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大众毒品、孤儿药物:爵士收购GW


今天Jazz宣布将以67亿美元现金总值72亿美元收购上市首款大麻二酚制剂的英国制药企业GW(不是Good Weed的缩写),这相当于昨天收盘价的50%溢价。

来源: 美中药源 

 

今天Jazz宣布将以67亿美元现金总值72亿美元收购上市首款大麻二酚制剂的英国制药企业GW(不是Good Weed的缩写),这相当于昨天收盘价的50%溢价。GW的主打产品是Dravet综合征药物Epidiolex,去年销售5亿美元。另外GW还有一个大麻提取物Sativex(通用名nabiximols)已经在欧洲上市10年,但销售平庸。此外还有几个临床前治疗自闭症、精神分裂药物,但估计没法估值。受此消息影响,另一家开发Dravet综合征的药厂Zogenix也借光上扬10%。

药源解析

Dravet综合症是癫痫一种,因为一个叫做SCN1A的基因(一个离子通道)失活变异导致。虽然这是个单基因疾病,但CBD并非靶向这个离子通道。除了Dravet,Epidiolex还获得另外一个罕见癫痫病LGS和结节性硬化症两个标签。Dravet和LGS都是超级难治、超级痛苦的儿童疾病,最近上市的两个药物都来自毒品也是颇有传奇成分。另一个药物Fintepla的活性成分是因心脏毒性撤市的氟苯丙胺。

Epidiolex是目前为止唯一FDA批准来自大麻的药物。大麻里面有很多成分,其中THC被认为是毒品部分、而大麻二酚(CBD)并无成瘾性,但即使如此因为出身不好Epidiolex还是受到一些影响。但最近10年美国对大麻管制放松很多、近半数州大麻已经合法化,这个大环境改变令Epidiolex的上市和销售阻力下降很多。Epidiolex是最近几年连续批准来自毒品的药品之一。氯胺酮是另一个例子、迷幻蘑菇有效成分塞拉西滨也在临床开发中。Zogenix的Fintepla虽然不是滥用型毒品但曾经有严重副作用,也算是浪子回头。就连撤市的万络也准备重新做人进军血友病性关节病。

有人在毒品找到了有治疗作用的药品,也有人在药品中找到合法的滥用物质。反映这个无间道现状的另一面是药品滥用引起的诸多社会问题,其中以吗啡类止痛药最为突出。近些年美国处方药滥用日益加剧、成为影响人均寿命的社会问题,以至于联邦和各州政府联手打击止痛药销售的违规现象。以止痛药为主业的普渡药厂因此破产、强生等药厂也面临巨额罚款,Endo制药被迫撤市其缓释氧化吗啡制剂Opana ER。Zogenix是混迹黑白两道的高手,不仅上市了Fintepla、而且此前还上市过没有任何反滥用机制的纯氢可酮制剂Zohydro,引起巨大争议。

药品、毒品的交叉有几个原因。毒品有大量免费志愿者,而疼痛也是一个十分常见的疾病所以用药者众多。实践出真知,用的人多了、时间长了就会有人发现标签外的其它用途。更深层的原因来自化合物的低选择性和所谓的网络药理学,这个现象其实是多数小分子新药发现的基础。小分子药物发现一般开始于高通量筛选,这要求为另一个靶点设计的药物有一定结合新靶点的能力。如果化学家功夫出神入化、所有设计的化合物都选择性非常高,那么HTS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空间。化合物有交叉活性的生物根源是生物蛋白也是由少量蛋白域排列组合而成,很多都沾亲带故。当然如果化合物库足够大、足够多样,任何结合腔都能筛出活性化合物。比如大的多肽库几乎遇不到没有苗头化合物的靶点、但成药性较差限制了这个技术,不过这是另外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