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流感“神药”搜索指数飙涨960%!供应情况几何?


 近期,据媒体报道,中国浙江、北京、上海、天津多地有部分学校传出停课的消息,原因为甲流。

中国新闻网
  近期,据媒体报道,中国浙江、北京、上海、天津多地有部分学校传出停课的消息,原因为甲流。
 
  甲流是感染甲型H1N1流感病毒引起的急性呼吸道疾病,主要通过飞沫经呼吸道传播,早期症状类似普通流感,部分病例有消化道症状。
 
  注意到,百度指数显示,近七天内,甲流搜索指数飙升,整体日均值为20775,整体同比增长5585%,整体环比增长2030%。同时,甲流常用抗病毒药物奥司他韦同样热度高涨,整体日均值为13174,整体同比增长252%,整体环比增长960% 。
 
  那么,近期是否进入甲流高发期?以往逢流感就断货的抗病毒药物奥司他韦供应情况几何?
 
  多地疾控中心提醒
 
  据媒体报道,近期,北京中小学开学第二周,网上陆续传出个别小学、幼儿园临时停课,转为居家学习,停课原因为同班多名学生集中发热。北京市教委发布消息称,北京市有学校、托育机构出现集中发热情况。经卫健、疾控部门证实,当前集中发热均由甲流病毒感染引起。
 
  北京市疾控中心表示,目前北京市呼吸道和肠道传染病等疫情形势总体平稳,季节性流感疫情活动强度呈现上升趋势,监测数据显示,2023年2月13日至19日,流感样病例数量较前一周上升了91%,流感样病例中的病毒阳性率为23%,较前一周的4%出现明显上升。当前北京市流行的流感病毒中,甲型流感病毒占绝对优势,其中甲型H1N1亚型占64%,甲型H3N2占35%,乙型流感占1%。
 
  不只北京,中国多地有部分中小学因流感而出现停课,据媒体报道,上海青浦一小学某班级确诊4例流感。自2月20日至23日停课4天,改为线上教学。 此外,天津北辰、浙江宁波、浙江金华等地也出现部分学校部分班级因学生发烧停课的情况,发烧原因多为甲型流感。
 
  安徽疾控22日在官方公众号发布消息称,根据全省流感监测结果显示,近期该省流感病毒活动水平明显增强,以甲型H1N1流感为主,并在中小学和托幼机构引发多起暴发疫情。
 
  在23日举行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传防处研究员常昭瑞介绍称,当前是中国流感、呼吸道合胞病毒感染等呼吸道传染病流行季节,需要继续加强流感等呼吸道病毒的监测预警;托幼机构、学校和养老院等重点机构人员聚集、环境相对封闭,是呼吸道等传染病高发场所。
 
  中新经纬注意到,流感具有季节性特征,在北方地区处于冬春季高发。根据《中国流感疫苗预防接种技术指南(2021-2022)》(下称指南),流感在温带地区表现为每年冬春季的季节性流行和高发,热带地区尤其在亚洲,流感的季节性呈高度多样化,既有半年或全年周期性流行,也有全年循环。
 
  据上述指南,一项针对中国不同区域流感季节性的研究显示,北纬33度以北的北方省份,呈冬季流行模式,每年1-2月单一年度高峰;北纬27度以南的最南方省份,每年4-6月单一年度高峰;两者之间的中纬度地区,每年1-2月份和6-8月的双周期高峰。
 
  部分城市奥司他韦出现断货库存紧俏
 
  值得注意的是,流感危害性不容小觑。根据《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2020年版)》,流感起病急,虽然大多为自限性,但部分患者因出现肺炎等并发症或基础疾病加重发展成重症病例,少数病例病情进展快,可因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急性坏死性脑病或多器官功能不全等并发症而死亡。
 
  而大众所熟知的奥司他韦,就是对于流感的抗病毒治疗,在上述方案中写道,对于重症或有重症流感高危因素的流感样病例,应当尽早给予经验性抗流感病毒治疗。抗病毒药物包括三大类,神经氨酸酶抑制剂、血凝素抑制剂和M2离子通道阻滞剂。神经氨酸酶抑制剂的代表药物即为奥司他韦,此外还有扎那米韦(吸入喷雾剂)和帕拉米韦。
 
  奥司他韦属于处方药,可用于成人和1岁及1岁以上儿童的甲型和乙型流感治疗,也可用于成人和13岁及13岁以上青少年的甲型和乙型流感的预防。
 
  就其竞争格局来看,据国家药监局,奥司他韦覆盖颗粒、胶囊、干混悬剂等剂型,中国有双鹭药业、东阳光药业、科伦药业、博瑞制药、石药集团欧意药业等十四家药业获得奥司他韦生产批件,此外还有国际药企罗氏制药等获得生产批文等。
 
  但在多家企业获得批文的情况下,中新经纬注意到,奥司他韦在流感期间多有断货现象,在本次流感流行期间,在社交平台亦有网友发文称奥司他韦存在断货情况。有网友发文称:“医生说症状很像甲流,但现在医院没有药,药店都断货了买不到。”
 
  中新经纬在电商平台随机切换IP发现,四川成都市多地显示奥司他韦库存紧张,仅剩一份;吉林省长春市只有个别药店仍有零售的奥司他韦;在某同城送平台上,广州显示奥司他韦原研药达菲只能快递发货,而其他药通常一小时内可送达;湖南湘潭市无法检索及购买奥司他韦等抗病毒药物;但大部分省会城市和直辖市,包括北京市、天津市、长沙市等地显示可以即时购买。
 
  此外,中新经纬24日在线下走访发现,部分药房奥司他韦出现无货状态。北京市东城区一家金象大药房工作人员表示,奥司他韦颗粒长期没货,胶囊今天早上卖完了,到明天下午可以来问问。永安堂大药房工作人员也表示,奥司他韦一直没有货,今天早上也有几位患者来问。至于为何没有货,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原因。
 
  为什么如此多企业拥有奥司他韦生产批件,但逢流感仍会出现供应问题?众生药业此前在投资者问答表中披露称,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和防控政策影响,近两年全球和中国的甲型流感处于低流行水平。
 
  业内人士指出,在低流行的状况下,如果大批生产,可能面临产品库存增长的情况。2021年8月,东阳光药公告称,公司净利润大幅下滑,原因是2020年初新冠疫情叠加流感高峰季,终端医院对公司奥司他韦备货较多。新冠疫情暴发后,终端医院患者人流量急速下降,处方量也随之下降。去年至今,产品始终处于去库存阶段。据东阳光药2021年年报,奥司他韦在报告期内营收为5.55亿元,同比减少73.19%。
 
  海南博鳌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邓之东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几年,随着人们对新冠疫情的防控以及对流行性疾病防治意识的不断提高,大规模流感也同时得到了较好的控制,奥司他韦等流感特效药销售规模则呈连年大幅下滑之势,相关药企对奥司他韦的生产和储备也就随之大幅减少,流感扩散传播时,再加上少部分人哄抢、囤货居奇,药品就容易供应紧张。
 
  2022年之后情况或有改善。在2022年半年报中,东阳光药表示,2022年中国南方多个省份发布流感预警,发热门诊量激增,相比疫情初期,目前奥司他韦渠道库存已经回归到合理水平,药品销量呈现回暖趋势。
 
  奥司他韦有多赚钱
 
  据中康CMH向中新经纬提供的数据,在2020年到2022年前三季度,奥司他韦的销售额出现大幅波动,在零售市场销售额分别为13.64亿元、3.85亿元和8.94亿元。而其中受益最大的药企为东阳光药。
 
  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东阳光药获得罗氏关于奥司他韦在中国的专利授权许可。2012年至2018年,东阳光药奥司他韦年均复合增速高达150.01%,2019年上半年销售额达29.30亿元,同比增长116.5%。
 
  就市场格局而言,以2021年等级医院分析来看,东阳光药的奥司他韦占据了94.66%的市场份额,罗氏占据5.05%,博瑞制药占据0.08%。零售市场同样是东阳光药独占鳌头。
 
  同时,奥司他韦同样也是东阳光药的重要单品,在营收中占比较高。据东阳光药2022年半年报,奥司他韦实现营业额10.06亿元,占营收的77.8%,虽然未公布具体成本,但东阳光药在财报中也坦言,奥司他韦是高毛利单品。
 
  但值得注意的是,奥司他韦的“吸金”效应或难继续。在第七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中,奥司他韦成为入选品种,符合申报资格企业数量为10家,按照集采规则,最终8家可以中选。据媒体报道,奥司他韦口服常释剂型中标企业包括东阳光药、科伦药业、石药欧意、齐鲁制药、华海药业等。其中,东阳光药的报价最低,为0.99元/片,降幅高达92.39%。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