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饱受争议却成功上市 AZ新冠疫苗从哪一步开始出错?


日前,阿斯利康与牛津大学合作的新冠疫苗AZD1222被爆疑似与接种者发生严重血栓事件相关。据报道,至今,欧洲已有20个国家宣布停用阿斯利康疫苗。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日前,阿斯利康与牛津大学合作的新冠疫苗AZD1222被爆疑似与接种者发生严重血栓事件相关。据报道,至今,欧洲已有20个国家宣布停用阿斯利康疫苗。

阿斯利康疫苗上市开打后,除了近期被欧洲各国频繁暂停疫苗接种外,今年初,也曾有媒体报道,南非推迟了该新冠疫苗的推广接种。原因是有数据显示,该疫苗对感染南非变种B.1.351病毒的轻症患者“仅提供了最低限度的保护”。

真实世界数据给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带来了危机,同时这也让人发问:疫苗上市前最为关键的3期临床究竟是如何设计的呢?

AZD1222是一种重组腺病毒疫苗,基于非复制的、重组黑猩猩腺病毒疫苗ChAdOx1的技术并进行了改造。ChAdOx1是由牛津大学开发的,包含COVID-19病毒表面突触蛋白(Spike)的遗传序列。

相比于辉瑞/BioNTech以及Moderna的mRNA疫苗在单一国家(集中于美国),只做单个流程统一的大型三期临床试验,阿斯利康新冠疫苗AZD1222在不同地方做了多个独立的临床试验。

在阿斯利康新冠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中,英国的试验以脑膜炎疫苗为安慰剂,面向18岁以上人群;巴西以一针脑膜炎疫苗、一针生理盐水为安慰剂,面向医务人员;南非则以两针生理盐水为安慰剂,面向18-65岁人群。在2020年11月公布中期分析时,面对这些针对不同人群,以及不同安慰剂所做试验,是否能合并分析也成了问题。

这些都使得该疫苗三期临床试验获取了极为复杂的结果。

去年11月左右,辉瑞/BioNTech和Moderna分别提供了较为明确的有效性数据:两款mRNA疫苗的有效性均在95%左右。但是,阿斯利康的有效性数据却有三个:正常剂量有效性为62%;一剂量半疫苗方案下有效性为90%;疫苗平均有效性70%。

然而疫苗的最佳剂量通常应该在二期临床试验阶段确认好,此外,三期临床试验包括接种剂量在内的操作步骤也应当提前确定。为何在三期结果公布时又出现了1.5剂量疫苗的亚组数据?

阿斯利康去年11月23日向路透社承认,他们给志愿者接种1.5剂量疫苗的操作是“出于偶然”。另外详细的研究数据显示,90%有效性的亚组仅有2700多人,且为18-55岁的年轻人群。然而,人群年龄偏小也意味着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更小。如此一来,阿斯利康该疫苗亚组90%有效性可以说毫无说服力可言。

安全性方面,2020年9月8日,阿斯利康曾宣布暂停新冠疫苗3期临床试验,原因是受试者出现横贯性脊髓炎,这是一种神经系统炎症,属于严重的不良反应。然而根据两名曾参加该临床试验数据监测人员报告说,此前7月上报的临床试验参与者信息表中就曾出现过横贯性脊髓炎临床症状。其中一例通过分析其过往医疗档案,发现受试者患有自身免疫病多发性硬化,与疫苗无关,另一例却无法排除是否与疫苗有关。

再向前推及至早期动物实验,同样极具争议性。该疫苗在小鼠中显示了比较强的免疫原性。但在猕猴中进行的病毒抵抗试验中并未产生相当的效果。研究结果显示,不管是否接种过该疫苗,在接触病毒之后,猕猴鼻腔中所检测到的病毒量并没有区别。结果说明该疫苗虽然能诱导产生抗体,但是免疫保护能力有限,不能抵抗病毒的感染。

奇怪的是,这些未能解答的疑问并未成功阻挠疫苗试验的继续推进。甚至于在去年年底,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就率先在英国获批上市。今年1月底,阿斯利康又获得了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批准,开始在欧盟区推广。

事实上,新冠疫苗出现争议的也不仅仅是阿斯利康一家公司。上个月(2月20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曾发布数据(去年12月14日至今年1月13日接种疫苗的第一个月的数据),报告了美国人在注射辉瑞/BioNTech或Moderna的新冠疫苗后,发生了640起严重不良反应事件,其中113人死亡。

或许是为了与疫情“赛跑”,又或者是出于企业方尽早占据市场的野心,AZD1222在还未获得更多有效性数据时,就已经满载着既得利益者的希望,持续推进,草草地进入了市场。

然而,随着“不成熟”的疫苗深入市场,公众对疫苗怀疑与疫苗犹豫的问题自然也会日益凸显。我们确信,药品的研发无论何时都应该以严谨、透明的数据来争取信任。这应当医药研发人员的从业信仰,不容亵渎。

参考来源:

腾讯医典——《突发,阿斯利康叫停新冠疫苗临床试验!专家:暂停不等于失败》

知识分子——《多国暂停牛津新冠疫苗接种,接下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