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Athira Pharma会给阿尔茨海默症带来隧道尽头的曙光吗?


阿尔茨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 AD)的新药研发关乎全人类的福祉。尽管目前该病的致病机理还在探索中,致力于AD新药研发的生物制药公司却前赴后继,Athira是其中出色的一位,只是这次他能度过投资者信心动摇的劫难吗?

来源: E药经理人 作者:  xin 

 

阿尔茨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 AD)的新药研发关乎全人类的福祉。尽管目前该病的致病机理还在探索中,致力于AD新药研发的生物制药公司却前赴后继,Athira是其中出色的一位,只是这次他能度过投资者信心动摇的劫难吗?

今年6月7日,FDA批准渤健的阿尔茨海默症新药Aduhelm上市,受此消息影响,AthiraPharma公司的股价也节节攀升,只是幸福来得太短暂,几天后,Athira Pharma 首席执行官 Leen Kawas被指控学术造假,使得这家AD研究新贵马上陷入舆论漩涡中。

01 学术造假风波

Athira Pharma是一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生物技术公司,创建于2011年。公司的前身是M3生物技术公司(M3 Biotechnology, Inc.),2019年正式更名为Athira制药公司(Athira Pharma, Inc.)。

Athira专注于开发恢复神经元健康和阻止神经退化的小分子药物,该公司于2020年9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定价 17 美元,共筹集到2.04亿美元。

Athira声称其专有的药物发现平台,提供了影响广泛的神经退行性疾病和状况的潜力。它包括旨在针对中枢神经系统或周围神经系统的小分子治疗方法。公司目前有三条管线,其中ATH-1017针对AD和帕金森,已经进入临床阶段,另外两条分别是针对神经精神适应证(Neuropsychiatric Indications)的ATH-1019/20,以及针对周边神经适应证的ATH-1018,后两者都还处于药物发现阶段。

 

 

让Athira公司陷入造假风波的是Leen Kawas在2011-2015年作为第一作者所发表的四篇科学论文。这些论文为该公司目前的ATH-1017临床试验奠定了基础。

ATH-1017是一种小分子药物疗法,专门用于增强肝细胞生长因子(HGF)及其受体MET的活性,这些因子在中枢神经系统正常功能中表达,以影响神经退行性和脑组织再生。除阿尔茨海默病外,ATH-1017还被设计用来解决更广泛的痴呆症人群,包括帕金森病痴呆症。

Leen Kawas论文篡改图像的说法首先出现在PubPeer上,这是一个非营利的在线论坛,用户可以在论坛里对特定的科学论文进行讨论,探讨数据的完整性。

2016年,Leen Kawas的一篇论文首次被评论,而后波及到她的另外三项研究上。许多问题围绕着实验结果的图片,评论者质疑图片是在实验之间复制而成的。

首先提出Leen Kawas的论文可能有问题的是Elisabeth Bik,她拥有微生物学博士学位,是加州的研究诚信顾问。Bik说,Leen Kawas的几篇论文中,有一些结果在她看来是被“PS”过的,还有一些结果的图片看起来也很可疑。当然,她说,pubpeer论坛中提出的其他一些问题也可以用诚实的错误(honest errors)来解释。但总的来说,“我会担心研究的完整性”。

紧接着,西南大学发表声明说,它也在审查关于Kawas在大学期间研究行为不当的指控。西南大学的发言人David Wasson向《西雅图时报》证实,作为许可协议的一部分,该大学拥有Athira的股票,允许该公司使用该大学拥有的知识产权。

事件发生后,Leen Kawas被停职,但还继续留在董事会内,Athira公司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调查此事,并发布了董事会主席山田忠孝(Tadataka Yamada)博士的声明:“Athira致力于科学研究的完整性,其使命是恢复神经系统疾病患者的神经健康,使患者能够恢复他们的记忆、生活和家庭关系。ATH-1017是Athira根据公司内部生成的新数据发现、开发并获得专利的。该公司对ATH-1017治疗痴呆症的治疗潜力充满信心。”

作为全球医药行业的一位传奇人物,山田忠孝刚于8月4日辞世,然而他生前的这纸声明,仍然挡不住Athira股价暴跌近39%。

山田忠孝可谓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一位领袖人物,他是FrazierHealthcare Partners风投合伙人、葛兰素史克与武田公司的前研发掌门、盖茨基金会全球健康项目原负责人。他是医生出身,在学术圈里成绩斐然,却为了更贴近病人,毅然投入药物研发领域,因为“医药行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行业”。

调查结果还未出台,但Athira正面临误导投资者的集体诉讼。蒙受损失的投资者指控Athira及其CEO违反了《1934年证券交易法》。在整个集体诉讼期间,被告做出了虚假和误导性的陈述,并且没有披露。涉嫌操控数据的事件发生后,尽管Athira公司“后来转向了与Kawas所研究的不同的分子,但其目标仍然是针对HGF”。这就意味着,Kawas博士工作奠定了ATH-1017的生物学基础,Athira公司继续在其治疗阿尔茨海默氏症的方法中使用这一基础。

与此同时,Athira于2020年12月获得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国家老龄化研究所(NIA)提供的为期三年、总额预计为150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用于支持ATH-1017的ACT-AD第二阶段临床试验。由于拨款申请中引用了涉嫌篡改图像的研究论文,致使Athira是否会面临因此而带来的后续处罚,存在不确定性。

Athira官网披露:2020年12月,公司接受了NIH的拨款,以支持ATH-1017的ACT-AD第二阶段临床试验。根据协议条款,公司可能获得780万美元,并有可能获得额外的740万美元,总额不超过1520万美元。在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一年中,公司已经确认了与NIH赠款相关的110万美元的赠款收入,这包括在合并运营和全面损失表中的赠款收入。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已发生超过已收现金的合格费用约110万美元,该费用列入合并资产负债表中的未开票赠款应收款。

02 继续推进的临床试验

在Leen Kawas被指学术不端,论文造假后,Leen Kawas停职接受调查,由公司首席运营官MarkLitton承担日常的领导职责。

尽管公司似乎没有公布ATH-1017的临床前数据,但它最近在阿尔茨海默氏症协会国际会议(AAIC)上公布了一项包括AD患者在内的第一阶段研究的早期发现。公司展示了其主要候选药物ATH-1017的1期a/b试验的临床脑电图(EEG)数据,包括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数据。

Mark Litton在发布2021Q2报告时称,公司为正在进行的ATH-1017在轻度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的2/3期LIFT-AD启动了一项开放标签扩展研究,所有研究参与者在完成了26周的治疗期后,安慰剂组或活性组的患者可以选择继续以高剂量治疗长达26周。公司预计这项试验将在2022年上半年出现数据,并计划在2021年底前启动一项测试帕金森病患者的第二阶段试验。

在董事会主席山田忠孝最近去世后,Athira进一步调整了领导层。8月5日,公司任命Kelly Romano为董事会主席。KellyRomano拥有商业建筑和航空航天的背景,是BlueRippleCapital的创始人和CEO,BlueRipple是一家为全球技术公司提供咨询服务的机构。

其他任命包括:Rachel Lenington担任首席技术官和产品开发战略主管,他曾在Seagen和盖茨基金会工作过;MarkWorthington担任公司总法律顾问。

根据财报,Athira公司2021Q2的净亏损为1400万美元,而2020年同期为200万美元,其中1200万美元用于研究和开发费用。它手上有大约3.5亿美元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投资。每股净亏损为0.38美元,略高于分析师预期。

参考资料:

https://www.athira.com

https://www.seattletimes.com/business/athira-shares-plunge-after-ceo-is-placed-on-leave/

https://www.rgrdlaw.com/cases-athira-pharma-inc-class-action-lawsuit-atha.html

https://www.statnews.com/2021/08/05/athira-cited-altered-studies-in-nih-grant-application-creating-legal-ri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