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PADN-CFDA多中心半年随访数据预公布 临床表现积极


肺动脉高压,因其高死亡率和难治性已成为盘旋在患者心头的死神。

来源: 动脉网 

 

肺动脉高压,因其高死亡率和难治性已成为盘旋在患者心头的死神。

根据柳叶刀杂志最新报道,2021年全球患肺动脉高压的人数占世界人口总量的1%,全球大约有4000万名肺动脉高压(PH)患者。除了已知的慢性肺栓塞引起的肺动脉高压有 “治愈”的可能性,在整个肺动脉高压家族中,尚无可治愈的肺动脉高压亚型。

围绕这个困扰全球医生的难治性疾病,2022年2月26日,在心血管疾病管理能力评估与提升工程(CDQI)国家标准化肺血管病中心先锋学院的开年第一场学术大会上,国内肺动脉高压领域二十多位专家汇聚线上,共同探讨肺动脉高压全球唯一器械疗法术式——PADN的中国多中心临床研究成果预公布结果。

PADN,这一我国原创性的疗法从诞生之初就广泛受到全球关注,曾获得FDA突破性疗法认证。此前,全球专家都在等待进一步的临床试验证据来证明其疗效及有效性。

在先锋学院首场系列会议上,PADN研究的主PI公布CFDA研究中部分患者的半年随访数据。国内多位肺动脉高压领域专家也从肺动脉高压不同亚型诊疗角度,探究肺动脉高压领域临床最新进展,分享临床经验。

PADN-CFDA多中心半年随访数据预公布,临床表现积极

肺动脉高压(PH)是肺血管疾病中的重要疾病,会引起肺血管阻力和肺动脉压力升高的临床和病理生理综合征,继而发展成右心衰竭甚至死亡,致残致死率高。

其中Ⅰ型肺动脉高压(PAH)中以先天性心脏病(Congenital Heart Disease,CHD)相关PAH、遗传性PAH(Heritable Pulmonary Arterial Hypertension,HPAH)、药物和毒物相关PAH(Drug‑Induced Pulmonary Hypertension,DPAH)常见,相关因素PAH中则以结缔组织病(CTD)最为常见。

现阶段,肺动脉高压的治疗方式仍以靶向药为主。在没有靶向药物的时代,IPAH(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只有2.8年,靶向药物的问世大大提高了IPAH患者的生存率。

然而靶向药的天花板效应却可能会导致疗效下降等情况,令整体治疗效果不尽如人意。

2012年,中国原创的PADN技术开创了肺动脉高压介入治疗的新纪元。PADN术式主要运用针对肺动脉高压支配肺动脉的交感神经异常兴奋而引起血管收缩的疾病机理,通过其独到设计的肺动脉射频消融导管消融支配肺动脉的交感神经,以缓解血管收缩。

自PADN术诞生之初,这项中国原创的器械疗法便广受关注,接受PADN治疗的PAH患者远期预后效果如何?其疗效仍然需要长期的随访数据验证。

纳入了128名PAH患者的PADN-CFDA国内多中心临床研究给出了最新的答案。初步的结果表明,PADN可以有效地改善肺动脉高压患者的血流动力学、运动耐力和临床预后。

来自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医院的陈绍良教授结合其丰富的临床经验,详细解读PADN-CFDA部分临床研究数据。通过临床研究的主要终点6分钟步行距离及肺血管阻力等相关指标数据对比分析,确切地证明了PADN术为肺动脉高压临床治疗提供了全新且有效的治疗可能,数据表现非常积极。

现场多位参与PADN-CFDA研究的临床专家纷纷表示,PADN-CFDA的临床研究数据表现非常亮眼,期待最终结果的公开,让原创技术可以造福更多肺高压患者,提升患者的健康复原力。

肺动脉高压临床实战,PADN联合靶向药物治疗多种亚型

目前,PAH的治疗方法多样,包括药物治疗、肺移植手术、介入治疗等。靶向药物的问世大大提高了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患者的生存率。但PAH仍存在难根治、易复发的治疗难题,本次会议主题中的“Incurable”正是临床对PAH的认知。

对于继发性PAH患者而言,前期的及时诊断和后期的规范化治疗会大大改善患者预后。而且,继发性PAH患者除了要控制肺动脉压力外,还需要重视对原发病的治疗。原发病的治疗进度对改善和稳定PAH病情非常重要。

在临床复杂的病例中,PADN能够如何发挥作用,会议现场来自临床试验多中心的专家们展开了临床病例的分析。

结缔组织病是一组多系统、多器官受累的自身免疫性疾病,包括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性关节炎等,严重并发症之一便是PAH。CTD‑PAH临床表现隐匿,早期诊断困难,治疗效果不佳,是结缔组织病患者死亡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药物治疗仍是CTD-PAH的主要选项。那在药物治疗效果达到“天花板”,无法控制肺动脉压时,介入治疗能否改善患者预后呢?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杨振文教授分享了结缔组织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CTD-PAH)的治疗经验,一位40岁女性患者,拥有10余年的混合性结缔组织病史,肺动脉瓣、三尖瓣反流,患有肺动脉高压,在临床入组后行PADN术,术后无肺动脉穿孔、急性血栓等不良事件发生,术后6个月的PASP(肺动脉收缩压)降低了12mmHg,MPAP(肺动脉平均压)降低了5mmHg。

总的来说,PADN术联合药物治疗可使得CTD-PAH患者的血流动力学和临床情况进一步改善,CTD-PAH患者的治疗强调结缔组织病免疫抑制治疗和PAH相关治疗并重的 “双重达标”。

同样是继发性PAH,先天性心脏病相关肺动脉高压(CHD-PAH)是我国PAH最常见的原因,很多先心病患者因为合并PAH而失去了手术机会。

根据血流动力学特点,可将CHD‑PAH分为动力型和阻力型。动力型PAH患者虽存在PAH,但其肺血管病尚未发生严重病变,关闭缺损之后肺动脉压力可降至正常;而阻力型PAH患者肺血管已发生不可逆病变,在关闭缺损后,患者的肺动脉压力不能降至正常或反而升高,出现术后持续PAH。

《中国肺动脉高压诊断与治疗指南(2021版)》中提出,应根据PAH血流动力学决定CHD‑PAH治疗方案,对于动力型PAH患者,手术关闭缺损是解决PAH的根本方法,应及早进行缺损的修补或介入封堵治疗,而阻力型 PAH可采用靶向药物长期治疗和心肺联合移植或肺移植联合心脏缺损修补术。

因此,对CTD-PAH患者的早期诊断同样重要。

在CTD-PAH患者的临床治疗中,张曹进教授分享了一个63岁房间隔缺损的病例。该患者双下肢水肿半年,之前进行过房间隔修补术,被纳入PADN-CFDA手术组。术后MPAP下降值超过10mmHg,PASP下降值超13mmHg;术后6个月随访,MPAP和 PASP都在正常范围内。

通过该病例分享,实例验证对于部分CTD-PAH患者,在靶向药物治疗的基础上,联合PADN等手术治疗,患者的病情会得到较大改善。

综上所述,CTD-PAH已严重威胁到人类健康,需要临床更早期和积极的干预,有规律地监测和管理患者。在对CTD-PAH患者的治疗过程中,必须坚持个体化治疗,才有希望能全面改善患者预后。目前来说,靶向药物可为患者在术前创造手术机会、在术后改善患者心功能,而PADN作为一种创新器械疗法,联合靶向药物,将会大大提高疗效。

而在所有的病因都排除时,患者会被归到IPAH一类。IPAH发病原因不明,临床症状复杂,多发于女性患者。IPAH病情进展快,预后不良,是心肺科最后的“大战场”。针对IPAH患者,同样重在早期诊断和规范化治疗与管理。

同济医院的郭小梅教授介绍到:“通过家族关系分析,我们只能排除家族性肺动脉高压,却不能排除一些跟遗传相关的基因异常或突变的病人。在我们医院的50多例IPAH患者中,大概有30多例基因突变的患者。因此,遗传因素在IPAH患者中占很大比重,特别是骨形成蛋白II的多个位点突变可导致PAH发生,推荐患者进行基因学检查。”

 

 

PH诊断流程图 来源:中国肺动脉高压诊断与治疗指南(2021版)

IPAH患者早期无明显症状,临床上早期诊断困难,从出现症状到确诊IPAH平均需2年。由于无明确病因,缺乏特异性临床表现和诊断方法,IPAH的诊断主要依赖于层层排除PAH相关的疾病或病因。

郭小梅教授介绍到,目前,IPAH患者的治疗手段包括靶向药物治疗和手术治疗,但超三分之一的患者因无法耐受靶向药物副作用而停药或减量,所以在药物治疗达到天花板时,临床需要创新性的介入疗法。

以一位57岁的复杂性PAH患者为例,她患有“肺动脉高压、右心功能不全、房颤、慢性糜烂性肺炎”,被纳入PADN手术组。术后6个月的PVR(肺血管阻力)下降71.4%,6MWD(6分钟步行距离)呈倍数增加。

总的来说,针对IPAH患者的具体病情、PAH不同阶段及经济条件,靶向药物治疗是基础,可优选多种新技术综合治疗,如PADN术。同时,对于IPAH应做到早期诊断、全面评估、规范治疗、严密随访。

全球原创背后的企业,帕母医疗助力肺动脉高压疗法探索

支持研发PADN技术的公司,是业内明星企业帕母医疗,依托肺动脉高压技术,打造全球OTM创新技术平台。

我国的医疗器械创新此前大多是模仿式创新,缺乏底层创新能力。帕母医疗瞄准肺动脉高压这一临床需求未被满足的疾病做研发已有十年之久,今年将在全球开展多中心临床试验,逐步布局全球市场。公司已具备global innovation的多维复合能力。

2019年,全球肺动脉高压原研TOP8治疗药物销售额在50亿美元左右,同比上一年略有下滑,其中并不包括抗ED适应症的PDE-5抑制剂和前列素系列药物。预计全球2028年肺动脉高压药物总体市场在100亿美元左右。同时,2021年3月起肺动脉高压靶向药安立生坦进入医保目录,进一步减轻PAH患者的用药负担。

GlobalData心血管&代谢病高级分析师Lakshmi Dharmarajan博士表示,虽肺动脉高血压药物市场近几年已获得飞速发展,但仍有众多患者的临床需求得不到很好满足,目前仍无治愈良方。

帕母医疗的产品是全球性的原创性技术,具备全球竞争力,随着产品不断推进,未来有望成为全球肺动脉高压疾病市场的重要补充疗法。

此前,帕母医疗曾获得超亿元融资,获得奥博资本(OrbiMed)、千骥资本(Cenova),礼来亚洲基金(LAV)、高榕资本(GaoRong Capital)等顶级基金青睐。

(原文有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