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这种常见甲状腺问题 绝大多数老年人无需立即治疗!


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亚甲减)是临床常见的内分泌疾病之一,主要表现为血清促甲状腺素水平显著升高(通常≥4.5 mIU/L),而游离甲状腺素水平正常。

来源: 医学新视点 作者: 医学新视点 

 

亚临床甲状腺功能减退症(亚甲减)是临床常见的内分泌疾病之一,主要表现为血清促甲状腺素水平显著升高(通常≥4.5 mIU/L),而游离甲状腺素水平正常。

亚甲减在老年人群中较为常见,其主要危害为发展成临床甲减和引起血脂增高,导致动脉粥样硬化和冠心病。目前国际指南对于老年人群亚甲减的治疗建议不同。近日,《柳叶刀-糖尿病与内分泌学》(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发表综述,全面总结了过去十年间针对65岁以上亚甲减患者开展的临床研究重要数据。

分析结果显示,与甲状腺机能正常的对照组相比,血清促甲状腺素水平为4.5~7.0 mIU/L的老年患者心血管、肌肉骨骼以及认知相关不良预后事件的发生率并未显著升高。此外,研究提示,促甲状腺素水平低于7.0 mIU/L时(临床上约占75%),老年患者或许无需立即开始左旋甲状腺素治疗,而左旋甲状腺素的用药剂量也需根据患者年龄、合并症等进行个体化考量。

 

 

截图来源: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

亚甲减发病机制较为复杂,通常可由甲状腺自身或以外的器官结构异常引起。血清促甲状腺素水平是诊断亚甲减的关键指标,临床上约75%的亚甲减患者促甲状腺素水平为4.5~6.9 mIU/L,20%的患者为7.0~9.9 mIU/L,5%的患者为10 mIU/L及以上。左旋甲状腺素是治疗亚甲减的最主要药物之一。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不同指南对于亚甲减的治疗尚缺乏统一标准。此外,部分促甲状腺素水平升高在不经干预的情况下同样能恢复正常;健康老年人促甲状腺素水平在正常情况下也可自发出现升高。因此,临床上老年患者很可能存在左旋甲状腺素过度治疗的情况。

研究人员基于过去10年(2010年1月1日至2021年7月31日)的权威发表数据(包含荟萃分析、随机临床试验以及队列研究),对不同促甲状腺素水平的亚甲减老年患者(65岁及以上)药物治疗获益程度和安全性进行评估。

分析结果提示,大部分亚甲减老年患者甲状腺素缺乏症状通常并不明显,且在左旋甲状腺素治疗后,老年亚甲减患者甲减相关症状以及心血管/骨骼相关指标并未得到改善。

促甲状腺素水平:4.5~6.9 mIU/L

促甲状腺素水平为4.5~6.9 mIU/L的老年患者(65岁及以上),其促甲状腺素水平与情绪/认知改变、虚弱以及骨丢失/骨折的发生并无关联。左旋甲状腺素治疗后,这部分患者心血管、肌肉/骨骼、认知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风险并未显著改善。观察性研究和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仅支持对这部分患者先进行有效监测,而不是立即开始治疗。

促甲状腺素水平:7.0~9.9 mIU/L

对于促甲状腺素水平为7.0~9.9 mIU/L的老年患者:65~84岁老年患者,其亚甲减状态与心血管事件(冠心病、卒中)的发生风险升高有关,这部分患者可考虑药物治疗,但需避免过度治疗;对于≥80岁的老年患者,相同水平促甲状腺素状态下,其亚甲减状态与不良预后之间并无显著关联,临床上可谨慎选择“Wait-and-see(等待观察)”的策略;此外,部分研究提示亚甲减状态甚至还可为85岁及以上的老年患者带来一定生存获益。

促甲状腺素水平:10.0~19.9 mIU/L

对于促甲状腺素水平为10.0~19.9 mIU/L的老年患者(65岁及以上)而言,其亚甲减状态同样与心血管事件(心衰、冠心病)的发生风险升高有关,可考虑进行药物治疗,不过需基于患者随访结果进行不断评估,避免过度治疗。

 

 

▲老年患者基于不同促甲状腺素水平治疗推荐(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亚甲减治疗的目标主要是为了防止亚甲减向临床甲减进展,此外缓解甲减相关症状或预防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当前论文证实,老年亚甲减患者可能存在过度诊断和过度治疗的情况,而药物相互作用以及药物治疗不良事件发生风险的增高可能带来更高的医疗保健支出。

研究人员认为,若促甲状腺素水平持续高于7 mIU/L,65岁及以上的老年患者才应考虑采用左旋甲状腺素治疗,若低于7 mIU/L则或许无需考虑立即治疗。老年患者最易受过度治疗影响,因此针对老年亚甲减患者的左旋甲状腺素治疗应该更加个体化。

参考资料

[1] Biondi, Bernadette, and Anne R. Cappola. "Subclinical hypothyroidism in older individuals." 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