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与肝细胞癌:弥合鸿沟的时候到了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是慢性肝病的主要病因,影响全球25%以上的人口。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范围是多样的,从脂肪变性到更进行性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它可以导致纤维化和肝硬化。

来源: 生物谷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是慢性肝病的主要病因,影响全球25%以上的人口。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范围是多样的,从脂肪变性到更进行性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它可以导致纤维化和肝硬化。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正逐渐成为肝细胞癌(HCC)的主要危险因素之一。尽管NAFLD对HCC的关注日益增加,但根据NAFLD的存在和严重程度准确地估计HCC的风险还没有很好的确定。

在这一期的“肝病学”中,Simon和他的同事报道了来自一大群人群的数据,以填补这一关键空白。作者收集了1966年至2016年8892名瑞典成年人的信息,这些人患有经组织学证实的NAFLD。这项研究还包括一组年龄和性别相匹配的对照组,他们来自普通人群,并评估了整个NAFLD的组织学范围内患癌症的额外风险。在14年的中位数随访中,肝癌发病率为1.2/1000人年(PY);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的超额风险是普通人群的17倍(AHR,17.1)。肝细胞癌的发病率与恶化的组织学严重程度之间也有很强的逐步相关性。单纯性脂肪变性患者的肝癌发病率为0.8/1,000 Py(AHR为9.3),NASH但无纤维化患者为1.2/1,000 Py(AHR 55.7),晚期纤维化NASH患者为2.3/1,000 Py(AHR 72.7),肝硬化患者为6.2/1,000 Py(AHR 49.8)。这些结果与大型回溯性队列研究的总体估计大体一致,为这些先前的数据提供了一致的有效性。然而,正如作者在下面讨论的那样,它们也极大地扩展了证据基础。

肝硬化是肝细胞癌的主要危险因素,发生肝细胞癌的风险因病因而异,在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中比病毒相关性肝硬化患者的风险更低。在这项研究中,NAFLD中肝硬化的年发病率为0.62%,远低于1.5%的年发病率,超过1.5%的肝癌监测可能具有成本效益。然而,作者发现肝硬化和糖尿病患者患肝癌的风险明显更高-年发病率为1.52%,达到了监测基准。所有NAFLD肝硬化患者发生HCC的风险并不一致。一些病人进展很快,而另一些病人进展较慢,而且很大一部分人不会发展成肝癌并死于其他原因。现有的危险分层方法对NAFLD肝硬化患者HCC的鉴别能力不高,有待改进。在这方面,如前所述,糖尿病的存在是肝癌风险较高的标志。然而,还有其他临床和遗传因素可以改善风险分层。老年患者、男性(是女性的2-4倍)和吸烟者患肝癌的风险更高。此外,最近的一项非美国研究表明,从这些与NAFLD相关的SNP中得出的多基因风险评分在预测NAFLD患者的HCC方面具有潜在的实用价值。

目前正在进行合作,以提供从筛查和诊断到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的各种护理方面的实用指导。同样,几个多机构联盟正试图回答有关高危人群(包括NAFLD肝硬化患者)肝癌风险分层和早期发现的未解决问题。然而,后者的努力主要集中在肝硬化患者身上。这些大型研究漏掉了仍有肝癌风险的NAFLD患者(但没有肝硬化),需要在未来的研究中加以考虑。在此期间,作者应继续教育基层医护人员认识认识非酒精性脂肪肝的重要性,根据肝纤维化/肝硬化(和糖尿病)对病人进行风险分层以进行监测,并密切监测肝硬化和糖尿病的发展。

参考文献

George Cholankeril et al.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Time to Bridge the Gap. Hepatology. 2021 Jun 23. doi: 10.1002/hep.32025.

 

本文来源自生物谷,更多资讯请下载生物谷APP(http://www.bioon.co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