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阿斯利康放弃针对贝塔变种的新冠疫苗 已进入临床2/3期!


阿斯利康针对贝塔变种的新冠疫苗在去年进入临床试验第2/3阶段。由于贝塔变种在最具威胁的变体名单排名不断下降,阿斯利康最终决定放弃这款名为AZD2816的候选疫苗。

编译丨阿司匹林

阿斯利康针对贝塔变种的新冠疫苗在去年进入临床试验第2/3阶段。由于贝塔变种在最具威胁的变体名单排名不断下降,阿斯利康最终决定放弃这款名为AZD2816的候选疫苗。

另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AZD2816和Vaxzevria的免疫原性之间没有显著差异。阿斯利康生物制药研发执行副总裁Mene Pangalos认为,“这意味着没有必要从一种疫苗转换到另一种疫苗,因为从制造角度和产能角度来看,现阶段转换疫苗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基于这两个原因,阿斯利康将放弃这款针对贝塔变种的疫苗,而坚持推进其第一代疫苗Vaxzevria。

当2020年10月发现贝塔变种时,从免疫逃逸的角度来看,它代表了当时最令人担忧的新冠病毒变体。该病毒在刺突蛋白上发生了10处突变,很快就使第一代疫苗的效力降低。据报道,Novavax疫苗的有效力从在英国的89%下降到在以贝塔病毒为主导的南非的49%。

鉴于贝塔变种和原始SARS-CoV-2病毒之间的微小遗传差异,阿斯利康通过调整其第一代Vaxzevria疫苗做出回应。在当时的情况下,开发一种针对贝塔的特异性疫苗被业界认为是一个明智的举动。贝塔病毒首先在南非站稳了脚跟,并在阿斯利康开始其AZD2816临床试验期间进入到一些欧洲国家。然而,后来德尔塔和紧接着的奥密克戎席卷全球,大大减少了对专门针对曾经令人担忧的贝塔变体的疫苗的需求。

阿斯利康于2021年6月在2/3期临床试验中对第一批受试者进行了给药。该研究最终招募了2800多人,以评估这款疫苗及其第一代Vaxzevria产品在多种不同情况下的效果。受试者包括未接种疫苗的人员以及之前接受过Vaxzevria或针对新冠病毒的mRNA疫苗的人。

AZD2816的兴衰为莫得纳和辉瑞提供了一个警示故事。这两家公司最近刚刚将针对奥密克戎的特异性疫苗投入临床开发。虽然奥密克戎比以往任何一种变体都流行得多,但它取代德尔塔的速度,以及它与以前占主导地位的变体有很大不同的事实表明,任何针对特定形式的新冠病毒刺状蛋白的疫苗都可能在进入市场之前被淘汰。

阿斯利康在季报中披露了AZD2816的终止,同时披露了从其管线中剔除了了一系列早期项目。这家大型制药公司披露了其最近出售给Regio Biosciences的胆固醇药物MEDI5884,以及剥离了一种用于预防金黄色葡萄球菌引起的肺炎的抗体。这两个项目都处于临床试验二期。另一个二期项目,实体瘤候选药物AZD2811,与三个一期项目都获得了成功,包括用于哮喘患者的吸入JAK抑制剂AZD0449。

参考文章:AstraZeneca dumps late-phase, next-gen COVID-19 vaccine, calling time on a beta player in an omicron world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