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关于国采!国家联采办发声


有人形容高值医用耗材里的价格水分就像水盆里的毛巾,“拎起来就淋水,根本不用挤。”改革势在必行。高值耗材带量采购落地以来,医疗器械行业的整体规模、性质和游戏规则发生整体改变。冠脉支架国采从1.3万降到700元,国采以超90%以上的降幅拿下集采第一城。

来源: 赛柏蓝器械 

 

有人形容高值医用耗材里的价格水分就像水盆里的毛巾,“拎起来就淋水,根本不用挤。”改革势在必行。高值耗材带量采购落地以来,医疗器械行业的整体规模、性质和游戏规则发生整体改变。冠脉支架国采从1.3万降到700元,国采以超90%以上的降幅拿下集采第一城。

之后,原有的流通模式被彻底改变,生产、销售、配送、使用等环节开始新的磨合。改革不可避免伴随着痉挛,但痉挛之后便是增益,医院、械企、患者三者的利益关系在支架集采之后呈现出新的生态。

联采办:支架供应稳定

9月6日,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以下简称联采办)披露2021年1月以来冠脉支架集采中选结果实施的主要情况。

 

 

联采办表示,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采结果实施以来,总体进展平稳,价格显著下降,中选产品供应充足,群众明显受益。

总体上看,中选企业根据医疗机构需求量认真组织生产供应,各种型号的支架总体供应大于采购需求。

数据方面,医疗机构使用情况快于预期。2021年1-8月,医疗机构共使用中选产品(全部为铬合金支架)110万个,相较集采前去年同期数量(71万个)增长54%,使用总量已超过全国全年协议采购量(107万个),患者切实用上了降价后的支架。

2021年1-8月,中选企业已出厂供应中选支架198万个,达全年协议采购量的1.8倍以上,为医院实际使用量的1.8倍。出厂供应量扣除医疗机构使用量后,流通和库存等环节达88万个,供应充足。

从全国来看,各种规格的支架均有库存。集采前后,各种长度、直径规格支架的使用和出厂供应结构与2020年基本保持一致。

中选企业获80%市场份额

冠脉支架集采是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集采的第一单,改革成效明显。一方面是群众获益明显。冠脉支架集采中选产品价格显著下降,群众负担显著减轻。据北京市测算,接受支架植入的患者平均个人负担下降1万元。同时,很多原本用不起支架、用不起铬合金支架的群众也用上了“质优价宜”的铬合金支架。

在医生方面,医生阳光收入增加。冠脉支架集采后,部分原来冠脉支架植入手术收费标准较低的省份上调了收费标准,叠加医保支付结余留用、支付方式改革等机制,相关科室医务人员在工作量稳定的情况下阳光收入有所提高。尽管对部分医务人员而言,增长的阳光收入可能比不上原来的灰色收入,但阳光收入让绝大多数医务人员更有尊严,也有助于理顺公立医院补偿机制。

同时,产业发展环境得到优化。集中带量采购有效治理了价格虚高问题,净化了流通环节,优化了营商环境。本次集采共11家企业参加投标,8家企业中选,获得80%的市场份额,提高了产业集中度,同时为未中选企业和新进入市场的企业留出足够的市场空间。

尚在磨合中

联采办表示,改革过程中的一些新情况值得关注。

集中带量采购改变了原有的流通模式,需要生产、配送、使用等各方加强协作,改变长期形成的习惯,适应新的机制,在磨合过程中也暴露出一些问题,有些问题因改革而受到格外关注。

一是生产、配送与使用方对集采模式的变化尚在磨合中。集采前支架价格虚高,支撑了配送企业提供“随叫随到”、随时补货加赠送的“保姆式”服务。集采挤出流通环节灰色费用后,生产厂家、配送企业和医院回归正常、平等的购销关系。新的机制要求配送企业利用现代物流和信息技术提升货源投放效率和精准性,也要求医院加强院内耗材备货、使用、盘货、补货等环节的精细化管理。目前,供应链上各相关方的衔接仍在相互适应中,也使个别型号支架出现临时性紧缺。

二是部分医院高价药物球囊使用快速增长。监测发现,冠脉支架降价后,药物球囊虽然使用总量不大,但增长速度很快,这既有临床发展的合理增长,但考虑到药物球囊价格在2万元左右,不排除其他非正常因素导致。

对于中选支架供应问题,联采办一直在会同相关部门、企业和医疗机构努力解决,已经取得明显改善。下一步,我们将协同各方采取针对性措施,进一步完善冠脉支架集中采购和使用相关工作。

首先,进一步强化中选产品生产、配送能力。联采办将会同省级采购机构密切监测中选产品采购、配送和使用等情况,要求中选企业严格履约,适应需求调整产能,压实中选企业供应配送责任。

推动医疗机构提高内部管理精细化程度,会同相关部门指导医疗机构加强采购和库存管理能力建设,提升信息传递和采购运转效率。

另外,规范药物球囊使用。会同相关部门规范药物球囊使用,推动地方开展药物球囊集采,对使用药物球囊非正常增长的医疗机构加强监管力度,必要时函询约谈。

国采继续扩围

冠脉支架国采落地10个月,新一轮的国采已至。

8月23日,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国家组织人工关节集中带量采购文件(GH-HD2021-1)》,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组成采购联盟,委派代表组成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代表各地区公立医疗机构(含军队医疗机构)及自愿参加的医保定点社会办医疗机构等开展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由天津市医药采购中心承担日常工作并具体实施。

带量采购产品为:初次置换人工全髋关节 (以下简称髋关节)、初次置换人工全膝关节(以下简称膝关节)。

8月26日,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在天津召开企业培训会,参会的标准是已取得初次置换人工全髋关节、初次置换人工全膝关节产品合法资质的医疗器械注册人(代理人),且有意愿参加本次集中带量采购的申报企业,每家企业可选6名人员参加。

各产品系统类别最高有效申报价公布:

 

 

高雪指出:申报价是根据多省招采并中标后的挂网价格,搜集全部数据之后进行价格平均,得到相近于以上的价格的数字。确定最高有效申报价的目的是,让所有的企业都有机会参与,通过良性竞争得到一个最终的中选的结果,而不是让企业去拼到一个无底线的低价,最终要保证价格相对合理,让企业有利润,相关服务都跟得上。

行业知名医疗器械企业市场经理张湘颖(化名)在现场对赛柏蓝器械表示:“价格还在商量中,但是心里大概有了基准,其实就是成本价+少量利润,按照之前冠脉支架的降幅,这次已经做好了降价80%以上的准备,中选的目的之一是让市场记住我们,国内市场还是重头戏,国外市场不确定性太强。”

人工关节还在紧张国采之中,国采下一城已经有了信号。高雪在培训会结束时表示:9月14日10点开始唱标,估计中午之前就能结束,大家就可以回去准备脊柱了,后面会有比较多工作。

国采的下一个锚点在哪已很明显。前有支架,现有国采,后有脊柱,国采扩围已板上钉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