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解析“一带一路”优势 谈仿制药出海可能性


在整理MNC2021财报过程中,我们看到阿斯利康积极拓展新兴市场并取得较好成绩。进一步了解后发现,发展中国家在用药方面普遍有未满足的需求,包括一些特有的热带疾病仍面临无药可医的局面。这是因为发展中国家市场需求(而不是需要)较弱,药物研发收益不足以覆盖成本,药企研发动力不足,创新药市场失灵。我们觉得这是仿制药的机会,仿制药由生产成本而非研发成本来决定价格,应能使价格下降到市场状况决定的水平。

来源: 医药地理 作者: 李乔木 

 

仿制药,走,到“一带一路“去

在整理MNC2021财报过程中,我们看到阿斯利康积极拓展新兴市场并取得较好成绩。进一步了解后发现,发展中国家在用药方面普遍有未满足的需求,包括一些特有的热带疾病仍面临无药可医的局面。这是因为发展中国家市场需求(而不是需要)较弱,药物研发收益不足以覆盖成本,药企研发动力不足,创新药市场失灵。我们觉得这是仿制药的机会,仿制药由生产成本而非研发成本来决定价格,应能使价格下降到市场状况决定的水平。另一方面,“一带一路“政策鼓励和推动下,药企不再单枪匹马向沿线国家出口仿制药,可有效降低风险,提高成功和收益的可能性。基于以上原因我们整理了本篇文章,主要讨论仿制药出海可能性,仿制药出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收益和风险。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法是每个人的责任,仿制药也好,创新药也罢,安全有效性价比高的药物总有出路。不管当下是不是药企寒冬,抱怨和情绪表达对解决问题没有帮助,不断思考和改进才是正确的应对之路。

仿制药出海可能性

过去印度和中国都是仿制药大国,但国内仿制药明显竞争不过印度,主要原因是药品质量不被认可。印度的仿制药经常拿到欧洲和美国质量认证,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广泛的市场需求。其实印度的低端仿制药和低级重复比我国还多,但高端仿制药做得好,这部分药品比我们有竞争力。现在经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我国仿制药质量提上来了,部分药品也陆续拿到美国和欧盟认证,而且我们有印度没有的优势——更多更好的仿制药,我们有数量和成本优势。仿制药市场过去是他们的,未来可以是我们的。不是只有创新药才能出海,仿制药也可以出海。无论在什么时代、什么国家,物美价廉的好药最终会受欢迎。

仿制药出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优势分析

出海不是盲目出海,药企需要了解政策和形势,认清市场和需求。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到访哈萨克斯坦,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同年11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把“一带一路”升级为国家战略。围绕“一带一路”,中央政府明确表示要“重点推进有利于‘一带一路’建设和周边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境外投资”。国家鼓励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投资,是较为明确的政策和形势。

当我们谈论哈萨克斯坦时,我们会想到什么?2017年普华永道《“一带一路“背景下的大健康产业投资白皮书》指出,哈国医药产业基础极度落后,70%以上药品需进口;哈国政府仅免费提供基本医疗服务及部分常规药品,大量非常规药品都需要民众自费购买。不仅是哈萨克斯坦,目前为止,亚非拉在内的许多发展中国家都面临缺医少药的局面,经济水平也决定了他们与昂贵专利药之间的天堑。这其实是人权不平等,也是较为广泛的市场和需求。

所以,仿制药,走,到“一带一路”去。

仿制药出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案例分析‍

2012年,科伦药业在哈萨克斯坦注册成立了KELUN·KAZ并启动工厂建设,2014年竣工投产。建成以来KELUN·KAZ生产的输液产品年产量超过3000万瓶,成为哈国最大的输液产品供应商。另外,KELUN·KAZ为当地培养了大批技术人才,累计解决就业300余人,多次获得哈投资发展部的奖励,KELUN·KAZ项目被纳入哈萨克斯坦工业发展扶持计划和《2050发展战略》规划。同时,科伦以哈萨克斯坦为据点,先后开拓中亚及俄罗斯市场,在吉尔吉斯斯坦的输液市场占有率已超过30%。2019年科伦实现海外销售收入12.41亿,同比增长70.15%,占营收比重7.04%。

作为医药健康大国企,国药在行动。2015年国药在马来西亚槟城设立众花南药有限公司,目前已奠定“众花南药“血竭品牌第一、出口量第一的好成绩。2018年成功并购马来西亚燕窝行业领导者——天马燕窝有限公司,进一步巩固市场地位,促进了当地中药产业发展。中医药管理局也在2021年底印发《推进中医药高质量融入共建”一带一路“发展规划(2021-2025)》,推进医药产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国家持续关注,市场一直都在,科伦和国药的实际行动,都表明这是一条可行的仿制药发展之路。

仿制药出口“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风险提示‍

最后我们要提醒,药企海外投资建厂比国内难度更大。社会文化差异带来的项目沟通和推进难度,发展中国家内生经济不够强、汇率波动大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当地的政治体制、法规监管一致性、药品生产制造要求、市场规范程度等,都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困难。总之,仿制药到“一带一路“去,即是机遇,也是挑战。

一点升华

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科技、医疗、制药等领域均取得长足进步,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完善也让“看病难,看病贵”成为历史。现在我们很少面临看不起病的困境,但在其他第三世界国家,贫困人口仍遭受着疾病带来的痛苦和死亡,世卫组织统计,世界估计有93%的可预防死亡负担出现在发展中国家。数据表明那里存在市场和需求,但我们更应该明白,数据背后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他们本该拥有更多可能。“享受最高而能获致之健康标准,为人人基本权利之一。不因种族,宗教,政治信仰,经济或社会情境各异,而分轩轾。”虽然盈利是药企发展的目的和存续的关键,但企业精神才是决定公司格局和长远发展的根本。希望国内药企脚踏实地谋发展的同时,多想一想企业存在的责任和意义,力争成为有能力有担当的跨国大药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