异想天开,也不是最好的道路。

6.拓展自己全球市场拓展能力。中国创新型药企要学会用全球市场资源支撑自己的发展。可以采用技术许可、市场许可等多种方式在全球特别是发达国家拓展市场。对于过期专利药,也可以在欠发达地区和新兴市场拓展,回收资金。

7.内部变革能力。在创新药企战略中,不可或缺的是能够激发内部活力,增进企业内部一致性和整体面对市场的能力。

中国创新型药企的转型实际上是一场思想观念、战略和措施的革命,依靠已有的经验包括使自己实现目前成功的经验在未来都可能会成为包袱,必须根据环境的最新变化,向未来学习。根据环境和资源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内部的活力、整体面对市场的能力就显得非常重要。

从应用研究向应用研究与基础研究结合转型

长期以来,不仅仅是制药行业,中国其它产业也一样,依靠应用研究实现第二大经济体的成果。就以为这是灵丹妙药,就当做经验延续下去。

从战略层面讲,前二十年如果不是侧重应用型研究,我们就不能很好的利用全球技术进步的成果发展自己,就不能节省大量的基础研发费用。但是,在积累了一定资源和经验后如果不能适时转向基础研究,就没有原创的基础和动力,永远会跟在别人的后面走而且还有专利和知识产权风险,永远没有带领全球产业发展的机会。

纵观最近二十年医药产业的研发,不论是化学药还是生物药乃至中成药,基础研究平台非常薄弱或者说没有。如未来有可能与单抗技术相竞争的scaffold技术,国外已经有Nanobody、Affibody、Darpins、Anticalin、Adnectins等十多个平台技术在研;基于全人工设计,用于代替PEG修饰技术的“recombinant Pegylation”,已经有XTEN、ELP、PASylation等不同的技术方案用于临床产品。这些平台还没有在国内发现。

下一篇《药企战略之执行与领导力》将重点阐述如何将战略变为现实绩效并完成“VUCA时代战略体系的魔鬼三角方程”体系构建。

本篇采用的数据均来自公开资料。

第一篇《药企深陷“四大困局”》

第二篇《医药产业“四大生态”重构》

第三篇《药企的"重生之道"》

第四篇《战略之痛》

第五篇《仿制药企业的战略选择》

 

作者介绍:杜臣,战略管理专家,资深职业经理人,时代方略首席咨询顾问,伟事达CEO教练,多家药企首席战略顾问,历任跨国药企董事、央企控股药企董事总经理、上市药企高管、民营药企总经理,在药企战略变革、运营管理、转型、扭亏为盈、领导力改善、人力资源开发等方面多有建树。

联系方式:微信号:Dc600528  邮箱:duchen@vip.sina.com,

微信公众号:杜臣微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