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非集采品种降价要求来了


7月5日,吉林省政府采购中心发布了《关于公布“六省二区”集中带量采购非中选药品动态联动结果的通知》和《关于公布第四批国家组织和“六省二区”中选品种化学有效成分相同或相近的药品联动全国省级最低中标(挂网)价格的通知》。

来源: 赛柏蓝 作者: 小春 

 

1、非中选药品也要降价

7月5日,吉林省政府采购中心发布了《关于公布“六省二区”集中带量采购非中选药品动态联动结果的通知》和《关于公布第四批国家组织和“六省二区”中选品种化学有效成分相同或相近的药品联动全国省级最低中标(挂网)价格的通知》。

第一份文件并不让人意外,未中选药品的厂家应该早已做好了降价准备,第二份文件就让部分或许还在庆幸自家产品未被纳入集采的厂家吃惊了。

原本带量采购对药品价格的影响,只局限于集采品种的同通用名药品,而这份文件的落地则意味着凡是和中选品种化学有效成分相同或相近的药品都将受到带量采购的影响,必须联动降价。

这一文件的起源可以追溯到今年1月份,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推动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开展的意见》,文件指出,未来将探索对适应症或功能主治相似的不同通用名药品合并开展集中带量采购。这一规定将进一步拓宽被纳入带量采购的药品种类,增加带量采购的影响力。

而此次将同类型药物也纳入联动降价范围,也有同样的效果。可以预料到,未被纳入带量采购的药品领域还存在的医药腐败问题将受到打击。

目前,国家带量采购进行到第五批,涉及218个临床常用大品种,此外各地区的省级集采和省际联盟也使被纳入的药品种类越来越多。被影响到的市场越发广泛,这给药企带来了很大压力。

据去年7月业内流传的,两年内集采采购金额前80%的药品的500品种目录,米内网数据显示,相关市场销售额涉及超过11000亿元。

2、中成药或成下一步集采热点

众所周知,500个品种目录以化药为主,此外还有少量生物制剂,但按照目前的集采趋势来看,中成药迟早进入带量采购的队伍中来已成为业内共识。

虽然说刚刚落定的第五批集采中没有出现中成药的身影,但是今年五月份由广东发起的16省联盟集采中,281个品种涉及59个中成药,已被视为中成药集采的初步尝试。业界认为,广东的中成药集采规则非常有可能像当年“4+7”那样,推广至全国。

与化药不同的地方在于,化药的同通用名品种的化学成分和治疗效果也相似,而中成药即使成分和疗效相近,名字也可能完全不相干。如按照以往以通用名为标准集采的方法,难度较大。此次吉林对化学有效成分相同或相近的药品放到一起联动降价的尝试,或将在未来对中成药的集采起到重要的铺垫作用。

目前,由于行业特性和一些历史遗留原因,中成药市场存在着同类型药物生产企业过多,产能浪费的问题,不利于行业进一步发展。

实际上,目前中成药产业的产值已经出现明显下滑。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中国中成药产量增速开始逐渐下降,2018年出现了显著的负增长,较2017年中成药产量下降了28.17%,到2020年中国中成药产量下降至231.9万吨,相较于2019年下降了5.88%,2021年中国中成药产量则是73.8万吨。

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中成药行业正在优化产业结构的体现。淘汰劣质企业和产品,留下优质企业和产品,为中药产业的腾飞做前期准备。

随着医疗改革的深入,医药领域面临很大的变革,中成药产业自然也不例外。规模超过3000亿元的中成药市场离“洗牌”阶段已经不远了。相信在未来,行业集中度将更高,部分临床价值不高的中成药产品将被淘汰,部分研发能力不强,依靠营销手段经营的企业也将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