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辉瑞托法替尼治疗COVID-19住院患者3期临床试验达到主要终点


6月16日,辉瑞与巴西圣保罗非营利性医疗保健机构以色列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院(Hospital Israelita Albert Einstein,HIAE)学术研究组织(ARO)联合宣布,来自STOP-COVID研究的阳性结果已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编译丨newborn

6月16日,辉瑞与巴西圣保罗非营利性医疗保健机构以色列人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院(Hospital Israelita Albert Einstein,HIAE)学术研究组织(ARO)联合宣布,来自STOP-COVID研究的阳性结果已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

STOP-COVID(NCT04469114)是辉瑞与HIAE-ARO的一项研究合作,该医院是试验协调中心。这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在巴西15个地点开展,入组了COVID-19肺炎住院成人患者。研究中,患者按1:1的比例随机分为2组,一组接受tofacitinib(托法替尼)10mg(每日2次)和标准护理,另一组接受安慰剂(每日2次)和标准护理,持续治疗14天或直至出院。主要结果指标是28天内累计死亡和呼吸衰竭发生率。总的来说,89.3%的患者在住院期间使用了糖皮质激素,主要是地塞米松。

试验表明,与安慰剂组(29.0%)相比,托法替尼组(18.1%)在28天内的累计死亡或呼吸衰竭发生率较低(风险比[RR]=0.63;95%CI:0.41-0.97;p=0.04)。托法替尼组全因死亡率为2.8%,安慰剂组为5.5%(危险比[HR]=0.49;95%CI:0.15-1.63)。

托法替尼组有20例患者(14.1%)发生严重不良事件,安慰剂组为17例(12.0%)。在方案规定的特别需要关注的不良事件中,托法替尼组各有1例患者发生深静脉血栓形成、急性心肌梗死、室性心动过速、心肌炎;安慰剂组各有1例发生出血性中风、心源性休克。托法替尼组和安慰剂组的严重感染发生率分别为3.5%和4.2%。

ARO主任Otavio Berwanger表示:“我们对托法替尼在COVID-19肺炎住院患者中的这项随机试验的主要结果感到鼓舞。这项研究建立在JAK抑制可以减轻COVID-19相关肺炎患者全身和肺泡炎症的假设之上。研究结果提供了新的信息,表明在包括糖皮质激素在内的护理标准中加入托法替尼,可进一步降低患者死亡或呼吸衰竭的风险。”

在COVID-19感染中,疾病严重程度的增加可能与炎症状态有关。据推测,通过抑制JAK激酶可能减轻炎症状态,从而改善预后。

值得一提的是,礼来/Incyte口服JAK1/JAK2抑制剂Olumiant(baricitinib,巴瑞克替尼)已在2020年11月获得美国FDA授予紧急使用授权(EUA):将Olumiant与吉利德抗病毒药物Veklury(remdesivir,瑞德西韦)联合用药,用于治疗疑似或经实验室确认为COVID-19、需要补氧/有创机械通气/体外膜肺氧合(ECMO)、年龄≥2岁的住院成年和儿科患者。EUA推荐剂量为:每天口服一次4mg剂量Olumiant,持续14天或直至出院。

今年4月,礼来/Incyte公布了来自3期COV-BARRIER(NCT04421027)研究的结果。数据显示,在COVID-19住院患者中,与安慰剂+标准护理(包括皮质类固醇和瑞德西韦)相比,Olumiant+标准护理将28天内的死亡风险降低了38%(p=0.0018)。

托法替尼(tofacitinib)是辉瑞开发的一款口服JAK抑制剂,能够有效抑制JAK1和JAK3的活性,阻断多种炎性细胞因子的信号传导。既有研究表明,托法替尼对类风湿关节炎、溃疡性结肠炎、银屑病等多种炎症相关疾病有良好的治疗效果。

托法替尼是Xeljanz的活性药物成分,该药于2012年在美国获得批准,是上市的首个JAK抑制剂。截至目前,Xeljanz已被批准4个适应症,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RA)、银屑病关节炎(PsA)、溃疡性结肠炎(UC)、活动性多关节病程的幼年特发性关节炎(pcJIA)。

需要指出的是,托法替尼尚未被批准或授权用于治疗COVID-19患者。该药也不应用于有活动性严重感染的患者。

参考来源:Data Published in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Shows Pfizer’s Tofacitinib Meets Primary Endpoint in Brazilian Study in Patients Hospitalized with COVID-19 Pneumonia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