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年终压轴肿瘤大会--ESMO Asia 2020重磅研究汇总(上)


2020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亚洲峰会(ESMO Asia 2020)虚拟大会于近日落下帷幕,作为年终压轴肿瘤大会,众多经典研究的新进展再次亮相,并带来了一些全新临床研究结果。为了方便大家学习,笔者特梳理了其中的重磅研究进展,将分为上下两篇进行介绍,本篇文章为大家带来的是肺乳领域的重磅研究盘点。

来源:CPhI制药在线 

 

文:叶枫红

2020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亚洲峰会(ESMO Asia 2020)虚拟大会于近日落下帷幕,作为年终压轴肿瘤大会,众多经典研究的新进展再次亮相,并带来了一些全新临床研究结果。为了方便大家学习,笔者特梳理了其中的重磅研究进展,将分为上下两篇进行介绍,本篇文章为大家带来的是肺乳领域的重磅研究盘点。

肺癌

GEMSTONE-302研究:PFS/OS均获益,首个国产PDL1单抗舒格利单抗联合铂类化疗一线治疗晚期NSCLC III期研究数据公布

GEMSTONE-302研究旨在评估舒格利单抗联合化疗对比安慰剂联合化疗,在未经一线治疗的、IV期NSCLC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纳入480例初治IV期NSCLC(包含鳞状和非鳞状),2:1随机分为舒格利单抗+化疗(n=320)和安慰剂联合化疗组(n=160)。两组基线特征平衡。主要终点为研究者评估的PFS。

结果显示:(1)截至2020年6月8日,479例患者进入期中分析,数据显示,舒格利单抗联合化疗对比安慰剂联合化疗,研究者评估的中位PFS为7.8个月vs4.9个月,风险比HR=0.5 (95% CI: 0.39, 0.64),p<0.0001;BICR评估的中位PFS为8.9个月vs 4.9个月,风险比HR=0.54(95%CI:0.41,0.70), p<0.0001。显著延长患者的PFS,达到了研究的主要终点。

舒格利单抗联合化疗的客观缓解率高于安慰剂联合化疗组:61.4% vs 39.2%,p<0.0001,且疗效持续时间(DoR)相较安慰剂联合化疗组更持久:9.69个月vs 3.68个月;OS数据尚未成熟,但舒格利单抗联合组较安慰剂联合组已显现总生存获益(HR=0.66,p=0.0338),对照组化疗中位OS 14.75个月,符合临床实际情况。

舒格利单抗联合化疗的安全性良好,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ADAURA研究:奥希替尼可使CNS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82%

中枢神经系统复发在NSCLC中很常见,并且是不良预后因素。在切除EGFR突变NSCLC患者中,包括CNS在内的复发部位是治疗决策的关键考虑因素。既往研究显示,奥希替尼在CNS转移NSCLC患者中显示出一定疗效。既往结果显示,与安慰剂相比,奥希替尼使II-IIIA期患者的中位无病生存期(DFS)显著延长,两组的中位DFS分别为未达到和20.4个月(P<0.0001,HR=0.17),研究达到了主要终点。本次ESMO ASIA大会公布了中枢神经系统(CNS)复发模式的探索性分析结果。

入组患者按1:1比例随机分配接受奥希替尼或安慰剂治疗,指导疾病复发或停止治疗,最多3年。复发模式和CNS DFS为探索性分析终点。术前或入院时,需进行MRI / CT脑部扫描(基线),无症状时不需要检测。复发分层因素包括局部/区域转移和/或远处转移。数据截止日期为2020年1月17日。

共纳入682例患者,奥希替尼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有339例和343例患者。与安慰剂组相比,奥希替尼组的复发事件更少。中位随访22个月时,共45例患者发生CNS转移,奥希替尼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有6例和39例。奥希替尼组和安慰剂组12个月时CNS复发率分别为<1%和7%。中位CNS 无病生存期(DFS)分别为未达到和48.2个月(HR=0.18,P<0.0001)。

结果显示,奥希替尼组显示出有临床意义的CNS DFS改善,CNS疾病复发或死亡风险降低82%。研究结果进一步证实奥希替尼可降低可切除EGFR突变NSCLC患者CNS复发风险。

首个CIK细胞免疫治疗临床研究,疗效显著!

目前,细胞因子诱导的杀伤细胞(CIK)治疗肺癌尚无多中心临床研究。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刘亮教授团队开展了一项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旨在评估CIK细胞免疫疗法联合化疗在初治ⅢB/Ⅳ期鳞状NSCLC患者中的疗效。

这是一项II期研究,共纳入90例患者,随机分配接受CIK细胞免疫治疗+吉西他滨+顺铂或吉西他滨+顺铂。主要终点为PFS,次要终点为OS。

中位随访29.3个月时,CIK+化疗组和化疗组的中位PFS分别为8.7个月和4.0个月(HR=0.26,P < 0.001),中位OS分别为21个月和10.3个月(HR=0.22,P <0.001),两组的ORR分别为62.2% 和31.1%(P <0 .001)。3级及以上不良事件分别为33.3%和42.2%。

研究数据显示,CIK细胞免疫治疗加入化疗可显著改善初治晚期鳞状NSCLC患者的PFS和OS。

EMPOWER-Lung 1 研究:一线免疫单药治疗有望成PD-L1高表达NSCLC患者新选择

EMPOWER-Lung 1 是一项多中心、开放标签、全球III期研究,旨在评估PD-1抑制剂cemiplimab用于PD-L1≥50%(肿瘤细胞)初治IIIBIIICIV期鳞状或非鳞状NSCLC的疗效和安全性。

入组患者随机分配接受cemiplimab(350 mg Q3W IV)或研究者选择的化疗。允许化疗组交叉至cemiplimab组。主要终点为BICR 评估的OS和PFS。在意向治疗人群(ITT)和PD-L1 ≥50% ITT人群中进行数据分析。数据截止日期为2020年3月1日。

cemiplimab组和安慰剂组分别纳入356例和354例患者。中位随访13.1个月时,在ITT人群中,cemiplimab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OS分别为22.1个月和14.3个月(HR= 0.68,P=0.002),两组的中位PFS分别为6.2个月和5.6个月(HR=0.59,P<0.0001)。

PD-L1 ≥50% ITT人群中,中位随访10.8个月时,cemiplimab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OS分别为未达到和14.2个月(HR=0.57, P=0.0002),两组的中位PFS分别为8.2个月和5.7个月(HR=0.54,P<0.0001)。交叉治疗至cemiplimab组比率为73.9%。ITT人群中,cemiplimab组和安慰剂组的ORR分别为36.5%和20.6%,且cemiplimab组的中位缓解持续时间更长(21.0 个月和6.0个月),3级及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更低(37.2% vs 48.5%)

研究显示,虽然交叉率很高,一线cemiplimab治疗仍可显著改善PD-L1 ≥50%晚期NSCLC患者OS和PFS。Cemiplimab为这类患者提供了新的治疗选择。

Tepotinib亚洲亚组数据出炉,DCR达81.6%

Tepotinib是一种高选择性、潜在的MET抑制剂,在MET 14外显子跳跃突变晚期NSCLC患者中显示出持久的抗肿瘤活性。已在日本获批上市,II期VISION研究中,IRC评估的ORR为44.5-47.4%,研究者评估的ORR为54.7-58.3%,患者几乎都在6周内开始应答。本次ESMO ASIA大会公布了亚洲亚组患者研究结果。

研究纳入经液体活检或组织活检检测确认的EGRF/ALK突变阴性、MET外显子跳跃突变晚期NSCLC患者。入组患者接受tepotinib(500 mg QD)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接受的毒性或退出。主要终点为IRC评估的ORR,次要终点包括研究者评估的ORR、DOR、PFS和安全性。

2020年1月1日数据截止时,38例亚洲患者可评估疗效,32%为女性,39%为非吸烟者,32%患者为初治患者。亚洲患者的疗效数据与全球数据一致,IRC 评估的ORR为47.4%,研究者评估的ORR为60.5%,IRC 评估的DCR为68.4%,研究者评估的DCR为81.6%,中位PFS未成熟,但已达到11个月。最常见的不良事件(任何原因)是周围性水肿、血肌酐升高和腹泻。26%的患者发生了≥3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TRAE)。TRAE导致28%患者剂量减少,36%患者暂时停药,10%患者永久停药。

Tepotinib在MET14外显子跳跃突变亚洲NSCLC患者中显示出强效、持久的临床活性,且不良事件可控。

乳腺癌

monarchE研究更新:亚洲患者更适合接受辅助治疗

约90%乳腺癌患者诊断时为早期乳腺癌。虽然HR+/HER2-早期乳腺癌患者的复发风险相对较低,但某些临床和/或病理学特征(如累及的淋巴结数目、肿瘤大小、组织学等级和增殖指数)可能会增加复发风险。因此,具有高风险特征患者可能会受益于辅助治疗。monarchE是一项开放标签III期试验,旨在评估高复发风险早期乳腺癌接受内分泌治疗(ET)±阿贝西利辅助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2020 ESMO会议上公布了III期monarchE研究结果。中期分析显示,研究达到了无浸润性疾病生存期(IDFS)主要终点。

众所周知,与西方国家相比,亚洲国家乳腺癌患者具有不同的临床特征。本次ESMO ASIA大会上公布了monarchE研究亚洲患者的基线特征和疾病特征。

符合条件男性或女性患者为≥4阳性淋巴结,或1~3个淋巴结和满足以下任一情况(肿瘤大小≥5 cm、组织学分级为3、Ki-67 ≥20%)。HR+/HER2-淋巴结阳性高危早期乳腺癌患者随机分配接受ET±阿贝西利治疗(150 mg BID,至多2年)。分层因素包括既往治疗、围绝经期状态和地域。

2017年6月至2019年8月期间,研究纳入1155例亚洲患者,日本、中国、韩国、中国台湾、新加波、中国香港分别有377例、357例、245例、124例、32例和20例患者。亚洲亚组患者更年轻、绝经前患者更常见、4个及以上淋巴结阳性发生率更高。

该研究首次公布了接受CDK4/6抑制剂高危早期乳腺癌的基线特征。这些特征提示,亚洲患者的复发风险可能高于非亚洲患者,应接受辅助治疗。

IMpassion031研究到达主要终点

早期TNBC(三阴性乳腺癌)优选的新辅助方案包括紫杉类+蒽环类为基础的化疗方案。IMpassion031是一项全球、多中心、安慰剂对照的III期随机临床研究,旨在评估阿替利珠单抗或安慰剂+白蛋白紫杉醇新辅助治疗序贯阿替利珠单抗或安慰剂+剂量密集阿霉素+环磷酰胺辅助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本次ESMO ASIA大会上,研究者首次公布了IMpassion031主要结果。

符合条件患者为年龄≥ 18、初治、中心确认的侵袭性II-III期乳腺癌,肿瘤大小> 2 cm。入组患者随机分配接受阿替利珠单抗(840 mg)或安慰剂(q2w)+化疗(125 mg/m2 qw)新辅助治疗序贯阿替利珠单抗(840 mg)或安慰剂(q2w)+阿霉素(60 mg/m2)+环磷酰胺(600 mg/m2 q2w)辅助治疗,随后接受手术治疗。手术治疗后在所有人群中评估病理完全缓解(pCR; ypT0/isN0)。分层因素包括分期、PD-L1表达。共同主要终点为ITT 或PD-L1+(PD-L1 IC ≥ 1%)人群的病理完全缓解(pCR)。次要终点包括无事件生存期(EFS)。

研究共纳入333例患者,入组患者随机分配接受阿替利珠单抗+化疗(n = 165)或安慰剂+化疗(n = 168)。2020年4月3日数据截止时,阿替利珠单抗+化疗和安慰剂+化疗组的中位随访时间分别为20.6个月和19.8个月,两组分别有57.6%和41.1%患者达到pCR(P = 0.0044)。在PD-L1+患者中,两组分别有68.8%%和49.3%患者达到pCR(P = 0.021,未达到预设显著性阈值)。两组的中位EFS均未达到。新辅助治疗阶段,阿替利珠单抗+化疗和安慰剂+化疗组分别有22.6%和15.6%患者发生治疗相关严重AE。

结果显示不论PD-L1状态如何,阿替利珠单抗+化疗新辅助治疗明显改善了早期TNBC患者的pCR。

KEYNOTE-355亚洲亚组数据出炉,免疫联合治疗延长TNBC患者中位PFS最长达11.7个月

III期KEYNOTE-355研究既往结果显示,帕博利珠单抗+化疗显著改善了PD-L1 CPS ≥10初治局部复发不可手术或转移性TNBC患者的PFS。本次大会公布了亚洲患者的主要结果。

研究纳入DFS≥6个月的患者,并按2:1的比例随机分配接受帕博利珠单抗+化疗(白蛋白紫杉醇,紫杉醇,或吉西他滨/卡铂)或安慰剂+化疗,至多给予35周期帕博利珠单抗或安慰剂,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无法耐受的毒性。分层因素包括化疗类型(紫杉烷类vs吉西他滨/卡铂)、PD-L1状态(CPS≥1 vs <1)和既往是否接受过同类型辅助治疗或新辅助治疗。主要终点为不同PD-L1表达水平人群(CPS≥10和CPS≥1)和ITT人群的PFS和OS。

截止2019年12月11日时,研究纳入中国香港、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和中国台湾共160例患者,帕博利珠单抗组和安慰剂组分别有113例和47例。中位随访25.7个月时,帕博利珠单抗对比安慰剂可显著改善了ITT人群的PFS,两组的中位PFS分别为8.8个月和6.7个月(HR=0.61),PD-L1 CPS≥1亚组中,两组的中位PFS分别为7.7个月和5.6个月(HR=0.56),PD-L1 CPS≥10亚组中,两组的中位PFS分别为17.3个月和5.6个月(HR=0.45)。随着PD-L1表达水平的增高,帕博利珠单抗组的疗效也增强,帕博利珠单抗和安慰剂组中,≥3治疗相关AE发生率分别为78%和79%。

结果显示,与总人群主要结果一致,帕博利珠单抗+化疗对比化疗显著改善了不可切除或转移性TNBC亚洲亚组ITT人群和PD-L1阳性患者的PFS。

参考来源:

1. GEMSTONE-302: A phase III study of 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 (chemo) with placebo or CS1001, an anti-PDL1 antibody, for first-line (1L)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ID 415.

2. EMPOWER-Lung 1: Phase III first-line (1L) cemiplimab monotherapy vs platinum-doublet chemotherapy (chemo) in advanced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NSCLC) with programmed cell death-ligand 1 (PD-L1) ≥50% (ID 504).

3. Durvalumab (D) ± tremelimumab (T) + platinum-etoposide (EP) in 1L ES-SCLC: Characterization of long-term clinical benefit and tumour mutational burden (TMB) in CASPIAN (ID 621).

4. Osimertinib adjuvant therapy in patients (pts) with resected EGFR-mutated (EGFRm) NSCLC (ADAURA): Central nervous system (CNS) disease recurrence (ID 502).

5. Tepotinib in Asian patients (pts) with advanced NSCLC with MET exon 14 (METex14) skipping (ID 293).

6. Baseline characteristics of patients from Asia enrolled in monarchE, evaluating abemaciclib in high risk early breast cancer (ID 510) .2020 ESMO AISA.

7. IMpassion031: Results from a phase III study of neoadjuvant (neoadj) atezolizumab + chemo in early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TNBC) (ID 512) .2020 ESMO AISA.

8. Phase III KEYNOTE-355 study of pembrolizumab (pembro) vs placebo (pbo) + chemotherapy (chemo) for previously untreated locally recurrent inoperable or metastatic 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TNBC): Results for patients (Pts) enrolled in Asia (ID 659) .2020 ESMO AI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