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云顶新耀放弃明星肿瘤药权益,“断臂求生”换取资金


8月16日,创新药企云顶新耀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Everest Medicines II、Everest SG与吉利德全资子公司Immunomedics签订终止及过渡服务协议。根据协议,云顶新耀将戈沙妥珠单抗在大中华区、韩国和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开发和商业化独家权利退回给Immunomedics,这笔交易对价总额为4.55亿美元,包括预付款2.8亿美元和未来潜在的里程碑付款1.75亿美元。

来源:界面新闻   

8月16日,创新药企云顶新耀发布公告称,公司及全资子公司Everest Medicines II、Everest SG与吉利德全资子公司Immunomedics签订终止及过渡服务协议。根据协议,云顶新耀将戈沙妥珠单抗在大中华区、韩国和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开发和商业化独家权利退回给Immunomedics,这笔交易对价总额为4.55亿美元,包括预付款2.8亿美元和未来潜在的里程碑付款1.75亿美元。

 

受此消息影响,8月16日,云顶新耀开盘暴跌。截至下午3点,公司股价为13.880港元/股,跌幅达17.912%。

 

戈沙妥珠单抗是一款明星Trop-2抗体药物偶联物(ADC),最早由Immunomedics研发。2019年,云顶新耀作价8.35亿美元从Immunomedics引进上述相关权利,此前也被认为是云顶新耀研发管线中的核心品种。

 

2020年4月,戈沙妥珠单抗获美国食药监局(FDA)加速批准(商品名:Trodelvy),用于既往接受过两线以上系统治疗的复发或难治性转移性三阴乳腺癌(TNBC)患者,成为首个上市用于治疗三阴乳腺癌的Trop-2 ADC药物。出于看好该药,同年9月,吉利德作价约210亿美元收购Immunomedics。

 

今年6月,戈沙妥珠单抗在国内获批上市(商品名:拓达维),成为云顶新耀在国内获批上市的首个产品,公司当时曾表示,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启动该药物在中国的销售。彼时,多家券商预计该药物在国内的销售峰值超过30亿元。

 

而随着云顶新耀退回相关权利,公司无需再支付引进时的剩余高限里程碑付款7.1亿美元。也就是说,云顶新耀花1.25亿美元买来戈沙妥珠单抗,研发至该药在中国上市后,又以2.8亿美元的预付款价格还给了吉利德,而4.55亿美元的总对价刚刚够及券商们预计的销售峰值底线。

 

本是自己的首个获批产品,却在商业化前又选择退回,云顶新耀如此选择或许与该药的临床数据并不出彩有关。

 

今年6月6日,吉利德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上宣布了戈沙妥珠单抗III期ASCENT研究的最终结果。数据显示,与化疗相比,戈沙妥珠单抗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延长了3个月(4.8vs1.7个月),中位总生存期(OS)延长了近5个月(11.8vs6.9个月),提高2年生存率(20.5%vs5.5%)。

 

同为可靶向HER2的ADC药物,上述数据不及阿斯利康/第一三共的Enhertu亮眼。该药与化疗相比,中位PFS延长近5个月(10.1vs5.4个月)。接受Enhertu治疗的患者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49%。

 

而在戈沙妥珠单抗的初步数据公布后,吉利德亦宣布裁撤Immunomedics前总部Morris Plains的114名员工。另外,在安全性方面,戈沙妥珠单抗药品标签上带有黑框警告,警示其有严重中性粒细胞减少和腹泻的风险。

 

而另一方面,对于云顶新耀而言,公司一方面缺乏商业化产品,存在很大的业绩压力。财报显示,2021年,公司收益为5.4万元,净利润亏损10.09亿元;研发支出为6.13亿元,同比上涨62.54%。此外,由于创新药行情下行,云顶新耀预计在未来将面临现金压力,截至2021年底,该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26.41亿元。因此,在本次交易前,按照目前的“烧钱”速度计算,云顶新耀在不融资的情况下仅能继续维持运转两年左右。

 

本次公告披露,截至今年6月30日,云顶新耀的戈沙妥珠单抗未经审核账面值约为1.41亿美元。本次转手交易将产生的最高收益约为3.14亿美元。而该交易产生的预期所得款项净额最高约4.51亿美元。

 

对于这笔钱,云顶新耀将30%用于拨支与公司主要业务一致的业务发展活动及拓展药物管线;15%用于持续开发原发性IgA肾病新药Nefecon;35%用于余下的现有管线(Nefecon除外);10%用于增强公司的发现能力;并有10%用作营运资金及一般行政用途。

 

不过本次交易也意味着,云顶新耀此前对戈沙妥珠单抗的各项注册、商业化准备均“打了水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