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信迪利单抗出海失败后 信达生物火速押注礼来两款新药 盘点那些年与信达牵手的企业


信迪利单抗出海闯关失败后,信达生物火速买下礼来的两款抗癌药。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文:rainbow

信迪利单抗出海闯关失败后,信达生物火速买下礼来的两款抗癌药。

3月28日,信达医药和礼来共同宣布就以下事项达成协议:1)礼来授予信达生物在中国大陆进口、销售、推广和分销VEGFR-2单抗希冉择(雷莫西尤单抗)和RET抑制剂Retsevmo(塞普替尼)获批后独家商业化权利;2)礼来授予信达生物享有BTK抑制剂pirtobrutinib未来在中国大陆商业化权利的优先谈判权。

根据协议安排,待雷莫西尤单抗肝癌适应症以及塞普替尼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获批后,信达生物将支付礼来总计4500万美元的首付款。未来,信达生物将会全权负责这两款产品的定价、进口、营销、分销和销售推广;礼来仅负责产品生产、供应、监管注册。

此前(3月19日),雷莫西尤单抗二线治疗胃癌/胃食管交界处癌已在国内获批。而协议中提及的雷莫西尤单抗肝癌适应症以及塞普替尼非小细胞肺癌适应症的上市申请都已于2021年下半年提交。

其实,礼来一直以来都是信达生物最主要的合作方。早在2015年3月,信达就与礼来达成首次合作,此次是信达与礼来的第五次合作,且合作交易已超过25亿美元——

2015年3月20日,信达生物将中国以外的PD-1 mAb授权给礼来,在中国共同开发3个mAb(预付款5600万美元,潜在里程碑付款大于4亿美元);

2015年10月12日,信达生物获得了中国以外地区的权利,并从礼来获得了额外3种PD-1双特异性mAb的中国权利(潜在里程碑付款大于10亿美元,礼来于2017年底返还了PD-1中国以外的权利);

2019年8月22日,信达生物与礼来签署合作协议,在中国开发和商业化一种新型糖尿病药物;

2020年8月18日,信达向礼来外包PD-1 mAb中国以外的权利(预付款2亿美元,潜在里程碑付款8.25亿美元)。

根据信达生物与礼来历年来的合作发现,双方针对信达生物主打产品PD-1抗体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商品名:达伯舒)的合作最多。目前该药已在国内获批四种适应症,并均被纳入国家医保,具体包括:①用于治疗至少经过二线系统化疗的复发或难治性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②联合培美曲塞和铂类化疗用于EGFR或ALK阴性的晚期非鳞状NSCLC的一线治疗;③联合吉西他滨和铂类化疗适用于不可手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鳞状NSCLC的一线治疗;④联合达攸同®(贝伐珠单抗注射液)用于肝细胞癌的一线治疗。

不过对于合作伙伴礼来而言,由于信迪利单抗的出海并不顺利,未来是否能够获益还需等待很长一段时间才能验证。一周前(3月24日),礼来宣布收到FDA发出的关于信迪利单抗的完整回复函(CRL)。FDA表示,以目前的数据情况,无法批准信迪利单抗在美上市。FDA建议补充头对头标准疗法(即K药)、 以总生存期(OS)为主要终点的非劣效、全球多中心III期临床之后,再给予批准。【相关阅读:官宣!信达PD-1被FDA拒绝批准!还有哪些国产PD-1排队出海?

除礼来之外,信达生物的产品管线中还有多款与其他企业合作开发的待选药物——

信达生物产品管线(图源:信达生物官网)

合作企业:驯鹿医疗

合作产品:靶向BCMA的CAR-T产品IBI326

2021年12月13日,信达生物制药集团与驯鹿医疗共同宣布:在2021年第63届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上以口头报告形式展示了共同开发的靶向BMCA CAR-T疗法IBI-326的最新 I/II 期注册性临床研究结果。

BI-326是信达生物公开的第一个在研的CAR-T。2021年2月,IBI326获得CDE“突破性治疗药物”认定,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

合作企业:新合生物

合作产品:信迪利单抗/新抗原疫苗NEO_PLIN2101联合疗法

2021年10月28日,信达生物与新合生物达成战略合作,根据合作协议,信达生物将与新合生物建立临床研究合作伙伴关系,评估信达生物的信迪利单抗和新合生物的NEO_PLIN2101(一种“量身定制”型个性化新抗原疫苗)联合用药在肿瘤受试者中的安全性、药代动力学、药效学和初步疗效,共同推进针对实体肿瘤联合免疫疗法的开发。

合作企业:劲方医药

合作产品:KRAS G12C抑制剂GFH925

2021年9月2日,信达生物宣布与劲方医药达成授权协议,获得后者KRASG12C抑制剂GFH925在中国(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及台湾)的全球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利,并拥有全球开发和商业化权益的选择权。根据协议,信达生物将负责GFH925在中国的临床开发及商业化,并保留中国以外地区开发和商业化权益的选择权。待该候选药物获批上市后,信达生物负责GFH925的全国商业推广。劲方医药则继续在全国范围内,负责临床开发以及商业化阶段的药物生产。

根据合作协议,信达生物为此支付了2200万美元的首付款,后续将有不超过5000万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合作企业:亚盛医药

合作产品:BCR-ABL抑制剂耐立克®、 Bcl-2抑制剂Lisaftoclax

2021年7 月 14 日,信达生物和亚盛医药共同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合作涉及 BCR-ABL 抑制剂奥雷巴替尼(商品名:耐立克®)、Bcl-2 抑制剂 Lisaftoclax(APG-2575),信达还对亚盛进行了股权投资。

具体而言, 奥雷巴替尼(信达代号:IBI-348)获批后,信达和亚盛将在中国市场进行共同商业化推广,并按照 1:1对来自共同推广部分的利润进行分成。合作首付款3000万美元,里程碑付款累计不超过 1.15 亿美元。

此外,股权投资方面,信达生物按每股44.0港币认购亚盛医药价值5000万美元的普通股;并获亚盛医药股权认购权证,有权于未来两年内以每股57.2港币的价格认购亚盛医药价值 5000万美元的普通股。

合作企业:来凯医药

合作产品:信迪利单抗/泛AKT激酶抑制剂新药afuresertib联合疗法

2021年7月6日,信达生物与来凯医药签署合作协议,就信迪利单抗注射液与泛AKT激酶抑制剂afuresertib(LAE002)针对多种实体瘤的联合治疗展开临床研究。该目的是评估两个药物联合使用,在PD-1或PD-L1抑制剂难治性及短期耐药的多种实体瘤患者中的安全性、药代动力学、药效学和初步疗效。

合作企业:葆元医药

合作产品:taletrectinib

2021年6月1日,信达生物制药与葆元医药共同宣布:信达生物作为独家合作伙伴与葆元医药在大中华区(包括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及台湾)共同开发和商业化葆元医药的主要候选药物taletrectinib,taletrectinib是一款下一代靶向ROS1和NTRK的酪氨酸激酶抑制剂。

根据协议条款, 信达生物将作为独家合作伙伴获得taletrectinib在大中华区与葆元医药共同开发和商业化权利。葆元医药将继续负责中国大陆地区的taletrectinib的临床开发和注册报批,以及大中华地区的临床生产和商业化生产。信达生物有权在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共同开发taletrectinib和负责注册报批。

与此同时,葆元医药将获得总额可达1.89亿美元的先期付款及开发费用资助和潜在里程碑付款,以及基于taletrectinib在大中华区年度净销售额的特许权使用费。

合作企业:罗氏

合作产品:2:1双特异性T细胞抗体和通用型CAR-T平台

2020年6月9日,信达生物的全资附属公司Innovent Biologics (HK) Limited与罗氏达成战略合作,双方主要聚焦于研究、临床开发和商业化多个双特异性抗体和细胞治疗产品,这些产品将直接用于血液肿瘤和实体肿瘤治疗。

根据该协议条款,Innovent HK将为其非独家使用罗氏某些技术发现和开发2:1双特异性T细胞抗体(TCB)和通用型CAR-T平台支付首付款、开发和商业化里程碑付款以及产品销售提成。Innovent HK将研发、生产和商业化这些产品。

罗氏对每个产品在中国以外地区的开发和商业化权益保留回购选择权。如罗氏行使其全部选择权,则将向Innovent HK支付总计1.4亿美元款项。以及所有产品如果均成功开发及商业化,支付产品开发、获批和销售等总计约19.6亿美元的里程碑款项,此外还将支付每个产品两位数比例的销售提成。

合作企业:安德森癌症中心

合作产品:信迪利单抗

2020年5月12日,信达生物和德克萨斯州大学MD Anderson癌症中心共同宣布开展一项战略合作,双方将在美国联合开发抗PD-1单克隆抗体达伯舒(信迪利单抗注射液)用于治疗多种罕见癌症。依靠MD Anderson癌症中心在罕见癌症领域丰富的临床试验经验,信迪利单抗有望获得多个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罕见癌症适应症。此外,信达生物也将独立负责信迪利单抗其他高发癌症适应症的上市申请工作。

合作企业:Alector

合作产品:SIRP-alpha抗体

2020年3月26日,信达生物和Alector达成合作,信达生物获得Alector用于治疗肿瘤的新型抗SIRP-alpha抗体(Alector研发代号:AL008)在中国(含香港、澳门和台湾)开发和商业化的权益。

根据协议条款,信达生物将主导AL008在中国的开发和商业化,包括产品生产,Alector将主导AL008在国外的开发,具体财务条款未披露。

合作企业:圣诺制药

合作产品:信迪利单抗/RNAi候选药物STP705联合疗法

2020年1月,信达生物与圣诺制药达成战略合作,在美国共同开展利用信达生物制药的PD-1抗体药物达伯舒®(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和圣诺制药的RNAi候选药物STP705 (科特拉尼注射剂)联合治疗肿瘤(如肝细胞癌和胆管癌等)的临床研究。

合作企业:Incyte

合作产品:pemigatinib、itacitinib及parsaclisib

2018年12月,信达生物与美国Incyte公司达成战略合作和独家授权许可协议,推进pemigatinib(FGFR1/2/3抑制剂)、itacitinib(JAK1抑制剂)及parsaclisib(PI3Kδ抑制剂)的单药或联合治疗在中国大陆及香港、澳门和台湾地区的临床开发与商业化。

根据合作协议的规定,信达生物将先支付Incyte公司4000万美元的首付款,预计2019年信达生物在中国首次递交新药申请后还将支付2000万美元作为第二笔现金付款给Incyte。此外,Incyte将有资格获得高达1.29亿美元的潜在开发里程碑付款,以及高达2.025亿美元的潜在商业里程碑付款。

合作企业:和黄医药

合作产品:信迪利单抗/呋喹替尼联合疗法、信迪利单抗/索凡替尼联合疗法

2018年11月,信达生物与和黄中国医药科技(Chi-Med)旗下的创新药物研发平台和记黄埔医药达成全球临床合作,评估信达生物PD-1单抗信迪利单抗与和记黄埔医药小分子抑制剂呋喹替尼联合治疗实体瘤患者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根据协议条款,信达生物与和记黄埔医药将在中国和美国对实体瘤中未满足的临床需求进行共同探索和开发。

2019年10月,两家公司再次宣布进一步拓展双方的全球临床合作,共同评估信迪利单抗与索凡替尼联合治疗晚期实体瘤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索凡替尼是和记黄埔医药旗下一款新型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VEGFR)及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1(FGFR1)抑制剂,同时抑制集落刺激因子-1受体(CSF-1R)。

合作企业:盛诺基医药

合作产品:信迪利单抗/SNG1005联合疗法

2019年8月,信达生物宣布与盛诺基医药达成一项临床研究合作,将在中国启动评估SNG1005和信迪利单抗注射液联合用药的临床开发,拟开发的适应症为晚期癌症。SNG1005是盛诺基医药从中国境外引进的一款产品,由紫杉醇分子与经特殊设计的氨基酸短肽偶联得到。

合作企业:微芯生物

合作产品:信迪利单抗/西达本胺联合疗法

2019年2月,信达生物与微芯生物达成一项临床研究合作,评估微芯生物亚型选择性组蛋白去乙酰化酶(HDAC)选择性抑制剂西达本胺与信迪利单抗注射液和重组抗VEGF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IBI305)联合治疗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的安全性和耐受性。晚期结直肠癌患者的治疗存在显著的未满足的临床需求,不同靶向作用机制药物的合理组合应用,可能是满足此类临床需求的一个重要途径。

合作企业:Adimab

合作产品:Adimab的抗体发现和优化平台、免疫球蛋白(IgGs)

信达生物与美国Adimab公司最早在2013年达成合作,利用Adimab的抗体发现和优化平台针对信达生物选定的靶点开发出治疗抗体。若开发成功,信达生物将负责在中国进行商业化,Adimab将负责在美国、欧洲和日本地区进行商业化。

2016年6月,双方又就双特异性抗体开发扩大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根据合作协议,未来3年里,Adimab将利用其专有的、基于酵母开发平台来生产免疫球蛋白(IgGs)和信达生物筛选的多种靶点的双特异性抗体产品,信达生物则保留这些治疗产品在全球商业化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