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医保新政下 药店的「危与机」


一方面,从2019年以来,“国谈”高价药进入医院的问题一直比较突出。另一方面,从2019年以来,越来越多的省份和地市推出了“双通道”模式,利用零售药店的灵活性,加快在院外提供已纳入医保的高价药。

来源: 药店经理人 

 

一方面,从2019年以来,“国谈”高价药进入医院的问题一直比较突出。另一方面,从2019年以来,越来越多的省份和地市推出了“双通道”模式,利用零售药店的灵活性,加快在院外提供已纳入医保的高价药。

近日,国家医保局和卫健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医保谈判药品“双通道”管理机制的指导意见》。对“双通道”给出定义:“通过定点医疗机构和定点零售药店两个渠道,满足谈判药品供应保障、临床使用等方面的合理需求,并同步纳入医保支付的机制”。

笔者打个比方:在医保支付目录这个大毡房以及周边,生活着三只藏獒:一只趴着不动,它是医院;一只颠颠儿跑,它是药店;还有一只襁褓似的弱小,它是保险。这些是原来面貌。

“国谈高价药”双通道有了顶层政策设计以后,形势为之一变:趴着不动的,也会动起来;颠颠儿跑的,可能愣一下;弱小的襁褓,又如何快速健康成长?本文提出一些探讨的意见。

从疾病谱的改变和治疗能力的提升来看,特药未来在药品销售收入的占比会逐步提升。美国特药在药品收入的占比已经达到60%,比如,根据KFF(凯撒家庭基金会)在2021年4月最新发布的报告,Medicare Part D的赔付额前250种品牌药(只占所有报销药品数量的7%)消耗了60%的资金。

其中,前10种用药虽然占据了药品数量的0.3%,但却消耗了16%的资金。以美国市场为例,根据American Society of Hospital Pharmacists的调研,截至2018年,美国600床以上大医院已经有76%建立了院内的特药药房,而在2016年,这个数字还不到50%。

医院的困难与机遇

全国那么多医疗卫生机构,又分不同区域、等级、擅长,都有足够的患者么?一些医院抱怨:我连足够的患者都没有,让我采购“国谈高价药”,谁使用啊?有这类困难的医院,集中在广大二级公立医院,也包括一部分三级公立医院。

困难需要机遇来解决。“国谈高价药”双通道设计,总是会利好一部分医院的。大三甲医院假如乐意与药店合作,就让它们去吧。二级公立医院可另辟蹊径。在医联体、医共体,在专科建设方面,二级公立医院的药房流量将大有可为。

优势在于:满足分级诊疗。患者便利,节省时间。与跨国药企下沉努力相合。对医药产业影响是:二级公立医院将有需求、有机会对准入、采购药品选择。并非所有“国谈高价药”都被具体医院所需要,受医疗业务支配,体现自主。

二级公立医院可以嗷呜一声:我重要。预计三级公立医院也不会无动于衷了。

药店的困难与机遇

受“国谈高价药”双通道政策落地加持的药店,在综合被监管上,更加合规。这样,与普通药店进一步挖宽护城河。业务内涵、运营优秀的药店身价倍增。

即便个体药店正经历一轮又一轮被巨头连锁收购,可以期待千代万店的价值。为谋求大的公平、效率,在连锁药店与个体药店之间,可以期待竞争更平等。

无论院边药店或社区药店,都主动或被动地与医疗、处方有更深层次的结合。药店是“国谈高价药”和辅助用药的双通道。它们可以喵呜一声:我很强大。

保险的困难与机遇

商保喵呜一声:我才刚刚起步“医-药-险”闭环营造,医保竞争就放大招儿。情何以堪?面前两条路:一条是做目录外的破烂筐,一条是做目录外的遴选。

保险兼顾公益性、经济性,就需要做强药物经济学选择,尽力挖掘价值比较。把不利的政策影响尽力向有利的生态共享上转化,商保嗷呜:生态都是我的。

每条政策,无论大小,都是一道分水岭。像这种顶层设计,分水效果更甚,甚至要引起地势改变。医保等了医院两年,深化医改中,两年是多么宝贵。现在丢了鞭策,改为釜底抽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