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代方略

CNS市场扩张背后:罗氏有望超越渤健 诺华凭借两款产品“冲榜”


2019年,处方药和非处方药(OTC)中枢神经系统(CNS)疾病相关产品的全球销售额总计860亿美元。此前预测,2020年总销售额将继续增长,但该领域今年一直是受到COVID-19大流行影响最严重的领域之一。2020年3-6月,由于封锁措施、社会隔离使患者很难到诊所就诊,因此2020年CNS药品销售额的总预测值下降了14亿美元。

来源: 新浪医药新闻 

 

编译丨波波安

2019年,处方药和非处方药(OTC)中枢神经系统(CNS)疾病相关产品的全球销售额总计860亿美元。此前预测,2020年总销售额将继续增长,但该领域今年一直是受到COVID-19大流行影响最严重的领域之一。2020年3-6月,由于封锁措施、社会隔离使患者很难到诊所就诊,因此2020年CNS药品销售额的总预测值下降了14亿美元。

尽管COVID-19大流行给市场带来了不确定性,但分析家指出,CNS产品市场将在2022年扩大到1010亿美元,到2025年将增至1310亿美元(图1)。根据医药市场分析机构Evaluate Pharma的数据,本文分析了CNS市场扩张背后将会是哪些产品和公司脱颖而出,并重点介绍了该领域近期的主要交易。

 

 

图1 |中枢神经系统市场概况,2019-2025年总销售额和预测,按子类别细分。*其他中枢神经系统产品包括在生成报告时不属于初级分类的药物。资料来源:EvaluatePharma,2020年7月

顶级销量产品

在2019年,多发性硬化症(MS)疗法的市场份额最高,在CNS市场前15名的产品中占据7席,占CNS产品总销售额的26%,主要受到渤健(Biogen)Tecfidera(富马酸二甲酯)和罗氏Ocrevus(ocrelizumab)等产品的推动。口服小分子药物Tecfidera是2019年最畅销的CNS产品,销售额为44亿美元(图2);而罗氏的可注射单克隆抗体(mAb)Ocrevus目前紧随其后,预计到2025年销量增长幅度最快(在目前基础上最多增加达39亿美元),并且可能最早在2022年就抢走Tecfidera的销售王冠。这种情况的发生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渤健与迈兰(Mylan)之间的专利战,这场专利之争可能导致Tecfidera的专利从2028年缩短到2021年到期。诺华的口服小分子药物Gilenya(fingolimod)失去专利保护,预计到2025年销售额将大幅下降至26亿美元。

 

 

图2 |按销售额排名的中枢神经系统产品。a、2019年预测销售额;b,2025年预测销售额。资料来源:EvaluatePharma,2020年7月

在2019年的中枢神经系统市场排名中,抗精神病药物排名第三,仅次于“其他中枢神经系统药物”,市场份额为13%(图1)。据预测,这类药物将在2022年和2025年保持这一地位,而强生的静脉注射剂型精神分裂症药物Invega Sustenna(paliperidone palmitate)是该领域的长期销售推动者,早在2009年就获得批准。在这一领域的新兴产品中,Acadia制药用于帕金森病的抗精神病药Nuplazid(pimavanserin)的销售额增长最快,在2025年达到25亿美元销售额。

抗癫痫药物占市场的12%,排在第四位(图1)。抗抑郁药和精神刺激药各占中枢神经系统市场份额的6%,并列第五。但预计未来几年,这两个市场的排名将呈现趋势相反。2019-2025年期间,抗抑郁药产品的销售额将从52亿美元上升到86亿美元(图1),这是由于最近批准的新型产品如大冢制药Rexulti(brexpiprazole)销售的推动。相比之下,同期精神刺激类药物的销售额将从52亿美元下降到32亿美元,这主要是因为武田制药治疗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药物Vyvanse(lisdexamfetamine dimesylate)的销售额下滑(23亿美元),并且预计该药物将在2023年失去专利保护。

顶级CNS产品公司

在2019年CNS市场前十大公司中,渤健占据了10%的市场份额(图3),拥有前15大畅销产品中的4个,其中3个针对MS(图2a)。虽然渤健在2022年仍将保持其最高排名,但预计在2025年时罗氏就将超越渤健成为市场第一,这主要依赖针对MS的Ocrevus,该药物销售额预计达到77亿美元(图2b)。

 

 

图3 |中枢神经系统市场排名靠前的公司,按2019年销售额进行排名,同时显示到2025年各公司处方药和非处方药销售增长/排名。资料来源:EvaluatePharma,2020年7月

强生预计将从2019年的市场第二位下降到2025年的第三位,不过这家制药巨头同期的整体销售额仍会有所增长。而诺华有望在2025年前登上第四的宝座,其一年前批准的脊髓性肌萎缩症(SMA)基因疗法Zolgensma(Onasemonogene abeparvovec)以及同样靶向CD20的MS疗法——单克隆抗体Arzerra(ofatumumab)已于2020年初在美国和欧盟提交审批,未来将与Ocrevus成为竞争对手。

2018年,辉瑞基本退出了CNS领域的内部研发,并且预计从2019年的市场第三位下降到2025年的第五位,Lyrica(pregabalin;26亿美元)失去专利权的销售额损失将由转甲状腺素淀粉样多发性神经病治疗药物Vyndaqel(tafamidis meglumine)的销售额增加(34亿美元)而得到填补(图2b)。

CNS市场近期交易

最近在中枢神经系统领域的交易(表1),凸显了人们对基因治疗方法的兴趣增加。先有美国FDA在2019年批准了Zolgensma治疗SMA,到2020年2月,渤健就宣布与Sangamo Therapeutics达成27.2亿美元的许可协议,基于Sangamo的锌指平台开发和商业化基因调节疗法,用于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帕金森病和其他神经系统疾病。这笔交易包括了3.5亿美元的预付款和高达23.7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2019年1月,Neurocrine Biosciences与Voyager Therapeutics签署了一项类似的协议,包括1.65亿美元的预付款和高达17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旨在开发和商业化一系列针对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基因治疗计划,其中包括治疗帕金森病的VY-AADC。

 

 

表1 | 2019年1月至2020年7月十大CNS领域许可交易。AVV:腺相关病毒。资料来源:EvaluatePharma,2020年7月

渤健还签署了另一项大型交易(表1),同意支付7500万美元的预付款以及高达6.3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来获得辉瑞PF-05251749。PF-05251749是一种候选药物,旨在通过调节昼夜节律来改善睡眠紊乱患者的行为和神经症状。这一投资增加了渤健在“失败领域”阿尔茨海默病药物之外投资的多样性。

针对阿尔茨海默病,渤健的淀粉样蛋白靶向单抗aducanumab目前正在经历美国FDA的严格考察。该药物的上市申请几经波折,上周终于进入美国FDA咨询委员会讨论阶段,在11月6日公布的文件来看,不同审评员对aducanumab的评估仍有较大的分歧。如果该药物最终获批,不仅对生物素,而且对整个中枢神经系统领域都将产生重大的影响。

文章参考:

1、Peripheral and Central Nervous System (PCNS) Drugs Advisory Committee Meeting November 6, 2020.

2、A view into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 disorders market