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百济第三款自研新药获批 直面AZ、恒瑞 国内PARP抑制剂硝烟再起


5月7日,药监局官网发布公告显示,已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附条件批准百济神州申报的1类创新药帕米帕利胶囊上市,用于既往经过二线及以上化疗的伴有胚系BRCA(gBRCA)突变的复发性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的治疗。

来源: E药经理人 

 

5月7日,药监局官网发布公告显示,已通过优先审评审批程序附条件批准百济神州申报的1类创新药帕米帕利胶囊上市,用于既往经过二线及以上化疗的伴有胚系BRCA(gBRCA)突变的复发性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的治疗。

2020年7月,帕米帕利被CDE纳入了优先审评审批。根据百济神州新闻稿,帕米帕利的上市申请提交是基于一项帕米帕利用于治疗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原发性腹膜癌或晚期三阴乳腺癌患者的关键性2期临床试验的结果。

百济神州公告显示,目前正在进行帕米帕利的商业化相关工作,预计将在本月内完成商业发布。

帕米帕利的获批上市意味着国内PARP抑制剂市场上再添一员实力竞争者,国内PARP抑制剂市场将呈现四款产品的竞争格局:长期以来的市场“霸者”奥拉帕利、刚刚进入医保的尼拉帕利以及新晋获批的氟唑帕利,再加上商业化筹备阶段的帕米帕利,国内PARP抑制剂的竞争硝烟正起。

01 氟唑帕利临床最丰富,尼拉帕利优势独特

作为帕米帕利主要的临床研究者,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妇科主任吴小华表示,“帕米帕利的关键2期临床试验数据令人欣喜,展现了帕米帕利能为铂敏感或铂耐葯患者带来具有临床意义且持久的缓解。“

百济神州发布的公告显示,帕米帕利获批所基于的关键性2期临床,共有113例既往接受过至少两项标准化疗、伴有gBRCA突变的高级别上皮性卵巢癌(包括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在中国入组该项试验的关键性2期部分,包括90例晚期铂敏感卵巢癌(PSOC)患者和23例晚期铂耐葯卵巢癌(PROC)患者。有效性数据包括,PSOC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为68.3%,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为13.8个月;PROC患者的ORR为31.6%,中位DoR为11.1个月。

除了此次获批的适应证外,百济神州2021年一季报显示,帕米帕利正在开展作为维持疗法用于治疗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的3期临床试验,预计2021年或2022年上半年公布主要结果。

除此之外,帕米帕利单药,作为维持疗法治疗铂敏感性胃癌、HER2-BRCA突变乳腺癌以及一项实体瘤已经进行到了关键性临床2期。

 

 

来源:百济神州年报

与帕米帕利在国内的两项临床不同,恒瑞的PARP抑制剂氟唑帕利2020年12月获批,用于治疗BRCA1/2突变的复发卵巢癌。并且氟唑帕利的临床试验更为庞大,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显示,涉及氟唑帕利的临床试验有36条记录,除了卵巢癌、乳腺癌、胃癌外,还有前列腺癌、胰腺癌、复发性小细胞肺癌等多项适应证。

其中,据恒瑞医药2020年年报显示,进展最快的氟唑帕利胶囊联合醋酸阿比特龙片和泼尼松片疗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已经进行到国际多中心III期。氟唑帕利联合替莫唑胺±抗PD-L1抗体SHR-1316治疗复发性小细胞肺癌也已经进行到了临床Ⅱ期。

另一款本土药企再鼎引进的尼拉帕利于2019年12月获批上市,用于铂敏感的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人患者在含铂化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的维持治疗。尼拉帕利最独特的优势就在于无需BRCA突变或其他生物标志物检测就可用于治疗。

公开资料显示,PARP抑制剂是根据“合成致死”原理开发的抗肿瘤药物,对具备HRD(同源重组缺陷)特征的癌种有治疗潜力,相较于其他抗肿瘤药物,PARP抑制剂的机制决定了其相关生物标志物较为复杂,要实现PARP抑制剂的临床获益最大化,需要机遇HRD精准筛选获益人群。

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显示,尼拉帕利目前有两项临床试验正在进行,分别为尼拉帕利治疗携带BRCA突变或HRD阳性且铂敏感性的晚期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的II期临床研究;尼拉帕利联合MGD013在既往治疗失败的晚期实体瘤患者的Ib期临床试验。

而曾长期在国内一枝独秀,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2018年8月获批上市,成为国内首款PARP抑制剂,目前已经进入医保的适应证为复发性卵巢癌二线治疗以及BRCA突变的新诊断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

在药物临床试验登记与信息公示平台,共有8条关于奥拉帕利临床试验的登记记录,涉及卵巢癌、前列腺癌等癌种,其中,进度较为明显的为抗PD-1和VEGF双特异性抗体AK112联合PARP抑制剂治疗复发性卵巢癌的Ib/II期临床研究。

02 两款已进入医保,恒瑞已公开价格

根据公告,百济神州的PARP抑制剂正在商业化的筹备阶段,而奥拉帕利和尼拉帕利已经进入医保,新晋获批的氟唑帕利已经通过挂网的方式公开了省级采购价格。

2019年,奥拉帕利首次进入医保目录,覆盖复发性卵巢癌的二线治疗;2020年12月,奥拉帕利治疗BRCA突变的新诊断卵巢癌一线维持治疗又被纳入医保报销。

同时,2020年12月,尼拉帕利用于治疗铂敏感的复发性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人患者在含铂化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的维持治疗通过谈判进入医保目录。

在2019年的医保谈判中,奥拉帕利降幅61.8%,医保支付价格169元/片(150mg);2020年的医保谈判中,尼拉帕利降幅76%,医保支付价格6000元/盒(100mg,30粒)。

2021年4月,辽宁省公示的创新药直接挂网通知显示,氟唑帕利的直接挂网价格为3388元/盒,在已经挂网的五个省,价格一致。

如果说尼拉帕利进入医保后,国内市场上两款PARP抑制剂各具优势,但随着兼具商业化能力和研发能力的恒瑞、百济也进入市场,两款新晋产品都进行商业化后,2021年尚且厮杀伊始,2021年12月进行医保谈判后,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而各家企业也正在扩大自身优势,除了通过与现有疗法联合用药从而扩大适应证外,PARP抑制剂所需的HRD检测也可能成为竞争方向,譬如阿斯利康与市场上多家诊断企业巨头合作,倡导伴随诊断,从而加固市场优势也不失为一个好的竞争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