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外泌体的逆袭 从“细胞垃圾”到“种子新秀”


近日,一家专注于外泌体平台技术和创新药研发的公司 —— 苏州唯思尔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 “唯思尔康”,英文名称 “VesiCURE”)完成亿元级种子轮融资,元生创投、联想之星、北极光创投、博远资本、苏州科创基金、苏州中新园创等参投。 本轮融资将用于建立 modEXOTM 工程外泌体载药平台,为外泌体新药研发奠定基础。

来源: 生物探索

 

近日,一家专注于外泌体平台技术和创新药研发的公司 —— 苏州唯思尔康科技有限公司(简称 “唯思尔康”,英文名称 “VesiCURE”)完成亿元级种子轮融资,元生创投、联想之星、北极光创投、博远资本、苏州科创基金、苏州中新园创等参投。 本轮融资将用于建立 modEXOTM 工程外泌体载药平台,为外泌体新药研发奠定基础。

从去年夏天开始讨论与筹备,今年 10 月正式开始运营,短短几个月时间就能收获亿元融资,唯思尔康迎来了“开门红”。 资本为何亲睐唯思尔康或者说资本为什么押宝外泌体赛道? 要知道,外泌体曾被认为是“细胞垃圾”,如今“垃圾股”变成了众人看好的“潜力股”,外泌体是怎样华丽转身实现“人生逆袭”的?

被误解的细胞“垃圾 ”

1983年,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生物化学系教授Rose M. Johnstone研究小组首次在体外培养的绵羊红细胞上清液中发现外泌体,当时只认为这是一种有膜结构的细胞小囊泡,他们认为这种小囊泡可将细胞生长发育过程中不必要的蛋白质从一个细胞携带至另一个细胞,由此断定小囊泡是细胞代谢的“垃圾”。 随着深入研究,1987年,Johnstone将小囊泡命名为“exosomes”外泌体。 到2013年,经过近30年的探索,外泌体在细胞间运输调控的机制被进一步深入挖掘,美国科学家James E. Rothman、Randy W. Schekman及德国科学家Thomas C. Südho因此共同获得2013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承载希望的“黄金赛道”

由此,各大知名药企开始着手布局外泌体的产业化药用研究。 据 CB Insights 数据显示,2017 年以来,外泌体相关公司融资事件数量整体呈增长态势。

在国内,外泌体研究热度也是不断攀升,2020年外泌体相关的基金项目中标两千余次,成为当之无愧的国自然C位。

目前学术界、工业界对于外泌体的研发方向主要聚焦在以外泌体作为疾病早期诊断的标志物、外泌体本身作为疾病治疗药物、外泌体的抑制、以及充当药物递送载体四大方面。

「外泌体作为癌症的诊断标志物」

由于外泌体可以在体液(例如血液、尿液、唾液和脑脊髓液)中检测到,因此它们被认为是疾病诊断的无创或微创生物标志物,具有检测包括癌症在内的许多病理状况的潜力。

「外泌体作为癌症免疫疗法」

免疫检查点疗法在几种癌症类型中的成功提高了人们对进一步探索肿瘤中免疫失调的兴趣,其中包括外泌体肿瘤免疫疗法,有望诞生抗癌疫苗。

「外泌体的抑制」

外泌体水平升高通常与不同类型的癌症恶化相关,一些研究人员希望能通过降低肿瘤外泌体到正常水平来防止不良预后。

「外泌体作为药物输送系统」

传统的给药方式包括合成脂质纳米颗粒和病毒载体,但是这两种方法都有局限性,包括它们能到达的身体区域,能到达的组织内细胞数量,以及避免触发有害免疫应答的能力。

因为由人类蛋白质与脂质组成,外泌体与生俱来的非免疫原性、无毒性以及可跨越生物屏障(如 BBB)的能力,具有作为药物递送载体的独特优势,也是人们目前最为关注的外泌体应用方向。

中外药企同台竞技 百舸争流 ”

2015年,是外泌体产业化的元年。 这一年,随着“精准外泌体”概念的提出,专注于外泌体方向的生物科技公司竞相成立、外泌体产业化获得突破性进展。

是年,生物医疗风投机构Flagship Pioneering孵化出Codiak BioSciences,专注于以外泌体为递送载体的药物研发。 Codiak BioSciences已于2020年10月在纳斯达克上市。

据不完全统计, 全球目前有近50家企业积极布局外泌体这一赛道,包括罗氏、武田、礼来在内的多家制药巨头,也纷纷与外泌体相关企业合作研发 ,都想要在这一蓝海市场建立先发优势。 与此同时,国内外泌体市场的表现也一片火热。 短短几年时间,国内已经陆续诞生了十几家外泌体相关企业。

新冠肺炎加快了小核酸、蛋白质药物的产业化发展,全球多家药企围绕外泌体递送技术药物的开发达成多项合作。 2020年武田与礼来分别在3月与6月和领先的外泌体治疗公司Evox Therapeutics达成合作协议,Evox公司设计有专门的外泌体递送载体,武田以该载体为基础,研究针对罕见病的蛋白质代替药物和mRNA疗法。 礼来与Evox签署的合作协议价值12亿美元,联合开发用于治疗神经系统药物的RNA干扰(RNAi)和反义寡核苷酸(ASO)药物。

2020年6月,Sarepta Therapeutics与Codiak BioSciences达成合作协议,研究神经肌肉适应症药物的外泌体传递载体和有效载荷。

韩国MDimune公司专有的BioDrone™技术平台是一种基于外泌体的药物递送平台,该平台通过挤压法可以从各种不同细胞来源获得外泌体,实现生物分子的个性化靶向递送,将分子药物剂量和副作用降到最低,并能进一步提高药物疗效。 2021年5月,Reyon Pharmaceuticals和MDimune公司达成协议,共同开发这一赛道。 中国公司NeoCura是一家基于人工智能研究RNA精准医疗的科技创新企业。 2021年10月也和MDimune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共同开发基于外泌体递送癌症疫苗的mRNA治疗。

此外, 我国药企恩泽康泰、艾赛生物、贝格尔生物、以及唯思尔康等企业也纷纷在外泌体治疗药物赛道布局 。 其中恩泽康泰围绕罕见病、肿瘤免疫两个领域展开管线布局。 利用基于外泌体的蛋白替代疗法为罕见病患者补充细胞内缺失的特定蛋白。 通过外泌体激活肿瘤患者免疫细胞自身的免疫信号,配合PD-1/L1单抗药物,恢复癌症患者机体正常的抗肿瘤免疫反应。 唯思尔康则以工程外泌体载药平台modEXO为突破点,研究针对肿瘤与肝病的创新药物,同步开发外泌体在呼吸、神经、消化、免疫疾病等领域的应用。

临床试 验数据积极 冲线有望 ”

在具体研究成果方面, Codiak BioSciences所研究的外泌体药物已有多款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 其中,exoSTING由经改造后腔内运载了小分子STING激动剂的外泌体组成,另一款exoIL-12是一种经工程改造后在其表面表达促炎IL-12的外泌体。 今年11月Codiak BioSciences公司宣布,exoSTING在首个单药治疗实体瘤的1/2期临床试验中取得初步积极数据: 该药能在肿瘤局部剂量依赖性激活STING信号通路,并进一步激活免疫应答。 外泌体药物exoIL-12在增强IL-12剂量控制的同时还能限制其相关毒性, Codiak Bio Sciences 将exoIL-12用于开发用于治疗皮肤T细胞淋巴瘤、黑色素瘤、默克尔细胞癌、卡波西肉瘤、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和三阴性乳腺癌,目前已开展针对早期皮肤T细胞淋巴瘤患者的1期临床试验。

Kalluri作为Codiak BioSciences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正在开发针对胰腺癌的含siRNA外泌体RASG12D。 据悉,这是一种针对RAS的靶向外泌体疗法。 因为RAS是肿瘤中最常见的改变蛋白之一。 目前针对RAS的药物研究主要针对致癌基因G12C突变体的小分子,Kalluri将目光投向G12D突变体,这是一种常见于胰腺癌的靶向位点。 Kalluri的RASG12D提高了胰腺癌模型的存活率,目前已进入1期临床试验。

可以说,外泌体产业正呈现出百家争鸣、百舸争流的态势,谁将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率先冲线还不得而知,但从目前的研究进展来看,这一天并不遥远。 期待未来外泌体作为新的递送载体和治疗方式,为疫苗、核酸药物的开发带来新的路径,为各种癌症和罕见病患者减轻病痛,带来新的生机。

参考资料:

[1]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18802148567484828&wfr=spider&for=pc

[2]https://www.163.com/dy/article/GRAV144O05118K9D.html

[3]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94039091564341804&wfr=spider&for=pc

[4]https://www.bioon.com/article/6782306.html

[5]https://www.163.com/dy/article/FLDJT0R80532BT7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