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恒瑞医药SHR-1707治疗阿尔茨海默症临床试验获批


3月10日,恒瑞医药SHR-1707的临床试验申请获得NMPA的默示许可,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症(AD)。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整理丨rainbow

3月10日,恒瑞医药SHR-1707的临床试验申请获得NMPA的默示许可,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症(AD)。

根据适应症与专利信息,判断SHR-1707为β淀粉样蛋白(Aβ)抗体。据悉,恒瑞医药筛选了多个克隆,四个候选克隆与Aβ的亲和力都强于渤健/卫材的Aducanumab(BIIB037)。

根据“淀粉样蛋白假说”,大脑中β淀粉样蛋白的产生是引起AD临床症状的主要原因。

Aducanumab同样也是“淀粉样蛋白假说”的实际应用,该药能与聚集的Aβ结合并使其从体内清除。去年8月,Aducanumab的生物制剂许可申请(BLA)获FDA授予优先审查资格,原计划于今年3月7日做出审批决定,日前FDA表示该药审查期已被延长了3个月。欧盟和日本监管机构也接受了Aducanumab的审查。根据医药市场调研机构Evaluate Vantage今年发布报告预测,如果成功上市,Aducanumab在2026年的全球销售额将达到48亿美元。

据公开资料统计,目前中美共上市7款AD治疗药物。

美国方面,至今为止5种FDA批准的药物均属于辅助性治疗药物,仅能延缓疾病发展,不可治愈。除2003年上市的美金刚是兴奋性氨基酸受体(NMDA)抑制剂以外,其余四款药物均为胆碱酯酶(AChE)抑制剂。他克林由于毒副作用太大,目前已经退市。

九期一是首款国产治疗阿尔兹海默症的获批上市原研新药。该药物是一款靶向脑 - 肠轴作用机制的药物,通过重塑肠道菌群平衡,抑制肠道菌群特定代谢产物的异常增多,减少外周及中枢炎症,降低β淀粉样蛋白沉积和Tau蛋白过度磷酸化,从而改善认知功能障碍。顺便一提的是,九期一从面世之日起,就深陷舆论漩涡,关于该药物试验真实性和药品有效性的“论战”旷日持久。

此外,国内另有由绿叶制药集团德国子公司Luye Pharma AG开发的金斯明已于去年年初获批一线治疗轻、中度阿尔茨海默病。金斯明不同于其他药物给药途径,而是经皮肤给药,使药物透过表皮由真皮内的血管吸收进入全身血液循环。据国元国际研报显示,金斯明未来在中国市场峰值预计达到1.4 亿人民币。

多年来,研究人员对阿尔茨海默症的研究也主要集中精力研究AD在大脑中可见的物理表现,即细胞外淀粉样斑块和最近的细胞内tau蛋白缠结。然而,研究AD在很大程度上是吃力不讨好的,目前全球已有超过200个项目失败,其中许多项目在被放弃之前已经投入大量资源,甚至进入3期临床阶段。

在去年的AD协会国际会议(AAIC 2020)上,来自美国非营利性机构UsAgainstAlzheimer's的分析显示,Aβ靶向药物在AD后期临床试验中占比仍然很高,约为40%(32个候选疗法中有13个)。其余19个候选疗法可分为几类,从tau靶向治疗到混合使用其他药物来保护神经元不退化、阻断与痴呆症相关的炎症和代谢过程。【相关阅读:阿尔茨海默症在研药物全方位盘点:从抗β淀粉样蛋白到基因疗法!】

针对阿尔茨海默症这类致病机理不明、靶点不明的疾病进行新药研发犹如“盲人摸象”,其研发道路也必定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