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百亿市值蒸发、股东联合“逼宫” 这家医疗公司“宫斗风云”升级


近日,A股上市企业创新医疗(002173.SZ)的“宫斗”事件愈演愈烈——由富浙资本等5名股东联名罢免全体董事提请被该公司监事会驳回,据悉,这已经是上述股东第3次“逼宫”提请。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近日,A股上市企业创新医疗(002173.SZ)的“宫斗”事件愈演愈烈——由富浙资本等5名股东联名罢免全体董事提请被该公司监事会驳回,据悉,这已经是上述股东第3次“逼宫”提请。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罢免议案只是创新医疗“宫斗”的冰山一角。

近年来,创新医疗接连陷入“业绩急速下滑、高管被扔鸡蛋、内部丑闻互爆”的负面事件中,同时,伴随着雷声滚滚,公司股价至今距最高点已经跌去了近80%,市值也从高峰时的140多亿跌至目前的20多亿……

在2021年年初,创新医疗副总裁马韬、证券事务代表职务季仕也相继辞职。

01

从“卖珍珠”转向“做医疗” ,都是“并购”惹的祸

资料显示,创新医疗前身为千足珍珠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千足珍珠”)。早年主要从事珍珠养殖、生产及销售,公司由陈夏英、陈海军等人发起设立,两人为姐弟关系。

2007年,“千足珍珠”成功在A股上市,被誉为“珍珠第一股”,一时风光无限。然而好景不长,由于环境污染问题以及业务拓展难题,2014年,“千足珍珠”业绩不振,净利润出现首次亏损,2015年亏损进一步扩大至6534万元。

为打破困境,2015年,“千足珍珠”通过发行股份方式,收购建华医院、康华医院、福恬医院三家医院100%股权,之后正式更名为“创新医疗”,开启珍珠业务和医疗服务业双主业并行的跨界转型。

资料显示,收购完成后,康瀚投资和建恒投资分别成为了创新医疗第二、第八大股东。

而在这场并购案中,还有一份“对赌协议”——康瀚投资作为业绩承诺方,对建华医院2016年至2018年的业绩需要做出承诺,业绩不达标将向“千足珍珠”支付补偿。也正是这份对赌协议让日后公司内部陷入矛盾旋涡。

据悉,重组后,创新医疗业绩仅仅靓丽了2年,就出现危机,财报显示:

建华医院2017年净利润达到顶峰,随后急剧下滑,2019年亏损约2.65亿元;

康华医院净利润2019年由6623.95万元跌至2866.99万元;

福恬医院更是“一泻千里”,净利润由2016年的3361.76万元垂直降至2018年的300余万。

而正是在2018年前后,创新医疗剥离了珍珠资产,彻底转型为医疗服务业公司,而这场资产剥离交易也成为日后的矛盾点(详见下文)。

转型为医疗服务业公司后,创新医疗倚重的三家医院业绩却急剧下滑,最终,受此牵累,创新医疗2018年整体归母净利润较上年暴跌78.72%,2019年亏损数额约达11.50亿元,股价也开始暴跌。

由此,创新医疗与建华医院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根据“对赌协议”,2018年,创新医疗以未完成业绩承诺为由向建华医院追索补偿,但建华医院则对当年创新医疗的审计方式颇为质疑,双方僵持不下。

2019年3月,创新医疗副总裁、财务总监吴晓明在赴建华医院协调审计工作期间,被齐齐哈尔市公安局建华区分局带走调查,双方冲突迈向高潮。

2019年6月,创新医疗向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提起仲裁,请求将建华医院股东康瀚投资持有的国内公司股份注销并返还2017年度分红共计44.9万元。此外,创新医疗还公告罢免建华医院总经理、执行院长梁喜才职务,并以职务侵占罪向公安机关报案。

2019年6月28日,创新医疗总裁马建建受命前往接管全资子公司齐齐哈尔建华医院时,医院职工打出“赶走资本野蛮人”的横幅,并用鸡蛋雨袭击了马建建,狗血一幕震惊公众。

02

业绩暴跌“之锅”谁来背?

毫无疑问,创新医疗与建华医院闹到水火不容、报警抓人的主要原因是业绩暴跌。

但业绩暴跌“之锅”究竟应该谁来背,双方却各执一词。

建华医院股东康瀚投资表示,建华医院业绩亏损主要是由于创新医疗在募资后,并没有像当初承诺的那样投入到建华医院综合楼的建设中,而且还采取了多种途径干扰医院正常经营,比如收走医院公章等,导致建华医院建华医院骨干流失、就医人数出现下降等。

而创新医疗方则表示,建华医院的院长梁喜才利用职务之便,大肆进行非正常设备采购输送巨额商业利益,涉嫌侵占上市公司资产。值得注意的是,梁喜才是康瀚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上海康垚企业管理中心(个人独资企业)独资股东。

最后此次风波,仲裁庭裁决康瀚投资交付创新医疗224.28万股,返还现金股利22.48万元,创新医疗完成对子公司建华医院实现了接管,对于裁决力度,双方都不满意。

康瀚投资继续反击,2019年8月,康瀚投资、建恒投资、建东投资以陈夏英、陈海军其股东康瀚投资、建恒投资和建东投资于同年8月10日以创新医疗董事会涉嫌关联交易之名,弹劾包括董事长陈海军在内的多名董事及监事。同时还要求陈夏英偿还拖欠收购上市公司珍珠资产的剩余款项1.05亿元。

关联交易纷争:据悉,此前创新医疗的珍珠业务剥离一事中,主要由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夏英及董事长陈海军与相关方签订一系列股权转让协议,以约3.79亿元转让公司的珍珠资产给“自己”。按照协议,陈夏英及陈海军将于3个月内向创新医疗支付股权转让款的60%,剩余40%则不迟于2019年6月30日前支付完毕。

但陈夏英与陈海军却于截止日期之前一周之内提出延缓至12月15日之前支付的申请。创新医疗董事会召开临时会议同意该申请,但尚未经过股东大会审议。建恒投资、建东投资及康瀚投资认为,陈夏英及陈海军分别是公司实际控制人与董事长,系此次交易的关联方,该行为涉嫌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损害中小股东利益;同时,创新医疗董事会相关董事及监事未能维护公司利益,应当予以免职。

03

“逼宫”大戏正式上演

“对赌失败,业绩下滑,怀疑直系亲属长期侵占公司财产”,就在创新医疗与建恒投资、建东投资及康瀚投资三个股东撕扯不断时,创新医疗其它股东也坐不住了。

2020年11月——2021年2月,浙江富浙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富资本”)、杭州岚创投资合伙企业(下称“杭州岚创投资”)、从菊林、陈越孟、浙江浙商汇悦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汇悦医疗精选2号私募投资基金(下称“浙商汇悦”)5大股东开始向创新医疗董事会“逼宫”,并先后提出3大要求:

第一,罢免创新医疗第六届董事会全体董事;

第二,重新选举6名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及2名董事会独立董事;

第三,暂时限制陈海军、陈夏英的股东权利。

但这些要求均被创新医疗董事会以及监事会全部否决,而创新医疗的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都有陈氏姐弟直系亲友。

据悉,5大弹劾股东现持有创新医疗的股份,与公司实控人陈氏姐弟合计21.95%的持股比例已经相去不远,这场“宫斗大戏”还在继续激化。而不少投资者也在“宫斗大戏”爆出后,强烈呼吁监管部门介入调查。

资料参考:猎云网《上市股东联手提议罢免董事会!创新医疗“宫斗”升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