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集采趋势:三大类药品齐头并进,量虚价实成为新现象


2023年是“十四五”承上启下的关键之年,1月12日,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总结2022年和近五年医疗保障工作,研究部署2023年医疗保障工作,将持续挤压药品耗材虚高价格水分列入2023年的九大任务之中。在国家组织集采7批294种药品、3批4类耗材的基础上,开展新批次国家组织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采,扩大地方集采覆盖品种,实现国家和省级集采药品数合计达到450个。  

 
  2023年是“十四五”承上启下的关键之年,1月12日,全国医疗保障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总结2022年和近五年医疗保障工作,研究部署2023年医疗保障工作,将持续挤压药品耗材虚高价格水分列入2023年的九大任务之中。在国家组织集采7批294种药品、3批4类耗材的基础上,开展新批次国家组织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采,扩大地方集采覆盖品种,实现国家和省级集采药品数合计达到450个。
 
  带量采购的政策顶层设计本身拥有一个非常完整的逻辑结构:试点、推开、深入、回调、放手!现在正处于从推开到深入的阶段,一旦生物药、中成药带量采购步入轨道,各省形成一个习惯性的规定动作养成,就会迈进“放手”阶段,让各省去开展,届时,价格该回调的回调,市场该丰富的丰富,政策总是在不断的变化发展中才能逐步走向完善。结合这种情况来看,2023年带量采购会呈现下列趋势。
 
  三大类药品齐头并进各有侧重
 
  化学药层面,国家八批九轮预计将在春节后拉开序幕。春节前,联采办已经在四川组织召开了相关国采会议,主要内容就是推进八批九轮国采,随着国采规则的不断完善与修订以及国谈与国采的双向融合,八批九轮国采已经基本形成一个比较稳定的市场预期。各省的化药集采,已经不满足于充分竞争的必要条件,随着500目录的反复筛选,量大甚至是有市场潜力、适应症比较成熟的化药,均会进入地方带量采购的视野。
 
  中成药层面,已经初步形成了湖北省际联盟、山东、北京、广东为基本格局的市场态势。其中,湖北联盟作为牵头省份最广、采购数量影响力最大、规则最为完善的集采试点,2023年,势必会再出新招。这就要求企业手中的中成药产品市场定位要清晰、明确,同时要具备较强的学术营销与市场管理团队,通过协力撬动,妥善应对中成药带量集采。生物药层面,2022年起,集采无禁区已经不是一句空话,大量的生物药同样将面临集采的选择。与化药、中成药不一样的是,生物制剂集采更加强调稳市场、保供应。在此基础上,价格形成一定梯度的降幅。
 
  量虚价实成为新现象
 
  2022年,已经有几个地方不再按照主流的量价结合方式进行“一对一”提前锁定,转而将量的使用进行后置,甚至逐渐把量开始回归市场。以2022河北集采为例,根据文件显示,同一通用名药品中符合申报资格的有4家及以上企业申报的,按规则差比后从低到高排名,申报价格不高于最低价1.1倍(含)以内的药品全部中选,采购周期内医疗机构可以自主选择中选企业药品,约定采购量由医疗机构自主分配给所选择的中选企业。
 
  如河北,中选品种相应量的分配权、使用权全部在医疗机构手中,由医疗机构决定。这种带量采购,距离日常的直接挂网已经就差一步之遥。而2022年,已经有河北、江苏、广东等省采取了这种量虚价实的采购方式,“先准入、再选择、后报量”或者“先报量、看中选、再选择”,在省级带量采购价格趋向回调的背影下,量虚价实的现象恐将会越来越普遍。
 
  市级集采再掀波澜
 
  2023年新年伊始,湖南张家界市下发了集采文件,这份集采文件没有采购量的相关约束,基本上相当于一次市级议价。虽然张家界只是一次不带量的议价,但回顾2022年,已经有相关省份按省级和市级错位互补的互补方式,将带量采购从省级下放到市级。
 
  市级带量采购方向有三方面:一是牵头医联体、医共体开展分散式的带量采购;二是继续以市为单位,开展带量采购;三是将省级带量采购续约的品种纳入市级带量采购范围。
 
  去年,国家医保局曾就取消“两票制”提案进行回复,其中也提及了关于未被纳入带量采购品种的一些现状。国家医保局表示,带量采购重构了流通秩序,但目前并不是适合取消两票制,原因是尚有大量的品种未被新的集采制度覆盖,还有些竞争不充分的创新品种、独家品种尚不能纳入集中带量采购。
 
  因此,对于药品市场的现状,顶层设计方是了如指掌,企业也应该心中有一本大账,市场竞争的充分程度直接决定了带量采购是自行组织还是参与联盟。
 
  2023年,面对不确定的带量采购市场环境,企业还是要扎实将自身的品种与市场研究清晰,将政策可能出现的变化进行分析,力求在实战中解决问题,在解决问题中提升自身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