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最新:各省上报药品带量采购计划!2021药品降价潮挡不住!


近日,国家药品价格招采组织部门在南方某地牵头召开了2号文落地会,这是继上周在南京组织召开2号文推进会的第二次会议。参会省份包括十余个省,主要会议目的是探讨各省带量采购年度目标情况。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近日,国家药品价格招采组织部门在南方某地牵头召开了2号文落地会,这是继上周在南京组织召开2号文推进会的第二次会议。参会省份包括十余个省,主要会议目的是探讨各省带量采购年度目标情况。

2号文为什么要推进?有人说2号文就是新形势下的7号文与70号文,事实证明,这个判断不准确。7号文与70号文面向的是所有药品的集中采购模式,逐一进行划分,按条块嵌套。而2号文本身针对的就是对带量采购品种。

什么品种能够纳入带量?国采有定义,地方带量采购的定义其实很简单:不管化药中成药生物药,销售金额高、社会反映强烈、企业竞争充分的产品,就是地方带量采购的重点。从这个角度来看,2号文更像是对7号文集中招标品种的一个深化与补充。除了带量采购品种,仍然有大把的品种将面临直接挂网、价格联动、集团采购、专项议价的局面。

明白了这一点,就明白了既然已经把带量采购的品种(500的大框架,50的底线)拎出来了,目标既然锁定了,那么剩下的,就是推进、快速执行。

此次落地会,笔者仔细查看了这参会的相关省份,情况有不同也有相同。有的省带量采购方案已经下发,但雷声大雨点小。有的省红头文件出了一大堆,涉及到药品带量采购环节往往是见高不见远。还有的省带量采购已经开展了一批甚至几批,甚至还有的省下面的地级市组织开展的集团采购在最近这两年属于轰轰烈烈式的,甚至前期不慎个别品种还与国采撞了车。像后面已经开展一批甚至几批以及地级市组织开展集团采购的省份,预计推进会上就会腰板直一点,说话有底气,而像迟迟没有下文的省份,估计正在考虑怎么在接下来的带量采购工作中抓紧落实。

此次落地会,很显然,与上周南京会有一个较大的不同就是,南京会更多的是虚实结合,既有涉及专项采购、国采续约的议题,也有涉及国采政策优化、省级带量采购如何推进的敞开式话题。本次落地会,更多的是一种务实聚焦,猜想,“今年能够完成多少带量采购任务?“带量采购涉及哪些种类?”在采购方式上是自行开展还是省际联盟?是省级指导委托地级市抱团开展还是进行带量采购价格联动?”相信这些话题会在在此会上提及。

前有500个品种的上限,后有50个品种的底线,各省今年势必要拿出一个态度来。关键是什么时候开始招?初步计划日程是怎样的?!各省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抛开此次落地会不谈,目光转向2021年,笔者揣测一下各省的集采态度,基本上就是三个方向:

做好自己。代表省份:广东、福建、新疆、山东。这四个省既有经济条件优越的,也有属于医改明星省的,以这些省的体量,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带量采购,充分发挥省级为主的特点,既可轻松完成任务。以广东为例,一个省三个平台,这么大的体量,今年能够把省平台的挂网和两个GPO顺利推进,就已经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

合纵联合。代表省份:北京、天津、河北。京津冀一体化采购,从目录、采购等各方面进行联合,将最大程度的节省资源办最大的事情。

嫁接捆绑。代表省份:山西、海南、甘肃等省。六省二区、重庆联盟、陕西联盟、京津津联盟。只要有联盟,就进就进,兄弟省一起带我玩耍,量价结合,何乐而不为?!

总而言之,2021年一旦各省采购计划下达,势必各省会加快带量采购速度,争取年内完成一批(一轮),完成阶段性任务。对企业来说,迎接带量采购,总体的心态建议还是不要排斥,低价占领市场有低价占领市场的好处,可以最大程度上倒逼企业砍掉早已多余的以带金为主的营销队伍,同时可以解放生产力加速向学术转型。物竞天择,唯有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