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强生放弃Erleada、Zytiga前列腺癌组合疗法的监管申请


在未能达到关键三期试验的次要终点之后,强生表示未来将不寻求前列腺癌药物组合Erleada和Zytiga的监管申请。

编译丨范东东

在未能达到关键三期试验的次要终点之后,强生表示未来将不寻求前列腺癌药物组合Erleada和Zytiga的监管申请。

强生做出该决定的理由,是基于今年2月份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泌尿生殖系统癌症研讨会上发表的前列腺癌药物组合Erleada和Zytiga三期ACIS试验结果。ACIS试验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III期临床研究。试验招募了982例接受ADT内分泌治疗、化疗初治的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患者。

试验中,全部受试者被分成两组,分别接受前列腺癌药物组合Erleada和Zytiga、泼尼松联合用药的治疗,或者安慰剂和ZYTIGA、泼尼松的对照组治疗。试验结果显示,与对照组相比,联合用药组的患者在包括总生存期(OS)、启动长期阿片药物的时间、启动细胞毒性化疗的时间、疼痛进展时间等在内的次要终点方面,不具有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差异。

不过,此次试验并不是完全失败。前列腺癌药物组合Erleada和Zytiga在该试验中达到了主要终点。在先前没有接受过化疗(化疗初治)、正接受雄激素剥夺疗法(ADT)的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患者中,Erleada、Zytiga联合泼尼松治疗组可显著改善患者放射学无进展生存期(rPFS),放射学进展或死亡风险降低了31%。

整个ACIS研究人群在雄激素受体(AR)抗性和敏感性标记物方面存在异质性。前列腺癌药物组合Erleada和Zytiga可以使年龄≥75岁的患者以及有内脏转移、PAM50检验为管腔型、AR活性为平均或高(激素敏感性的分子特征)的肿瘤患者获益。安全性方面,与Erleada先前的研究一致。

对此,强生评估后认为,由于前列腺癌组合疗法Erleada、Zytiga在关键的次要终点中,没有显示出“显著的临床收益”,包括延长患者寿命、改善长期使用阿片类药物的时间,改善开始细胞毒性化学疗法的时间以及疼痛发展的时间等,因此,该公司决定未来不会寻求Erleada、Zytiga前列腺癌组合疗法的监管申请。

但强生方面也强调,此次决定并不是意味着该公司将完全放弃Erleada、Zytiga的研发成果。强生实体肿瘤临床开发副总裁詹森Kiran Patel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项研究在患者亚组中找到了“有价值的科学成果和发现”,值得进一步研究。“由于我们希望在领导和致力于为诊断为前列腺癌的患者,提供转化治疗的基础上继续努力,这些数据对于辅助强生接下来来的研发计划至关重要。”

做为新一代雄激素受体(AR)抑制剂,全球首个治疗nmCRPC的药物Erleada,可阻断雄性激素(如睾酮激素)的活性,延缓病情进展,获得了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监管批准。2018年2月,该药物首次获得FDA批准,用于治疗存在高转移风险的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nmCRPC)成人患者。Erleada在中国于2019年9月获得加速批准,用于治疗有高危转移风险的nmCRPC成人患者。20年1月,欧盟委员会(EC)批准Erleada联合雄激素剥夺疗法(ADT)治疗转移性去势敏感性前列腺癌(mHSPC)成人患者。

自仿制药在2018年末推出以来,仿制药一直在压制强生Zytiga的收入。本周二,强生报道称,该药在美国第一季度的销售额为5000万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64%。与之相反的是,Erleada的销售额则正在稳步上升。根据该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Erleada在美国第一季度的销售额达到1.7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4%。

参考来源:

1.J&J won't pursue Erleada, Zytiga prostate cancer combo after trial results disappoint

2.J&J decides against Erleada+Zytiga combination prostate cancer filing

3.Janssen will not seek regulatory approval for Erleada plus Zytiga in prostate canc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