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NMN下架与瓦氏效应新解


国家市场监督总局上周发文排查非法经营烟酰胺单核酸(NMN),指出NMN在中国不能作为药品、保健品、或食品经营。NMN是NAD+的生物合成前体,早期基础研究表明NAD+供应不足不仅可能引起细胞衰老、而且可能造成组织衰退。

来源: 美中药源 作者: 路人丙 =

 

国家市场监督总局上周发文排查非法经营烟酰胺单核酸(NMN),指出NMN在中国不能作为药品、保健品、或食品经营。NMN是NAD+的生物合成前体,早期基础研究表明NAD+供应不足不仅可能引起细胞衰老、而且可能造成组织衰退。三年前《细胞》的一篇文章显示NMN可以恢复小鼠肌肉血管密度和运动能力,而毛细血管密度下降和组织供血不足是衰老一个重要标志。所以有部分科学家认为补充NMN可以延年益寿,NMN也成为一个热门保健食品。但目前NMN尚无临床试验证据显示能够延长寿命或改进生活质量、安全性也未知,所以不能作为长寿药使用。

药源解析

有趣的是上周MIT的科学家在《分子细胞》杂志发表一篇有关NAD+的文章、解释一个令学术界困惑了100年的瓦氏效应,即肿瘤虽然超速增长需要很多能量但却选用了能量产出效率较低的糖解作用。任何最后胜出的生物学决定都是平衡各种利弊的综合决定,以前对瓦氏效应的解释是虽然糖解能量产出效率低、但可以产生大量细胞复制所需原材料,所以可以最大化肿瘤繁殖。MIT这个研究则发现肿瘤需要大量NAD+用于氧化还原反应,有氧代谢的ATP与NAD+是偶联在一起的。所以如果以ATP为中心则不能保证NAD+供给,而糖解更更能平衡供给ATP和NAD+。这个研究也说明阻断NAD+可能成为一个肿瘤治疗策略。

NAD+既能促进肿瘤增长又能延年益寿显然有点自相矛盾。从生物学角度讲细胞的长生不老与人体的长生不老有着本质的区别,长生不老的细胞更经常与肿瘤联系在一起。细胞如果增长失控虽然局部生存占优、但对宿主的整体健康是有害的,这也是为什么虽然理论上增值更快的肿瘤细胞与正常细胞争夺地盘占有优势、细胞都应该希望早变异早超升,但多数人并没有肿瘤的原因之一。人体在漫长的演化过程中制定了限制细胞无序增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如免疫监控、抑癌基因、DNA修复等机制。NAD+现在的生理水平也不是拍脑门定的。

演化过程中物种选择的主要压力是传宗接代,一切生物功能的优化都是以繁殖下一代成功率为核心目的、长寿并非一个主要评价指标。完成传宗接代后个体对整个物种的影响已经微乎其微,所以这以后的细胞行为主要依赖生命早期制定的纪律约束,即使有非分之想也不会有新的自然选择家法伺候。现代医学是扩展演化制定的法律法规,希望通过技术干预继续保持完成传宗接代个体的细胞、组织对个体生存的责任感。如肿瘤治疗引导细胞能继续以大局为重、不要为了局部增长牺牲宿主的生存优势,长寿药则是为了延长细胞在个体繁衍前的状态。NAD+只是无数干预技术中的一个。

但生物体的复杂性令从改变细胞状态预测整体功能几乎没有可能,而药物治疗也不能采取适者生存的粗暴方式。NAD+确实在细胞水平对细胞功能很重要,但是NAD+如果落到心术不正的细胞手中反而会缩短宿主寿命。事实上肿瘤细胞为获得更多NAD+牺牲了效率更高的有氧代谢, NMN到底是延长正常细胞的寿命还是是给肿瘤递刀子需要更多的基础和临床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