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罗氏停止多项3期临床试验 收入受到生物仿制药巨大冲击


2月4日,罗氏公布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公司销售额为445.3亿瑞士法郎(495.3亿美元),同比下降8%,按不变汇率计算,降幅为2%。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编译丨柯柯

2月4日,罗氏公布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公司销售额为445.3亿瑞士法郎(495.3亿美元),同比下降8%,按不变汇率计算,降幅为2%。

财报中提到,该公司正在停止一系列已进入中晚期试验的癌症、自身免疫和呼吸系统候选药物,其中涉及Akt抑制剂ipatasertib(又名RG7440)与化疗药物结合用于HR阳性/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一线治疗已从3期临床研究线中移除。Jefferies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指出,2020年欧洲医学肿瘤学会(EMSO)会议上发布了ipatasertib治疗乳腺癌试验令人失望的数据后,该药物的试验被终止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在那次会议后,ipatasertib已成为罗氏后期研发管线中的压力。

根据EvaluatePharma的分析,罗氏与Assay共同开发的Ipatasertib最初预计在2026年的全球销售额将突破11亿美元。然而Jefferies的分析师此前认为ipatasertib上市的概率仅为40%。该药物仍在前列腺癌和其他乳腺癌联合治疗中进行评估,但治疗目标范围变小了很多。

另外,罗氏认可的检查点抑制剂Tecentriq和Avastin(紫杉烷)联合用于卵巢癌患者一线治疗的3期试验也被移除。罗氏停止3期研究的药物还涉及MDM2-p53抑制剂idasanutlin用于复发性或难治性急性骨髓性白血病(R/R AML)、双效抗整合素etrolizumab用于溃疡性结肠炎(UC)。

罗氏2020年第四季度研发管线更新

 

 

在2期研究管线中,罗氏也停止了两项试验:一项是安进许可的抗ST2抗体astegolimab(RG6149),该抗体在治疗哮喘中作为白细胞介素-33(IL-33)而失败了(赛诺菲和葛兰素史克等公司也有类似候选药物的失败经历),另一项是BTK抑制剂fenebrutinib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罗氏同时也在进行多发性硬化症治疗试验。

除了管线更新,罗氏2020财年面临的最大难题恐怕是生物仿制药的市场冲击。从Herceptin、Avastin和Rituxan的生物仿制药在美国上市后的第一年来看,该公司似乎已经面对了最糟糕的情况。生物仿制药在美国、欧盟和日本三大癌症巨擘市场横行,2020年带来了50.5亿瑞士法郎(约合56.2亿美元)的损失,全球损失约57亿瑞士法郎。美国市场在跌幅中占有很大份额,特别是Herceptin和Avastin的仿制药在欧洲市场已经上市了一段时间。在美国,Avastin的销售额在2020年下降了37%,至18.0亿瑞士法郎;Rituxan只下降了32%,至28.6亿瑞士法郎;Herceptin下降了47%,至13.6亿瑞士法郎。

降幅超出了行业观察人士的预期。罗氏药物部门主管比尔·安德森(Bill Anderson)表示:“我们已经预测了最糟糕的情况,但它所能产生的影响仍然远大于我们的基本预测。2021年全球的绝对降幅将变得更为温和,预计损失46亿瑞士法郎(51亿美元)。”

传统上,罗氏一直以新药来支持其产品的核心地位,但COVID-19大流行在2020年破坏了这一计划。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多发性硬化症药物Ocrevus取代Avastin成为罗氏最畅销的药物。但其17%的年同比增长率却因COVID-19大幅放缓,44.8亿瑞士法郎(49.8亿美元)的销售额低于华尔街的普遍预期。

在2020年第一季度,Ocrevus吸引了大量的患者转向这种治疗。但疫情大流行使转变速度急剧放缓。由于Ocrevus以B细胞为靶点,并由医疗专业人员注射,一些现有的患者担心这种治疗可能会损害他们的免疫系统抵抗新型冠状病毒的能力,或者进入治疗中心可能会增加他们感染的机会,因此对是否接受剂量的治疗感到紧张。但财报仍然突出了Ocrevus以及其他新药如Tecentriq和Hemlibra的销量跳跃式增长,然而无论如何,它们都不足以让罗氏的2020年成为销量正增长的一年。

 

 

真正值得欣喜的可能还是诊断业务的业绩,2020年罗氏诊断部门的销售额在全年增长了14%,总额超过138亿瑞士法郎(约合153亿美元),对COVID-19检测的需求超过了因诊所停工和健康检查推迟而造成的损失。

在过去的一年中,罗氏对针对COVID-19上市了15种不同的检测,包括快速的护理点解决方案和高通量的集中实验室诊断,包括抗原、抗体和分子检测方法。其他的测试则用来衡量一个人对病毒的免疫反应的潜在严重性。

整体而言,仅2020年第四季度,该部门的销售额就增长了28%。分子诊断部门是其增长的主要贡献者,带来约41.6亿美元收入,按不变汇率计算,比2019年同比增长90%以上。罗氏首席执行官谢韦林·施万(Severin Schwan)博士表示:“我们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开发出了一套全面的诊断解决方案,并建立了新的合作伙伴关系,以开发和生产有效的COVID-19药物。基于我们重新焕发的投资组合和在开发产品线方面取得的重大进展,罗氏在未来的发展中将处于有利地位。”

在其他方面,罗氏的集中化和护理点业务在2020年的销售额下降了1%,免疫诊断业务因COVID-19导致的常规检测下降而受到影响。这些影响在中国尤其明显。据罗氏称,在中国,新型冠状病毒快速检测和其他生物技术制造商的产品并没有像在北美、欧洲、中东和非洲那样弥补销售额的减少。但值得期待的是,未来一年,罗氏或将有多款药品在中国上市。

 

 

2020年,罗氏还交付并安装了1000多台高通量cobas 6800/8800实验室仪器,几乎是预计数量的两倍。此外,罗氏在全球范围内招聘了1000名新员工,以帮助提高生产能力。该公司已承诺投资8.8亿美元,以扩大COVID-19检测和相关药物的供应链。

参考来源:

1.Roche chucks out phase 3 ipatasertib combo tests, midstage IL-33 asthma, BTKi arthritis trials in Q4 clear-out

2.Roche's COVID-19 diagnostics boosted 2020 sales despite other testing losses

3.Roche Washes Hands of Mid and Late-Stage Trial Failures

4.Roche's COVID-19 diagnostics boosted 2020 sales despite other testing losses

 

*声明:本文由入驻新浪医药新闻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医药新闻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