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3天蒸发170亿 高瓴减持CDMO龙头凯莱英220万股


日前,国内CDMO龙头股凯莱英遭遇连续大跌。截至今日(8月18日)收盘,报346元/股,3日累计跌幅17.88%、市值蒸发172亿元,目前为839亿元。暴跌的主要原因被认为是高瓴资本的大幅减持。8月15日凯莱英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在刚刚解禁后的第二季度,高瓴资本减持了近50%的所持股份。而以二季度中位股价340元计算,高瓴套现约7.5亿元。

来源: 医谷 

 

日前,国内CDMO龙头股凯莱英遭遇连续大跌。截至今日(8月18日)收盘,报346元/股,3日累计跌幅17.88%、市值蒸发172亿元,目前为839亿元。暴跌的主要原因被认为是高瓴资本的大幅减持。8月15日凯莱英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在刚刚解禁后的第二季度,高瓴资本减持了近50%的所持股份。而以二季度中位股价340元计算,高瓴套现约7.5亿元。

高调的定增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2020年收入计,凯莱英是全球第五大创新药原料药CDMO公司,约占1.5%的市场份额;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商业化阶段化学药物CDMO公司,约占22%的市场份额。目前主要就小分子药物提供贯穿临床前、临床及商业化阶段的工艺开发及生产服务,合作客户包括再鼎医药、贝达药业、和黄药业、信达生物等。

事实上,与药明康德、康龙化成等相比,凯莱英此前相对“低调”。2020年的一份定增预案、高瓴资本的参股,让凯莱英名声大噪。

2020年2月,凯莱英公布了一份定增预案,计划以每股123.56元的价格,发行不超过1870万股股票,募资23.11亿元,且全部由高瓴资本认购,禁售期为18个月。如果定增完成,高瓴将持有凯莱英5%以上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不过在2020年7月,基于相关再融资新规的调整,凯莱英修改定增方案,发行对象由高瓴一家变更为“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发行价格变更为“竞价方式”,禁售期调整为6个月。最终,2020年10月凯莱英定增方案落定,确定了9名对象,其中高瓴获得440万股,为最大买家,定增股价227元,获配金额约10亿元。

同时,在定增落地时,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等表示,高瓴资本将作为凯莱英的长期支持者,推动其在小分子、核酸、生物药等新业务领域开展深入战略合作。

减持的原因

今年4月,高瓴资本6个月的锁定期解除。4个月后,高瓴资本减持凯莱英股本220.26万股,占总持股的50%。以今年二季度的340元股价中位值来计算,高瓴资本至少套现了7.5亿元现金。

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对于减持的原因,高瓴表示暂无法透露更多信息。不过投资者普遍表示操作反常,从此前的定增预案可以看出,高瓴在凯莱英身上下了很大力气,也多次对外表示要做长期支持者,现在一解禁就减持半数筹码,让人生疑。有接近高瓴的从业人士表示,减持是因为凯莱英股价涨幅超出了高瓴的预期,所以选择在高位套现,回收约75%的投资本金。

此外,今年7月,CDE发布了《以临床价值为导向的抗肿瘤药物临床研发指导原则》的征求意见稿,强调从患者需求出发,提升新药研发的价值取向,规定未来新药开展临床试验需尽量和标准治疗方案做对照,避免低水平重复性投入造成资源浪费。受此影响,CXO板块受到极大震荡。这或许也是原因之一。

受争议的业绩

抛开高瓴的减持,来看看凯莱因自身的业绩表现。

相关年报显示,2018-2020年凯莱英收入分别为18.23亿元、24.46亿元、31.3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1.2%;净利润分别为4.06亿元、5.52亿元及7.19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3.1%。2021年上半年,营业总收入17.60亿元,同比增长39.04%;净利润4.29亿元,同比增长36.03%;扣非净利润3.53亿元,同比增长27.29%。同时,凯莱英方面表示,受益于行业景气度高,公司在手订单充裕,业务量方面处于增长态势,截至披露日,凯莱英尚未完成订单为6.72亿美元(订单到期日均为2022年底前)。

总体来看,上半年营收净利双增,业绩发布后,多家券商发布研报,维持对凯莱英的“买入”评级。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认为,27.29%的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速低于预期。此前多家机构预测凯莱英2021全年净利润在9.53亿-10.44亿元,增31.99%-44.59%之间,但实际为36%,正在向下限靠近。同时,财报显示其第二季度扣费净利润增幅仅约20%,相比第一季度约38%的增幅而言,下滑较多。对此,凯莱英证券部相关人士表示,每年最高收入大概率在第四季度,公司近几年年度利润增速在30%左右,但季度间会有所波动。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而除了高瓴资本,汇添富创新医药主题基金也在第二季度减持了91万股凯莱英股份,而Choice金融终端数据则显示,凯莱英的机构持仓自今年一季度已开始大幅减少,由去年底的585家减少至今年6月30的158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