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010)58202896

搜索

7��24Сʱ��������

400-660-5555

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BEIJING STRATEGY & ACTION MANAGEMENT 
CONSULTING GO.,LTD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广渠路21号金海商富中心B座1212室
邮编:100124             
电话:(010)58202896          

版权所有:北京时代方略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0902381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

可信组件

新药研发模式的几种玩法

浏览量
【摘要】:
全球大部分的制药企业已形成一种“工业化R&D维模式,即“数量化和规模化”是新药产出成功率的保证。也就是说,要保证一个创新药成功上市,必须要有5~10种同类药物可以进入临床研究。而为了支撑进入临床试验的药物数量,要有200~300个先导化合物进入临床前期,这些先导化合物要在5000~10000个候选化合物中筛选出。因此,整个创新药的研发周期可能长达十年之久,而且开发成本也非常高。恒瑞医药过去5年时间

 

全球大部分的制药企业已形成一种 “工业化R&D维模式,即“数量化和规模化”是新药产出成功率的保证。也就是说,要保证一个创新药成功上市,必须要有5~10种同类药物可以进入临床研究。而为了支撑进入临床试验的药物数量,要有200~300个先导化合物进入临床前期,这些先导化合物要在5000~10000个候选化合物中筛选出。因此,整个创新药的研发周期可能长达十年之久,而且开发成本也非常高。恒瑞医药过去5年时间的研发投入超过30亿元,产出15个1类新药,平均每个新药成本2亿元。国内也只有像恒瑞、正大天晴、齐鲁等极少数大药企有能力持续投入大规模的研发费用。

所以,创新药研发是一项 “成本高、风险高、周期长”的大工程。因此,选对研发模式很重要!总结一下国内创新药的研发模式,主要有三种玩法。

 

一、大而强的Bigpharma模式

 

所谓的Bigpharma,是指以自主研发为主要研发模式的国内大型制药企业。经过多年发展,研发体系从创仿药开始向创新药逐步过渡,每年平均的研发费用10亿元以上,研发投入强度10%以上。如果没有强大的研发体系和充足的资金投入,一般企业玩不起这种模式。我们以恒瑞医药为例:

恒瑞是传统化药企业转型成为创新药企业的典范,先后从跨国药企礼来公司引进郑玉群、张连山等高端人才。经过多年发展,恒瑞建立了完善的新药研发体系,研发团队2000人以上,其中近一半是博士和硕士。2016年,恒瑞研发投入接近1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10.67%。恒瑞医药在各个新药靶点的跟进速度基本都是国内第一,新药临床申请数量已经蝉联榜首多年。如图3-4所示。

 

二、小而美的Biotech模式

 

近几年出现了一批新兴的创新型医药企业,主要由海归科学家回国创办,这股新生力量逐步成为我国创新药领域的主力军。例如贝达药业、微芯生物、百济神州、信达生物等,它们掌握关键研发技术,采取多种融资手段,将多个处于临床阶段产品以 “license out”的方式实现全球化收益。

我们以信达生物为例,信达生物是一家高端生物药公司,由海归科学家俞德超博士2011年创立。凭借俞德超博士超强的个人魅力和学术能力,信达生物迅速凝聚了一批高水平的海内外研发人才,赢得了资本的青睐,累计获得 41亿美元的融资。经过6年的发展,信达生物建立起了一条包括13个新药品种的产品链,覆盖肿瘤、眼底病、自身免疫疾病、心血管病四大疾病领域,成功向礼来公司license out多个单抗产品,总收益高达 14亿美元。信达生物形成了 “人才-产品-资本”的良性循环。我国部分创新药物license out交易如表3-4所示。

 

三、“借鸡下蛋”的虚拟研发模式

 

如果既没有重资产布局研发体系的实力,又没有首席科学家的个人超强魅力,创新药物研发又该怎么做?医药行业出现一种最新颖的研发模式——— “VIC模式”,即“VC(风险投资)+IP(知识产权)+CRO(研发外包)”相结合的新药研发模式。

VIC创新商业模式最早起源于美国,由Intercept制药最先运用。Intercept制药获得风险投资后购买意大利佩鲁贾大学Ocaliva专利技术,后期研发通过外包的方式最终实现该新药上市。在这个过程中,Intercept制药没有大把烧钱就实现了产品上市。2012年,Intercept制药又成功登陆纳斯达克,企业和投资者共同获得巨大收益。如图3-5所示。

国内最先把VIC研发模式 “玩得转”的当属药明康德,一家研发外包服务公司。药明康德共成立两期投资基金,投资美国初创生物技术公司。2011年药明康德投资Callidus公司,Callidus公司当时仅有两位全职科学家和一位兼职财务人员,先后注资300万美元,Callidus获得资金支持后展开一系列的研究,并借助药明康德生物制药的研发平台,实现小批量生产。在Callidus公司成立18个月之后,被美国Amicus公司以1.3亿美金的价格收购,药明康德从中获得巨大的投资回报。药明康德在创新药领域投资了很多公司,其中不乏华领医药、天演药业、百济神州、基石药业等在业界看来很有技术含量的案例。

VIC模式是目前最高效的研发模式,它不需要重资产的投入,完全是轻资产的运作模式,通过国际专利技术引入和研发外包合作,快速实现新药上市。甚至是非医药行业的公司,也能通过VIC模式实现新药产业化。2017年3月,深圳融昱资本通过VIC模式引入加拿大上市公司Prometic的在研新药,获得该药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研发、生产、销售及商业化的权益。这是首个由投资机构主导的海外新药技术合作经典案例。

我国创新药研发已基本形成差异化的发展路径,未来是要发展为大而强的Bigpharma还是成为小而美的Biotech?是要重资产自主研发还是轻资产虚拟研发?选择何种研发模式,如何布局创新药物研发战略值得每一个医药企业思考。

 

【典型案例———药明康德,不只是一家CRO公司】

无锡药明康德成立于2000年,目前已是全球公认具备新药研发实力的医药研发服务技术企业。目前药明康德拥有全球24个研发生产基地/分支机构,30家境内控股子企业,27家境外控股子企业,3家分公司及6家参股子企业。旗下合全药业,于2015年4月3日登陆新三板,提供创新药品研发外包的生产服务;药明生物,于2017年6月在香港主板上市,提供生物制剂的一体化研发生产服务平台。药明康德于2017年7月14日申报上交所计划在主板上市。

药明康德与微芯生物分别代表了当今中国新药产业的两条发展道路。微芯生物鲁先平博士不顾环境恶劣,坚持研发新药,与药监总局一同成长”,用14年时间做出一个新药;药明康德李革博士将新药研发服务引入中国,致力于CRO,为全球上千家企业提供药物研发服务,将药明康德发展成为一站式研发平台,方便科学家们更便捷、高效地研发新药,就像阿里巴巴方便中小企业做生意一样。  

现在仅仅以“本土领先的CRO公司描述药明康德已不太准确,药明康德正在打造一种VC+IP+CRO+CMO全新的生物医药研发产业生态圈。风险投资成为药明康德完善其研发服务平台全线布局的重要组成部分。药明康德风险投资通和资本 (一期基金)成立于2011年,在此基础上,毓承资本(二期基金)于2015年成立并独立运营,2017年两家资本公司合并成通和毓承。药明康德的投资目标是美国及中国的生命科学公司,包括早期创新药物开发及生物技术平台等领域。基金成立6年内先后投资了 29家公司,其中19家制药公司、10家医疗技术公司。其中,5个项目已经成功退出,4家公司在美国上市,3家公司被并购。药明康德被CBInsights评为2015年全球最活跃的风险投资100强。

总结药明康德的虚拟研发模式,有几大特点:

(1)方向明确聚焦。

投资领域聚焦在药品、器械、诊断、数字医疗四大领域,投资地域聚焦在美国和中国。美国投资处于初级阶段且具有变革力的生命科学公司,中国投资利用药明康德的技术平台帮助

其成长的企业。

(2)人才专业精炼。

3位创始合伙人、2位合伙人、4位投资经理,共9位投资人士。9位投资人士都是科班专业出身,背景是化学、生物、医学出身的硕士、博士,都深谙行业。

(3)策略模式清晰。

国外找,国内建 (FindandFound)。国外只在美国投早期的技术创新公司;VC+IP+CRO模式,独立做专业的VC,引入核心专利技术,通过自身的CRO技术平台为被投公司提供各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