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GSK终止ICOS受体激动剂feladilimab两个关键中期试验


4月14日,据外媒报道,GSK宣布已决定取消feladilimab (GSK3359609)的两项中期试验。 Feladilimab是一种诱导性T细胞共刺激因子(ICOS)激动剂抗体,在T细胞的增殖、生存和识别外来抗原功能方面有重要作用。它能够在激活ICOS受体的同时不导致细胞衰竭,从而可能帮助进一步激活T细胞的免疫反应,提高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疗效。

编译丨river

4月14日,据外媒报道,GSK宣布已决定取消feladilimab (GSK3359609)的两项中期试验。 Feladilimab是一种诱导性T细胞共刺激因子(ICOS)激动剂抗体,在T细胞的增殖、生存和识别外来抗原功能方面有重要作用。它能够在激活ICOS受体的同时不导致细胞衰竭,从而可能帮助进一步激活T细胞的免疫反应,提高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疗效。

根据独立数据监测委员会的建议,GSK在INDUCE-3试验中终止了治疗,这项随机,双盲,适应性试验与Keytruda联合用于晚期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此外,GSK还决定停止INDUCE-4 II期临床试验,这也是一项关于feladilimab联合Keytruda化疗的研究。

在之前已公布的INDUCE-1研究中,feladilimab联合PD-1肿瘤免疫疗法Pembrolizumab在既往未接受过PD-1/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L1初治)的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患者中展现非常有潜力的抗肿瘤活性。在接受联合治疗的34例可评估患者中,总缓解率(ORR)为24%(n=8,95%CI:11-58.7);缓解表现持久,所有应答患者缓解持续时间≥6个月(中位时间未达到;95%CI:4.2个月-NR);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5.6个月(95%CI:2.4-7.4)。在21例已知PD-L1表达数据的患者中,大多数应答者和疾病稳定患者的PD-L1评分<20。

此外,研究还表明,feladilimab单药疗法在既往已接受过PD1-1/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PD-1/L1经治)的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患者中具有抗肿瘤活性。在16例可评估患者中,总缓解率(ORR)为6%(n=1,95%CI:0.2-30.2)。

这次受挫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去年秋天,Jounce公司vopratelimab在中期试验中也遭遇了失败。在该研究中,用ipilimumab诱导ICOS hi CD4 T细胞,然后给予vopratelima,目的是增加ICOS hi CD4 T细胞的增殖和扩展,这与ICONIC试验中单药vopratelima或与PD-1抑制剂联用时的持久临床益处有关。然而,vopratelima联合Ipilimumab在PD-(L)1治疗后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的早期评估数据表明,该试验不符合预先设定的继续入组临时标准。

GSK表示将对所有数据进行评估,以评估对feladilimab整体临床开发计划的影响。这听起来不太有希望。对于GSK 2021年来说,这是一项目特别艰难的挫折,因为GSK首席执行官Emma Walmsley和首席科学官Hal Barron承诺,今年将提供有力的证据,证明这条研发管线的好转。

参考来源:

1.GlaxoSmithKline scraps two key mid-stage trials for their ICOS drug in the latest setback for the field

2.GSK presents new data showing promising anti-tumour activity with GSK3359609, an ICOS receptor agonist, in combination with pembrolizumab in head and neck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HNSCC)

3.Three Biotechs Shutter Clinical Programs After Futility Analysis or Failed Tri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